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完整地发一下到现在为止的内容,这是一个 微恐->玛丽苏->微恐 脑洞的故事

1、枕边传说


在这座岛(1)上流传着这样一则传闻:在满月的夜晚前往悬崖上废弃的灯塔,让灯光闪烁三次就会发生奇迹。

我们(2)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但却总想不起来是谁告诉我们的。我想这并不是某个大人告诉我们的。因为只要和他们一提起这件事,他们就会厉声呵斥。

大人们说,那座灯塔决不能被点亮。因为一旦它被点亮,就会有可怕的东西在灯光的指引下,从比塔尔塔洛斯还要深的深渊里爬出来。

所以我猜,这也许是夜风化作絮语,吹在每个孩子枕边的小秘密吧。


尽管大人们一再地警告着,但总有那么几个不爱听话的孩子,比如我,比如娜娜,又比如年长我们四岁的西蒙。我们三个的家住得很近,是...

 

这一段的注释简直要疯……

另外称得上新闻的就只有新搬来岛上的塞特诺普(23)一家的事情了,但这终究也算不上特别大的事情,毕竟这座岛经常有人搬来,也经常有人离开。比如娜娜他们家离开之后不久,很快就有新的外乡人买下了他们家的住宅,平平常常地生活了下去。

但塞特诺普家稍微有些特别,听大人们说他们并不是举家搬过来的(24),而只是来了年轻的姐弟二人。他们在靠近海岸(25)的地方买下了一块地,雇人造了一栋三层楼的小别墅,并将外圈都围起来做成了私家花园。

他们平时很少与人交流,人们除了知道他们姓塞特诺普之外,还什么都不知道。哪怕是建造别墅的工人也只是称呼他们为“塞特诺普小姐”和“塞特诺普少爷”,他们似乎并不那么想和当地人成为朋...

 

存稿

这就是我在童年时,与我最重要的两个伙伴一起进行的探险故事。而现在的我则早已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虽然还不能说是大人,但至少已经是读中学的年纪了。

在那件事之后不久,娜娜一家突然就搬离了这座岛,去海对面的大陆生活了。

这些年虽然无法见面,但我和娜娜始终保持着通信,并总是期待着有一天,我们能够再次相见。(18)


娜娜的信有时一个月来一次,有时两个月。刚开始的时候,她总是兴高采烈地用孩童并不丰富的词汇描述着她在那片新天地所见到的新事物。后来当她渐渐熟悉那儿的时候,便开始用相对平淡的口气讲述起自己的生活,以及说她想念我们。

最近,娜娜的信则充满着各种抱怨与不满,比如“为什么老爸和...

 

弃坑但是还是存一些废稿

小鬼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着,因为今天是星期天,也没有什么急事,就连作业也早就在昨天就做完了。

这时他看到街旁有一个路边摊在卖麻辣烫,食物的香气阵阵飘来,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于是他便坐到简易的塑料座椅上,招呼老板点菜。

他刚坐下一会儿,只听到他的身后突然传来“嘎吱——”的刹车声,随后又是“砰!”的一声巨响。他回头看去,发现马路上不知道出来什么事,有很多人都围堵在路的中央,争吵的声音和哭喊的声音交迭着传来,还有那些被堵住而无法前行的车辆不断发出的鸣笛声。

小鬼也很好奇,有点想去看看怎么回事,但这时,老板却正好把他的那份菜端来了。

看着眼前热腾腾的麻辣烫,小鬼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吃点东西再说。...

 

上半篇总算写完了!

5、


那一夜,我们回到各自家中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了。如果再晚一些的话,恐怕就会遇到那些早起工作的人了。

即便那时的天已经开始有些蒙蒙亮了,但劳累了一夜的我刚钻进自己松软的床被,还是很快地就进入了梦乡。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门外传来母亲的唠叨声,迷迷糊糊地听得不太真切,但总而言之是催我起床是意思。

幸好这一天是休息日,否则我肯定会被母亲掀了被子直接从床上拖下来的。

我恋恋不舍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老实说,我觉得一点儿都没睡饱,不过如果再这样睡下去恐怕会被大人们怀疑的。于是无论多么地不情愿,我还是勉强自己用力睁开惺忪的睡眼,一边...

