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意义不明的素材

少年与狼V2

(上)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山上的森林里栖息着狼群,而在山脚下则坐落着人类的村落。狼在山上捕食,人在山下耕作,除了偶尔进山打猎或砍柴的猎人和樵夫,几乎没有人见过狼,而狼也很少有机会见到人。

那是一个暴风雨的夜晚,山上的泥土终于抵挡不住大雨的冲刷,纷纷滑落,形成了可怕的泥石流。泥浆卷着石块从山顶一路奔涌而下,冲入了毫无防备的狼群的领地。可怕的轰隆声将领地里的狼都吵醒了,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它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凭着本能逃窜着,尽量远离那股洪流。但那股洪流来势汹汹,最终还是将它们中的一些吞没。

那只小狼便是如此不幸地被洪流卷住了,一直从半山腰的栖息地冲到了山脚下。但幸运的是,它被波及的时候,洪流已不再那样湍急,其中的沙石也并不太多了,所以它既没有在洪流中淹死,也没有被石头砸死,虽然受了一些伤,但当雨终于停下时,奄奄一息的它仍旧有着生的希望。

狼是很少会出现在山脚下的,而幼小的狼看上去又那么可爱,很难一下子将它与狼联系起来。所以当少年在山脚下发现它的时候,并没有认出它是什么,只以为是被洪水从山上冲下来的可怜的小家伙。

“真可怜,我得帮帮它才行。”

于是少年从山里采来了草药,又掏出手帕来替小狼包扎。小狼因为草药的刺激,伤口一下子疼痛了起来,张口便咬在了少年的手上。

“哎呦。”少年吃痛地叫出声来,“你原来还这么有精神啊,那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好了吧。”

少年虽然很想将小狼带回家里,但又怕遭到父母的责怪,便在森林的边缘找到了一个相对干爽的山洞,把小狼安顿在了里面。随后他又从自家的厨房里偷来一些口粮放在小狼的面前,有肉,有菜,有果子,还有面包,但他也不清楚小狼究竟会喜欢吃什么。小狼在几样食物前嗅了嗅,显然它对蔬菜和野果完全没有兴趣。随后它疑惑地在一小块七成熟的牛排前多嗅了两下,然后张口就吞了下去。

“原来是个爱吃肉的家伙啊,和我一样呢。”少年乐呵呵地看着小狼进餐的模样,似乎比自己吃还要高兴。

然而只有这么一小块肉显然无法满足小狼的胃口,它极不情愿地又转向了面包的方向,小心地咬了一口,觉得并不好吃。它不开心地用鼻子低哼了一声,看向少年,但少年似乎并没有为它拿来更多肉的打算。于是它只得硬着头皮把面包吃完,又转头把果子也吃了,但只有蔬菜是它无论如何都不想吃的。

“完全不吃蔬菜啊。”少年感慨着说道,“那以后得多给你偷些肉了……啊,这可是很难的呀。”

少年烦躁地坐在洞口,狠狠地揉着自己的头发。小狼很是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个古怪的人类,不明白他到底在干嘛。

少年的心里在盘算着,这个村子的肉类来源无非两种,一种是大院子里养着的鸡鸭,一种就是猎人上山打猎时打到的猎物。如果是村里人养着的那些活禽,对于还是孩子的他来说实在很难悄悄抓出来,而去偷那些宰杀好的又很容易被人发现。少年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猎人那里套套近乎,碰碰运气。

在这个村子里有好几家猎户,但少年首先想到的,是独居在村子角落里的一名老猎人。那个老猎人今年五十多岁了,却依旧每天都会早起上山,打些野味和村里人交换粮食或钱。不过和其他猎人相比,这位老猎人对孩子们非常好,有时候收成好的时候,还会用余下了的一些钱换些糖果,分给孩子们吃。所以少年才会想着去求他,哪怕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

少年来到老猎人家中的时候,他正烤着刚打来的兔子。油脂和香料的气味溢满了整个房间,让少年不觉流下了口水。

老猎人很快就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他,便招手叫他进来,顺手扔给他一块兔肉,然后问他有什么事。

少年狼吞虎咽地将肉吃了下去,随后舔着嘴唇回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来。

“我想要跟你买些肉。”少年说着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零钱袋子,里面存着他少得可怜的私房钱。

“是你妈妈让你过来的吗?”老猎人问他。

少年摇了摇头,但突然又觉得自己应该应下这个谎,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老猎人狐疑地打量了他一会儿,随后又在他的身上嗅了嗅说道:“你养了什么吃肉的家伙吧。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少年却没有开口去应,他本能地觉得不应该告诉老猎人小狼的事情。

老猎人看了他一会儿,见他没有坦白的意思,便也不再不问,他想了想后,又继续说道,“你这点钱根本买不了多少肉。”

少年听罢这话,沮丧地低下了脑袋,却听到老猎人又继续说道:“不过如果你愿意当我的徒弟的话,我也可以把每次打到的肉分你一点。”

“真的吗!”少年兴奋地问道。

“当然咯。”老猎人说着又喝了一口酒道,“我一个糟老头子,又何必骗你这个小孩呢?只是打猎是一项危险的工作,如果疏忽大意的话,可能会小命不保哦。”

“我知道了,那我就来当大叔你的徒弟吧。”

“哼,拜了师傅就得叫师傅了。”

“好的,师傅。”

