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资料】Fate英灵故事4-阿尔忒弥斯&俄里翁V2

(11月17日修正)



前面的废话:


虽然在某个版本的神话中,阿尔忒弥斯真的很爱俄里翁,但是她真的不是恋爱脑!


神话中的阿尔忒弥斯表现得非常……残暴。


在很多我们听到过的其他仙女故事中,如果不小心看到仙女洗澡,通常能拐一个回家当老婆。但是如果遇到阿尔忒弥斯,抱歉,你死定了。


关于阿尔忒弥斯的几个故事,我没能找到十分可信的原文,因此还是根据各类改编书和百度百科来写。



1、月神的诞生与永恒的贞洁


阿尔忒弥斯与阿波罗的母亲勒托,在怀孕之后遭到赫拉的妒忌,使任何一片土地都不接纳她分娩,最后是波塞冬觉得她可怜,在海中升起一座小岛,即罗德斯岛,才得以...

纠结到底用哪一版设定好啊啊


【设定】FAF世界观设定(科幻)


人口倍增计划:为了应对人口危机,全球各国共享了自己的基因库,开启了人口倍增计划。通过基因库数据,创造出了更适合当今地球环境的克隆人,“投放”到社会中去。


FAF:初代FAF原型机被称为singer,是人工智能研究员为了缅怀自己死去的恋人,而灌入了恋人的人格数据创造出的仿生人。singer的数据后来成为了所有sister的原始拷贝。之后研究员以自己的人格数据为蓝本创造出了brother系列,sister和brother一起构成了二代FAF。在人口倍增计划被提出后,如何抚养新生儿成为了一大难题。FAF创始研究员提出可以...

各种计划

1、读书计划

11月把苍银看完,不过我第五本没有买,而且图书馆没有上架,好像也找不到txt,我还立了一个今年买书吃键盘的誓……嗯,等图书馆上架。


2、埋坑

好烦啊,鬼白还是先放一放,脑筋有点死循环。

然后最近的顺序依旧是,灰色城A-》家人A-》灰色城B,或者前面两个可以颠倒也行。首先我要把家人A的手稿找出来= =


3、cp23

不出新刊了,就自己弄点无料,周边放在寄卖那里。

要找个稳定肯接冷门的寄卖去了。


4、其他

没有了。忙死了。


赤组 x 马里奥赛车

前废:

之前和基友开房打游戏,打了太鼓、马里奥赛车、分手厨房。现在把马里奥赛车和分手厨房梗都写了,还剩太鼓,以及这周末要玩马里奥派对,自己有点想买宝可拳。回头可能白银组还会补一段。

游戏真好玩【喂


正文:


赤组 x 马里奥赛车

栉名安娜/八田美咲/草薙出云/镰本力夫/伏见猿比古


(开门声)


“早上好,草薙桑。”

“早上好,八田。看起来心情不错呢,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你看你看,草薙桑。”

“这是……?”

“最新的马里奥赛车游戏哦。”

“赛车游戏啊,真是让人怀念啊。过去上学的时候也去游戏厅里打过呢。”

“上学的时候?是和尊桑他们一起吗?”

“嗯,有时...

20181029 睡眠要诀


早睡早起很重要,

十二点前得睡着。

睡前不要太激动,

躺平发呆练呼吸。


听说看书能催眠,

试了以后没啥用。

听说牛奶很催眠,

喝了以后也没用。


收藏一套白噪音,

每晚听上一小时。

没听结束是睡着,

听到结束起来续。


初级安眠夜用型,

感冒时候才能吃。

轻度安眠酸枣仁,

中西结合疗效好。


以上全都不管用,

艾司唑仑你需要。

以上还是不管用,

右佐匹克隆参上。


吃药都有副作用,

口苦头昏难思考。

失眠不管更糟糕,

脑胀心痛要卒了。


人生才过三十岁,

吃药已有十三年。

就算活到五十岁,

还...

啊……掏空的感觉。

还没完,还有。我pm大队都还没打包呢。

突然安利

科幻动画小推荐1、银河铁道物语

(第一部26话+第二部24话+OVA4话)

http://m.bilibili.com/bangumi/play/ss1312


我个人非常喜欢松本零士的作品,不过比起几部比较出名的,我反而想先推荐这部银河铁道物语。

当然我还是最喜欢银河铁道999,不过物语从人物设定到故事剧情可能会更符合潮流一点,虽然03年的作品说新也不会很新,但是比起1981还是新的吧!