 

放一下备注以及……自暴自弃的系列名

本来打算写恐怖故事的,结果也许会变成玛丽苏。说起来我自己写的比较满意的几个故事都是这种调调,比如无源视线,比如末班列车。

所以,我觉得把这个系列叫做《恐怖的浪漫》(哎呦别打我)


备注:

(1)这座岛:三角岛,虚构的岛屿。

(2)我们:指孩子们,不包括成年人。

(3)看一看奇迹的愿望:因为娜娜家已经决定离开岛了。

(4)旁敲侧击:假装好学,把一条岔路所有方向所通往的地点都问了。

(5)熬夜:并不是每次都成功,有时候熬到一半就睡着了,所以才会反复熬好几晚。

(6)小睡:这反常的情况差点让母亲怀疑我是不是生病了。

(7)大陆:星之大陆,虚构的大陆。

(8)门有三四个人的高度:...

 

存稿

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真正的灯塔的内部是什么样子的。

即便我时常围着港口的那座灯塔打转,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我对它的好奇,即便我能叫出大多数灯塔工作人员的名字,让他们对我也很熟悉,但大人们还是总是说,那不是小孩玩耍的地方,因此从来不让我进去。

而眼前的这个空间,因为它过于巨大使我无法用房间来称呼它。

我不知道港口那边的灯塔顶端是否也是这个样子的,但我却下意识地觉得,即便它们的结构相似,那边的灯塔也不可能达到这边的规模。


从我们爬上来的楼梯这边放眼望去,远远地可以看到正对面有三扇巨大的窗口。这整个空间呈现出近乎半球形的形状,平坦的地面一眼望不到边,高高在上的穹顶仿则佛远在天边。...

 

无源视线番外:采访小视频

无源视线番外:采访小视频

20170919


判官=领班:领

狐妖=厨师:厨

小鬼=学生:仔

班长=班长:班

画皮=普通白领:画(客串)

河神=水利局副所长:河(客串)

盲女=盲女:盲(客串)

OL=OL:OL(客串)


(前接本篇5节的剧情)

领:啊,差点就露馅了,真是吓得心差点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领:啊,对哦,鬼是没有心的,幸好幸好。

领:哎,真是的,明明是老板自己的烂摊子,却要我们员工来处理,真的很过分啊,你说对不对?

领:什么?你说已经开始录像了?那刚才那段也录进去了?

领:嗯,不好办啊,抱怨老板的话要是被老板听到的话,一定会被穿小鞋的吧。

领:...

 

存稿

3、


我和娜娜在西蒙的带领之下,一路向着西蒙所说的“楼梯”走去。这时的我们也开始一点点地能够看到那确实是“楼梯”的轮廓。

只是走到近前,我们又一次惊呆了。那虽然是一格一格向上延伸的台阶,但每一格的高度却高得异乎寻常。

作为孩子的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困扰,按照大人的尺寸来设计的楼梯让我们走起来很费劲。但即便如此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台阶,每一格都超过了我们的膝盖,(10)根本无法正常地行走,唯有攀爬才能前进。

“看上去得爬很久呢。”西蒙将煤油灯放在台阶上,抬头向着楼梯的尽头望去。

“要不,我们还是……”娜娜怯生生地说道,“也许我不该这么任性的,还拖累你们……“

“走吧,...