在那之后,少年便隔三差五地跟着老猎人上山打猎,每一次老猎人都会慷慨地分给他不少肉。他把那些肉分成两份,一份拿回家中,另一份则带到了山洞那儿喂给小狼吃。

在少年悉心的照料下,没过多久,小狼身上的伤便全都愈合了。它试着在山洞里跑了两步,发现没有任何不适的地方,便立刻跑出了山洞。

于是,这一天,当少年拿着今天份的食物来到小狼的山洞的时候,却只看到里面空空如也。

它已经痊愈了吗?它已经走掉了吗?少年虽然早就知道,山林里的走兽是不会轻易被人圈养的,但心里还是觉得很失落。

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有轻微的叫声,回过头去,却看到小狼嘴里叼着一只野兔,正看着他。小狼见少年终于发现了它,于是把野兔放在少年的脚边,接着又跳回了自己的洞里。

“这给我的回礼吗?”少年捡起地上的兔子问着小狼,小狼却爱理不理地扭过了头去。

然而当少年将兔子拿回家的时候,母亲却吓了一大跳,因为兔子的脖子上有一排黑洞洞的窟窿,那是小狼咬死兔子时留下的。

“这恐怕是狼的咬痕吧。”母亲不太确定地说道,“虽然看上去有些小,可能是小狼吧。”

“狼?那是什么样的动物啊?”少年后来问老猎人。

“它们都是凶残又执着的猎手。”老猎人说道,“不过只要你不去惹它,一般不会有什么麻烦。”

当母亲问少年这只兔子是从哪儿来的时候,少年扯了个谎说是在山里捡到的。

“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母亲教训他道,“也许会有野兽在附近徘徊,这次也是你运气好才能拿回来。”

于是,小狼再给少年带来回礼时,少年都会在山上支个火堆,就地烤了吃完再回家。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少年日渐成长,成为了可以独自扛起猎枪的猎人。而小狼也渐渐长大,彻底长成了面目凶狠的狼。原本那个小小的山洞已经变得相当局促了,但狼却不愿离去。因为一旦它离开了那里,少年就很难再找到它了。但是少年的心中却有另一番苦恼,因为狼越长越大,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容易藏匿了。

最近有好多村民都声称在森林外围看见了狼,那里本来是没有狼的安全地带,是挖野菜采蘑菇的好地方。但自从出现了狼的踪迹之后,村民们都不敢再贸然踏入森林,连带着吃食也少了好多种。况且人们还在忧虑,狼会不会就此闯入村中,甚至有几位好勇的猎人打算组成小队进山打狼。少年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跑进山里找狼,他得让狼赶紧离开这里,离得越远越好,最好能回到深山之中,那也是它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于是少年在那个山洞附近等了又等,等了很久才看到狼的身影。狼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见到少年了,看到他来了,立刻丢下嘴里的猎物,飞奔着扑向少年,用还粘着血的舌头舔着少年的脸庞。

“别闹,别闹。”少年轻轻拍了拍狼的额头,示意它停下,狼便乖乖地将他放开。少年从地上捡起狼扔下的那只猎物,一只灰色的野兔,用随身的小刀割开,一口一口地喂给狼吃。狼虽然自己也能咬开猎物来吃,但却很享受少年这逗弄一般的喂食。

等狼吃完的时候,少年也下定了决心。他拍了拍狼的背脊,示意它跟着自己走,随后便带着狼一同往更深的山里走去。

这是少年第一次来到这么深的山里,周围陌生的景色让他忍不住心下骇然。他的师傅曾告诫过他,深山是狼的领地,人类没有必要也不应该进入。

但少年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把狼“送回去”,他不能仅仅拍拍狼的屁股让它向山上跑,那样它又回跑回来的。他所能想到的,就是把它送回狼群,虽然这个想法大胆又冒险。

明明还是白天,浓密的树荫却将这片地界遮挡得十分昏暗,周围时不时地传来各种叫声,远远地也有狼的叫声。少年带着狼向着那叫声的方向走去,但没过多久便迷失了方向。而就在这时,狼却开始迷茫地打量四周的山石树木,它时不时地低头嗅了嗅,很久之前的记忆开始慢慢复苏。

狼开始走在少年的前面,一直嗅着地,少年不知道它到底在嗅什么,但还是选择跟在它的身后走着。这时,远处又传来一声狼吼,少年的狼闻声也抬头吼了起来。更多的狼吼一声一声地响起,离少年与狼越来越近。过了一会儿,好多只和少年的狼长得差不多的大家伙从树后走了出来,它们都警惕地盯着少年和他的狼,没有再吭声。

少年的狼又吼了一声,却并没有走向那些狼,反而是围在少年的身边不停地打转。终于,最大的那只狼又靠近了几步,随后冲着少年的狼吼了两声,少年猜想它们大概在说着什么,只是自己听不懂。

少年的狼发出近似呜咽的低吼,依旧围在少年的身边,伸出舌头舔着少年垂下的手。少年顺势揉了揉它的脑袋,然后轻轻地推了推,示意它到大狼那边去。然而狼依旧没有离开,它只是低头不停地嗅着少年的身体。直到那边的大狼又恶狠狠地吼了两声,少年的狼才恋恋不舍地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不停地回望着。

大狼带着狼群,还有少年的狼,一同转身消失在了森林的绿意之中。少年恍然若失地站在原地好久,才终于迈开步子下山。

这样做是对的,少年不停地告诉着自己,狼应该呆在狼的地方,人应该呆在人的地方,亘古如此。

(上完)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