而且b站今年夏天正好买了正版,比起自己找资源甚至啃生肉,补番难度也不高。我知道对很多人来说,b站没有的片几乎就等同于不存在。

如同很多科幻动画一样,这部作品有敌人,有战斗,不过大部分情况下不开...

无料用稿

【封面】

(背景:akane,phi,diana,mira)

极限脱出 安利手册(竖排)

内附一个小游戏


【封底】

(背景:junpei,sigma,eric,carlos)


极限脱出(zero escape)系列是CHUNSOFT公司推出的冒险解密类游戏。

第一作《9时间9人9扇门》于2009年12月10日登录DS平台。

第二作《善人死亡》于2012年2月16日登录3DS/PSV双平台。

第三作《零时困境》于2016年6月30日登录3DS/PSV/STEAM平台。

前两作也已登录STEAM平台,其中第一作增加了全语音(最初在DS上推出时是只有音效没有语音)

这个...

看了某条长微博,然后思考问题。


成年和未成年之间似乎有某种天然的对立,孩子的纯真和成人的世故,很多故事里都会这么写。

哪怕放在现实里孩子已经不那么纯真,成人也没那么世故。


有一条微博说,未成年犯错是成年人的错,话是没错,但是总觉得有点假大空。就像你痛风,说是你海鲜吃多了的错,那你能不出治疗方案,光叨逼海鲜的锅,然后还是不出治疗方案吗?

未成年在网络环境里的教育问题不是三两句能解决的。

但是这次违约的问题要解决并没有那么困难。


那个爸爸的回答让人抓着继续喷也是差不多原因吧,迂回绕开了最直接和尖锐的问题,反而叨叨背景。

有种熟悉的感觉。

就像你看各种案件,媒体叨叨犯人的...

纯对话练习2


绿组 x 格斗游戏


“呐,须久那,一起来玩游戏吧?”

“游戏?你又做了什么新游戏了吗?”

“不不,这次是普通的游戏,买来的。”

“普通的游戏?”

“这个。”

“哇,流,你什么时候买的!”

“之前紫出去采购的时候拜托他买的。”

“这个可是销量爆炸,据说发售当天就卖断货了。”

“那么厉害的吗?”

“是啊,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这个比我做的游戏还要厉害吗?”

“怎么可能,流做的游戏是世界上最厉害的。”


“不过,你怎么会突然买这个的,还特地让紫去买。”

“那天你不是看到这个的海报了吗?”

“啊……好像是的。”

“你盯着那张海报超过三秒钟以...

奇怪的产物

20181020 身体が壊れた人形は…


身体坏掉的人偶坐在沙发上

沙发的旁边有一扇小窗

小窗的外面是天空

身体坏掉的人偶看着天空


身体坏掉的人偶站在台阶上

台阶的尽头有一扇小门

小门的外面有一条狗

身体坏掉的人偶听着犬吠


身体坏掉的人偶藏在壁橱里

壁橱的外面有一张小床

小床的周围有很多人

身体坏掉的人偶躺在床上


身体坏掉的人偶坐在浴缸里

浴缸的外面有很多血

血迹的旁边有很多尸体

身体坏掉的人偶……彻底坏掉了

K白银组一个短打

麻烦反馈一下这种完全不标说话人是写法能被看懂吗?


(小黑兼职助教,小白和猫依旧假装上学,三人同居mode)


伊佐那社/夜刀神狗朗/猫NEKO


“小黑,猫,一起来玩游戏吧~”

“游戏,吾辈最喜欢玩游戏了,和小白一起玩游戏~”

“游戏?那种幼稚的东西。喂!你是什么时候偷偷新买的游戏机!”

“那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

“当然要在意!你以为是谁在打工赚生活费!”


“让吾辈来看看,是什么游戏?胡闹……厨房?”

“哦,是最近很火的那个多人协作游戏呢。”

“咦?小黑你居然知道?”