 

存稿

2、


我听说,那座灯塔在我的曾爷爷出生以前就已经矗立在那座悬崖上了,人们说它至少得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当然也可能几千年。

只是那座灯塔的位置确实十分诡异,和港口在完全相反的方向。夜航的船只或许能够通过它找到我们岛,但却必须绕一大圈才能够进港,否则就会直接撞在岩壁上。

或许正因为如此,它才会被废弃吧。现在,人们在港口附近的高地上,使用着另一座灯塔。

但也因为实在太久没人去过那里了,我们在街上无论如何打探,始终都没有找到能够直接通往那座灯塔的路来。所有的线索都只能指向灯塔外那片森林的入口。即使是那片森林,也很少有人会去,伐木工也只在附近砍一些树,而对于上山的路,对于森林深处的那座高塔,他...

 

存稿

1、


在这座岛(1)上流传着这样一则传闻:在满月的夜晚前往悬崖上废弃的灯塔,让灯光闪烁三次就会发生奇迹。

我们(2)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但却总想不起来是谁告诉我们的。我想这并不是某个大人告诉我们的。因为只要和他们一提起这件事,他们就会厉声呵斥。

大人们说,那座灯塔决不能被点亮。因为一旦它被点亮,就会有可怕的东西在灯光的指引下,从比塔尔塔洛斯还要深的深渊里爬出来。

所以我猜,这也许是夜风化作絮语,吹在每个孩子枕边的小秘密吧。


尽管大人们一再地警告着,但总有那么几个不爱听话的孩子,比如我,比如娜娜,又比如年长我们四岁的西蒙。我们三个的家住得很近,是从小到大...

 

洗澡时候的脑洞,莫要打我z

2017.9.13 刀剑游戏设定
基本设定:
豆丁是本地的灵力世家,豆丁家的祖先是做巫女的,所以因为遗传而有很强的灵力。
家里知道她被选为婶婶的事情,但是都不知道本丸在哪里。本丸的入口像随意门一样,只有婶婶本人能呼唤出来,所以除非婶婶带领,没有人能通过这扇门。
过去的事件:
豆丁因为某次出阵的时候受了严重的伤,但是为了不让刀担心还是硬挺着回到了现世。
婶婶因为灵力的消耗和反噬而昏迷不醒,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失忆了。
家里人知道豆丁是为什么受伤的,虽然担任婶婶是豆丁的责任,但是家里人没再和她说她是婶婶这件事。
后来豆丁家的长辈(爷爷奶奶辈)去世之后,豆丁的父母带着她搬到外面去上学,祖...
 

游戏相关的发布以后会扔去“迷途岛”:

http://sirenisland.lofter.com

 

今天去了cpsp,虽然卖气对于冷门又是既刊,基本是不存在的,不过在场内把之前看了一半的《猫的摇篮》给看完了。
我其实已经有点不太记得当初为什么会把这本加入书单,并长期存在于anyview里(这是拖了多久没看……)不过看了一些之后就发现应该是因为ice9这个设定(在极限脱出系列中提到过)。不过……我干了一件比较愚蠢的事情,就是在看到20%左右的时候去看了百度百科,然后飞速剧透……
这个故事的开头讲“我”要写一本关于“世界末日”的书,因此想要了解原子弹之父之一的霍尼克博士在原子弹爆炸当天的情况,并以此为契机结识了博士的三个子女。故事里还虚构了一种宗教,可以说是荒诞,隐喻很重的一个故事。
虽然“我”一开始是因为原子弹这个话题而找到博士的子女的,但是在故事中真正或明或暗地支撑起主线的却是ice9。
既然我被百科剧透了,那么干脆在此抄一段百科的话好了:

 

下周估计会约楼上妹子去看电影。都说要去看银魂,声之形就算了。

我看微博首页都是一圈骂的,之前日本放映的时候就骂的反骂的一波一波,引进了又来一波……

我只能说尊重创作自由,这毕竟商业片不是公益片。

醒醒啊,听障只是这个故事的卖点而不是切入点,但是因为实在太特别,强行拔高了逼格而已。商业片的话,其实没有义务一定要为片子里提到的弱势群体发声,发声了,只能说主创赚一波口碑。顶多说,这样的角色存在消费了观众的同情心仅此而已。而大多数观众也不是带着对弱势群体的同情才去看这个片子的吧。(与其说同情,更多是好奇还差不多)

不过这种片子我建议心智健全再去看,就不要带小孩子去看,这才是真的会学歪的情况,比...

