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买书有意义吗?收藏有意义吗?

如果不是因为借还的时间太苛刻太不方便,我可能会去办上图的参考外借。

上图的参考外借是1k押金,然后基本上就是一辈子。普通卡是押金100,现在如果信誉记录良好甚至可以免掉。

不过即使不办参考外借,公司附近有上图,徐汇图书馆,家附近有街道图书馆,常去逛街的地方有黄浦区图书馆,去同学家玩有虹口区图书馆,这是我比较常去的几家。

如果只是小说之类的,基本上都能满足。日本作者是I313,国内小说是I247,漫画画集是J,文史是K,手工是TS,这是我比较常借的几个类目。

除非是特别冷僻的图书,上海这边图书馆的上新速度还是很快的,就算这个没有编目,另外一家不太远的可能就会有,反正宅着也是宅着,周末去借个书,顺便在图书馆狂草一个提纲或者草稿都是可行的。


所以,买书有意义吗?

当然有些书确实得买来看,因为特别喜欢或者借不到。不过在大多数能借到,并且自己也知道只打算看一遍的情况下,借就可以了。

就算回避手打txt盗版书,还是有很多看书的途径的,就算付费也不一定要买实体书,可以买电子书,一本电子版便宜也就一杯奶茶,贵也不过一顿甜品。


十年以前,当然并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候我们大多还是在书店里买书,也许这些天看中了一本,过阵子就不知道被挪到哪里去了,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决定买了,然后欢天喜地地带回家。

不过到了我现在这个年纪这个时代,当我看到一本书,我可以找到网络最低的报价,可以知道全套一共几本,可以知道哪里有的借。它还是那本铅字的书,但已经在多种场合被数字化了。就算买回了家,一旦读完就开始嫌麻烦,卖,没有人要,送,也没有人要。但如果真的卖垃圾站又觉得可惜,因为在你心里,这些字并不是垃圾。


那么如果是为了收藏呢?收藏有意义吗?

我曾经在图书馆借了两本下妻物语,之后觉得特别喜欢就买了两本。当时剩余数量还比较少,我还生怕库存状况不好,结果过来倒是不错。不过过了一阵子,我很快发现这本书又出了新版。老实说我觉得封面还是旧版好看一点,虽然其实也差不多。然后我就开始后悔,后悔堆两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翻的书在家里,还不如让它保存在书店里,反正现在分分钟都能买到,卖完又会再版。

各种网络书店出现之后,买书变得格外简单。除非特别冷僻的书,稍微热门一点的库存都比较足。前者因为冷僻卖不掉,分分钟都能下单,后者因为好卖,卖完了又会加印。现在买书实在太简单太方便了,特别是国内的书,因为特别容易得到而让人难以提起珍惜渴望的情绪。


我现在几乎没在收藏什么书,之前努力收集川端康成的全十卷和漓江版,因为南海这次的整理再版打算清理掉。然而川端康成的这次再版不知道版权是如何分配的,南海等于重新出版了中短篇和掌小说的部分,原漓江版的长篇只出了一本,后续却转去译文出版了。于是乎,短篇的部分尚能忍受,长篇缺拆成了两个版本,让人十分难受。

而且这一次再版,自传的独影自命并没有再出,至今都没有,估计是因为与看小说相比,现在很多人都不愿意阅读自传这种东西了吧。

而掌小说全集被拆成了两本,但内容却少了几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排版也十分奇怪,或许是为了让每本都均衡页数,目前是雪国=雪国+湖,古都=古都+名人,千只鹤=千只鹤+波千鸟,睡美人=睡美人+舞姬。以前那版是名人+舞姬,山音+湖,总觉得更加合适一点。

此外,美的存在与发现,日兮月兮浅草红团,美丽与哀伤蒲公英也没有再版。

真是半吊子。

封面的装订是比以前好一点,也不能说好一点,只能说料子好一些,全十卷的封面纸是非常容易磨损的材质,这次是硬面本。而封面图案却是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友禅的图案,估计也就是个素材吧。

然而这套书一直都很足,在我亚马逊和京东的购物车里已经躺了很久很久,打算不到半折不下单。


在此,我必须唾弃一下湖南文艺那本少女的港湾,当年贝塔斯曼引进过两本少年少女系列,也就是《少女的港湾》和《美好的旅行》,两本都是以标题小中篇+几个短篇的集子,隐约记得也是叶渭渠的主编(也可能记错了)。但总而言之那是99年就出版过的书籍,这一次换上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封面,改为硬面,只收入了单篇,号称首次出版,而翻译还是99年的那位翻译,让我对这个工作室这个出版社反感至极。

朋友的书店没有入库南海的新版反而入了这一本放在诺贝尔奖得主的专架也是让我唾弃的。


川端康成的这几套书是我收集得最认真的几套书了吧,然而我也只是收来,放着。我并没有那么喜欢川端康成的几个长篇,但依旧努力收来了。开心的时候摸一摸,觉得麻烦的时候又恨不得全部塞到床底。


今天在车上看《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少年指着正在放晴的天空。

“将旧书从邪恶的收藏家手中解放出来。我就是旧书市之神。”


像我这样存着书却不再看,让书的意义没有流动起来,因为算不上家,但也是邪恶的收藏者吧。


此外还算收藏的就是一些湾版的书籍,因为代购越发麻烦起来,现在倒觉得收得很值。

最早是入了一套《灵感商法公司》,出租屋的书,书页还算干净,但是品相确实不尽如人意。我有时候想要不要换掉一套,反正现在工作有钱了,不像以前那样需要攒好几个月。

现在想想,我对于书,就像是一个朝三暮四的渣,一旦有更加心仪(的版本)就会想要把旧的踢掉。

然后是我的童年的《银河铁道999》一共入过两次,第一次品相不好,第二次入到品相好的就把第一套出掉了。

之后就是特传的漫画小说画集,Partners也入了,除了工读生笔记,这个系列基本都有了。

再来就是比如神奇宝贝的前两代,盗版的虫师(因为东立的翻译让人一秒关书,我就没有再入正版)


我虽然从《银河铁道999》接触松本零士的作品,也十分喜欢999的剧情,但是喜欢的角色大概还是哈洛克船长。哈洛克因为没有台版,就入了日版,有一本四拼一的中文版,后续的尼贝龙根的指环也入了,虽然是坑。

现在新出的两本哈洛克换了作者,倒是不急着入,因为已经不是原作者了,而且如果这个作者承袭松本零士坑的秉性就更加没有必要入了。


昨天整理了房间,除了书籍以外,清理各种同人本,周边。便签,胶带之类的都是一盒一盒的,我对自己也感到很绝望。

我想很多人也许并不会有我这样绝望的感受,不过在魔都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用一平3w5的价格收藏这些有用没用的东西,真的是有点在收垃圾的感觉orz


唠嗑至此。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