“当然咯,因为班上很多学生在玩,听说这个游戏还被叫做……”

“叫做什么...

给我糖

下半篇思考没有结论,谈话中止。

十月的诘问(上)

——关于犯罪者、道德犯错、网络暴力、网络隐私


part 1


A:诘问者

B:冷酷者

C:慈爱者


A:一件错误的事情,一个人说出来是勇敢,一万个人说出来就成欺凌了吗?(微博消息)

C:一人打一拳,一万个人每人打一拳这个人会不会死?(友人评论)

A:虽然用打拳来比喻指责错误并不十分恰当……不过就算用打拳来比喻的话,谁也不知道自己打的是第几拳。

C:所以我选择沉默。

A:第一万个人沉默的话,第9999个人也沉默,第9998个人也沉默,到第二个人也沉默,第一个人也沉默,这件错误的事情还是不说出来比较好吗?

B:指责错误本质上并没有问题,问题出在方式上...

考了一场全国二级mysql & 无意义安利ruby

考试考完了。是那种计算机的社会考试,恶补一些以前疏忽的东西,顺便考个证的,考务费才105钱。整体感受是,虚惊一场……

我从一开始就搞错课程了,本来应该考三级,名字是“数据库XX”,但是我决定考二级,叫“mysqlXXX“。数据库的范围更大一点,三级比两级也难。

备考时间大概一个月吧,从买教材开始。不过mysql因为工作要用,增删改查是很熟的,但确实,我看了公司测试服的数据,就一个view,没有trigger,没有event,procedure,function……

emm,谁跟我说来着的,java程序员喜欢什么事都用sql解决??

以及要吐槽,昨天公司服务器神tm又被攻击了,把所有索引...

lofter新出的那个合集到底怎么用来着?我虽然建了一个合集,好像也没有在前面的个人主页里看到,这个是只给自己管理方便用的吗?

1、每次从地铁站的显示屏下走过的时候,都在脑补着显示屏掉下来,砸死了自己的样子。周围人都在惊呼,远去的人也转过头来,纷纷挤在周围围观,却又微妙地留出一段距离。车站工作人员,嚷嚷着,让一让,让一让,就像紧绷的肌肉被拍打松开那样,木纳的人群被毫不客气地一一推开出一条路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谁打的110和120。远方的警笛声竟也能听到似的。站台的天花板深邃看不真切,看不到上面到底有什么,会不会像悬疑小说里那样,有谁正蹲在上面,眼中闪着罪恶的光。与我有关,或与我无关。随后,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黑暗。我最后合上了眼,一切喧嚣褪去,疲惫感也散去,预感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


3、每当从脊椎传来奇怪...

埋坑是什么不存在的。

试用快一个月了,还有一个月。

卡米莉亚Camelia

My first departure is far away
Far away from home from family
On that merciful afternoon
I slept and slept and never waked

My first terminal is far away
A shiny paradise under the sea
I knew this place from the stories
Where mermaid once lived and left

Why mermaid lived
Because of her...

p1-3,棉被登场;
p4,被食物环绕;
p5,要好好学习哦(给基友的特供)
p6-7,为了拯救人理,决定成为偶像;
p8-9,不存在的,你看错了。

100块钱的塑料小人,虽然可动性不高,但学妹真是可爱!

试用期,因为公司暂时不配电脑,所以电脑留在公司里用,不拿回家。

于是暂时不会埋东西,sp没有新刊。

时间表:

前情不累述(见其他笔记)

day1下午:登船(2点)

顺序:staff,货商一家,男主,学生,记者

记者来得比较晚,差点错过出航退潮,货商对此很生气。

day1下午:甲板和医务室(4点)

夫人表示不适,老管家陪她回船舱休息。

学生也不适,但强忍着,管家帮他去拿苏打水,从玛丽那边得知医务室有不少药,包括晕船药和安眠药(那位神经衰弱的女士也许更需要一片安眠药)

管家来到医务室求药,医生给了管家晕船药,打开抽屉露出安眠药。

这时夫人不太舒服让医生去客房,管家借机偷了安眠药(管家没有发现)

管家回到医务室时,正好玛丽在而管家已经离开了,玛丽说做菜切到手了,来拿一些绷带。(...