2017-08-25 /
标签: 声之形
 

各种坑的记录……


首先是游戏提纲部分,计划是做游戏,所以会设置比较多的场景和探索要素,但是,但是并做不出来。

不过也有一部分可以改成小说了事,然而,反正怎样样都是坑啦。


(1)冬夜:写完了上半部分的提纲,下半部分还没动笔(虽然有一些脑内)

(2)遗忘了神的国度:算是AVG剧本的样子……但是很多坑,逻辑不通顺,设定太套路。(顺便一说,有些东西也许别人看起来并不套路,但是我觉得套路,只是因为我见过这种类似的剧情,别人可能还没读到过而已。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觉得这是套路以及极力抗拒写这种套路)

(3)散步林:一个玛丽苏的阴谋(喂)逻辑还不是很顺,所以……

(4)人鱼冢:脑洞大到飞起来...

 

阅读记录

之前老大借给我《百亿之昼千亿之夜》这本书,然后认真从头开始看,一脸懵逼,不知道在说什么,翻到最后面发现都是几个历史人物的名字,我还以为是一本魔改,然后就丢到一边去了。

不过因为最近离职的关系,得看完还掉,所以觉得还是看一下吧。结果发现,开头那些不明所以的视角一翻过,居然就是非常合我胃口的内容哎~

这本书的话,与其说是小说,我总觉得是一种探讨,甚至有自问自答的感觉。

当然我并不讨厌纯粹讲故事的科幻,但是我更喜欢讨论问题的科幻。

出场的人物倒是很普通。

第一个故事是以柏拉图的视角探寻亚特兰蒂斯的文明真相,故事的最后,从历史中醒来的柏拉图又忘记了自己所目睹的真相,突然觉得有一种像是被伊斯族...

 

目前为止……感觉房间可能不够多,但是实在懒得画地图。

 

顺利通过

 

CPSP蹭摊在L47~48。

这次只带挂件过去,其他就不带了。

大概过去看看书【依旧】

 

九月到十二月的计划

(1)健身:

说是健身,其实估计也就是跟着keep每天运动一下,应该不会去健身房什么的。

每天(8点左右)早上用一下踏步机,然后晚上洗澡前(9点左右)做一下keep。

出门晨跑我估计九月里是不行的,之后看一下自己的状况。


(2)学习

下午比较长的时间(1点到5点)用来自学日语,除此之外还想学习一点什么。要么再考个什么有用的证去?

其实对于下一份工作还不是很明确,继续做程序员还是转行,我自己也还没想好。做程序员是继续做ruby还是转java或.net也没有想好。


(3)阅读

睡前的时间(10点左右)会用来阅读,并争取每天11点或到11点半能够睡着。

上午的时间比较复杂,...

 

虽然说不上满血复活,基本也算黄血复活。
总记得上一次发烧是大学时候的事情了,是食物中毒,再往前是高三开刀。我一直以为我家的免疫系统常年打酱油,没想到这么努力在彰显自己的存在……
昨天到家后我妈还说温度计找不到,让我先睡一会儿,我就睡了会儿,她找到了再起来量,就38.7了……街道的医院开始还说理论上38以上不给看(原话是37.5以上就不看了,放宽到38)不过因为没有腹泻(大概排除食物中毒)没有去过外地(排除传染病),最后还是看了。扎了一针验了血没太大问题,就开了克感敏……没看错!就是克感敏!回来遵照各类亲友嘱咐多喝水多睡觉,晚上睡前就37.5了。不过晚上开始有点吸气痛,不知道什么原理(就是吸气一点点...

 

扔一下自己的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6565f78d8188

偶尔会写一些工作相关的东西,但是我预感比较多的还是闲谈。

反正马上就要休息了!