白子小姐的工作(5)

cpp的更新地址:http://www.allcpp.cn/s/13431.do
求cpp上点个赞XD

“啊,妲己大人。正好呢。”

“正好什么?”妲己不解地问着,“阿檎你不在门口招揽生意,跑进来干嘛?如果你不好好解释的话……”

“不不不,我有好好在工作。”阿檎赶忙辩解道,“您之前让我去请的那位大人,我已经请来了。”

“哦?看不出你也有手脚麻利的时候嘛。”妲己脸上又堆起了笑容。

“这个嘛……”阿檎实在没法说自己其实早就忘了这件事,还是在门口正巧遇到鬼灯时才想起来的。

“那个大人?你们在说谁?啊!”

“这位是……”阿檎疑惑地看着妲己身边的白衣女子,“怎么感觉有些眼熟……”

“我只是大...

白子小姐的工作(4)

虽然鬼灯时常路过花割烹狐御前的门口,但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走进店里。

昏暗的厅堂之中,弥漫着浓浓的香气。有女人的脂粉香,还有墙角香炉里烧着的熏香。


现在刚过午后,店里的客人还不多。

只有几个色眯眯的男人和样貌年轻的女子坐在一起,他们举止轻佻,姿势暧昧,轻浮的话语和笑声时不时地传入鬼灯的耳中,令他不觉蹙眉。

“我果然不喜欢这个地方。” 鬼灯回头对阿檎说道,“与其让女人来陪我,还不如让动物来陪我更有趣一点,你们的狐喫茶什么时候再招一些新员工吧。”

“知道了,知道了。” 阿檎敷衍地应着,“我先去和妲己大人说一声,你就随便坐一下吧。”


看着阿...

嘿嘿

20180718 SAINT

(背景设定:类似999中的安卓美达,为了抵抗恶劣天气而全员机械化,但也因此失去了人性。多年后,人们发现了一个冷冻仓库,像诺亚方舟一样冷冻了各种生命的种子,其中也包括了人——她。身为科学家的“我”在看到她醒来的一刹那,犹如看到了光明重回大地。但事实上,光明早已回归,只是人们机械的双眸看不见罢了。BGM:遗忘的圣徒)


在你扬起微笑的那一刻,

天空乌云尽散,

世间又有了光。


多少年,这黑白世界,

连色彩也成了昨日旧话,

多少年,这漫长寂夜,

连光明也早已被人遗忘。


找不到,活过的证据,

徒留下了破碎的相片,

回不去,曾经的岁月,

杂音...

白子小姐的工作(3)

“哎呀哎呀,随便打扮打扮就这么漂亮,真是让人嫉妒呢。”

妲己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抹嫣红晕在白泽的面颊上,还时不时地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来端详,就像是女孩子在给洋娃娃做装扮似的,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妲己小姐……这已经不能叫随便打扮打扮的程度了吧。”

白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正穿着一袭艳丽的衣装,头发被迫变长,盘成复杂的发髻,上面插着各种精致的簪子,既华丽又沉重,压得他脖子发酸。脸上的妆容看起来虽不浓重,却巧妙地将那些原属于男性的特征隐藏了起来,竟毫无违和感。

这样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女人嘛,真是可怕的化妆术。


“好了,完成。”妲己最后为白泽点上红唇,随后便撤到一边,欣赏起自...

白子小姐的工作(2)

“哟,鬼灯大人。”

鬼灯应声回头,看见阿檎正坐在路边的老位子上,举着烟斗,懒洋洋地向他打招呼。

“哦,是阿檎啊,最近还好吗?”鬼灯礼貌地寒暄道。

“是好呢,还是不好呢。反正都差不多吧。”阿檎抖了抖烟灰,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妲己大人说,如果有空的话,想请你到店里来玩。”

“狐喫茶吗?有空的话,我一定会去照顾生意的。”

“不是,不是。” 阿檎连忙摆手,“是花割烹狐御前。”

“我不去。”鬼灯瞬间冷下了脸,斩钉截铁地答道。


“不要拒绝得这么干脆嘛,这可让我很难办啊。” 阿檎吸了口烟,慢悠悠地说着。

“恕我直言,我一点都没有从你的表情里看出有什么...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