 

基本上确定下来月底左右辞职。

五月六月七月的报销应该可以报吧,七月的工资怎么也要15号拿掉,嗯。

然后月底cp会去。

之后没有什么打算,本来打算找个地方的短租房呆着,美工姐推荐成都,老姐说他们家云南的房子一直空关也可以住,不过没有热水和网……

我现在最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至少呆个一个月两个月的。

 
我实在不能说我们的团队怎么……第一个公司的人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最早两个开发的男孩子老大没有带到第二个公司,不知道是老大不想还是他们拒绝了。第二个公司同事A从监理跳槽做开发,公司包吃包住,当中离开一段时间,老大叫他又回来了,而且他离开那段时间公司确实萧条,我也是厚脸吃白饭。同事F则是老板朋友的小舅子,从实习开始进来做,做到毕业。后来也是觉得我们公司计划性太差,另外可能是第二个公司转到第三个公司期间交金断掉不能买房心里有怨吧,总之是走了。同事F在技术上还是挺好的,也很喜欢尝试新东西。我觉得在研究新东西上他比我和同事A积极,我只要有用得顺手的插件就懒得换新的。后来作为技术招进来的女同事突然变成...
 

words.forEach(function(mword){

查字典api(mword, function(data){ //有fetch post操作,比较耗时

result.push(查询结果)

}) 

})

callback(result);


这个时候,result很容易就是空的。

后来纠结了半天改写成


wcount = words.length;

index = 0;

words.forEach(function(mword){

查字典api(mword, function(data){ //有fetch post操作,比较耗...

 
落叶与麻雀(20170727)

落叶缓缓地坠下
落到了地上
落到了水塘里
小小的涟漪 无声无息

落叶缓缓地坠下
落到了麻雀的身上
将它从梦中惊醒
麻雀抖了抖翅膀 什么也没有发现

落叶缓缓地坠下
落到了地上
落到了麻雀的身上
就像被子一样

(谁是落叶 谁是麻雀)
 

基本上在这两天下定决心辞职。

和家里无所谓沟通好了,不过老爸老妈都同意了。

损失可能是年终奖的问题,去年说加工资会加在年终奖里,那我估计今年年中5w左右应该是有的。现在辞掉的话,等于损失3w不到一点,不过往后拖也……不解决问题。

并没有找好下家,所谓的裸辞。

先养一下身体,今年不知道怎么,公司体检福利都没有了,所以下个月温度下来一点打算先去做一下体检,点评上倒是有不少团购,不知道有没有靠谱的,有没有人买过可以推荐?

之后计划是加强一下运动以及调节一下饮食;改善睡眠和纠正作息,至少能每天稳定睡到6个小时吧。

修养期间的工作也在考虑,我目标其实不高,3k保底就好了。

虽然老妈很生气说...

 

来自D的定期通信-6(20170725)

最近觉得除了学习,找不到人生的意义。

最近写文也好,几次三番计划做游戏也好,都非常不在状态。

哪怕看书都会觉得烦躁。

或者说,除了学习这件事情,可以有某种紧迫感,压着自己做下去,其他都一塌糊涂。

我现在也不知道做什么好,觉得活着都是浪费时间。


 

2017上半年买的书

(1)夜航船
三秦出版社的新版,本来打算买个便宜的旧版,但是看旧版评论纸张实在太差,所以还是买了这次新的版次。高大上的硬面精装。
算是考据类的书吧,所以稍微翻了几下,没有全部看完。
另外看评论有说有错别字,以及注释不够好。实话说不是完全搞古籍的几个出版社我也期待不是太高,反正也就是有需要的时候找东西方便。

(2)中国古代文化常识(插图修订第4版)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王力老师基本上算是中国文化类书籍的金字招牌了,从文化常识,到诗词格律,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他的主编或者被引用。不过这本书之前在微博上也算红了一阵子,就这样随波逐流……凑单的时候买了。

(3)变形记· 诗艺 
上海人...

1/19
1
 
2
 
3
 
4
 
5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