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安利】《极限脱出》第二部《善人死亡》中的一些科学/伪科学话题

《极限脱出》第二部《善人死亡》中的一些科学/伪科学话题

* 剧透有!注意!

2009: Zero Escape: Nine Hours, Nine Persons, Nine Doors(9小时9个人9之门)
2012: Zero Escape: Virtue's Last Reword(善人死亡)
2016: Zero Escape: Zero Time Dilemma
以上为《极限脱出》三部曲的发售/预定发售时间。
第一部估计蛮多人都打过,作为一部解谜脱出类的游戏,却具有比较复杂的故事性,我当时玩的感觉就是,原来解谜也可以有这么多故事可以讲,觉得很有劲。
同样具有故事性的解谜游戏,比如《弹丸论破》,个人觉得《极限脱出》第一部并不比其他故事性的解谜要高明出很多。比如弹丸还有TV化,后续的产业链也要好很多,极限脱出就比较逊色了。
所以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其实是第二部。
而作为第三部的新故事,由于前两部的销量不佳、预算匮乏之类的问题一拖再拖,目前预定明年夏天发售,应该是不会再拖了。

在第一部的故事里,虽然涉及了一些“过去的阴谋”之类的设定,但是实际用到的并不是很多。而虽然并没有用到很多“过去”的剧情,这个故事也还是相对完整的。至少在真结局中,主角一行人从被困的地方逃脱出来,就算有角色死去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还是一个比较积极的结局。唯一不积极的就是,是女主角亲自设计了这个局,为了使用男主角的能力来救过去的自己。
所以说,仔细想想,这个故事还是有点黑的,但也只是有点黑,而第二部的展开则相当地神经病。
这里必须提到所谓的“超能力”,在第一部中主要表现为双生子或者重要的人之间共通信息或者说知识的能力,表现上又有点像灵魂穿越。第一部最后一个谜题是数独,过去的女主角因为无法解开这个谜题而未能脱出,而帮助她最终脱出的是来自现在的男主角的意识。所以最后的操作是由现在的男主角解开谜题,然后像共鸣一样让过去的女主角获得解开谜题的方法,从而脱出生还。
这种超能力同样也是第二部作品的关键所在。(并且还稍显有些滥用了。)

第二部的故事是在第一作的后续时间里发生的,女主和男主都换成了新的角色,乍一看似乎和前作没什么关系,但是打到最后就会发现,哇塞,好大一盘棋啊。不过这个不是这次讨论的重点,这次主要想讲述一下这部作品里的一些逼格甚高的话题。

1、多重历史/世界和时空跳跃

分叉剧情的游戏相信很多人都打过,不同的选择会有不同的后续剧情和结局也是想当然的事情。而在这部作品里,不同的分叉剧情则被定义为不同的历史,男主角所要做的就是与不同的历史中的自己互通知识,获得当前历史无法获得的信息,从而将游戏进行到最后。因此,这部作品里很多的BE也是必打的,因为部分BE里会藏着其他分支进行下去的线索,比如一个密码,一个密钥之类的。
存档读档也是很多玩游戏的人习以为常的事情,而在这个故事里则将从一个故事节点跳跃到另一个故事节点称为时空跳跃。这件事情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因为故事的男主角,即玩家视角,是一名超能力者,因为他拥有超能力,所以才能实现这几个小时以内的跳跃。
上面这句里,着重强调了几个小时以内的跳跃,因为角色们进行这次脱出游戏,就是为了积攒巨大的能量进行一次更为长远的跳跃,跳跃的目的是回到45年前,阻止毁灭人类的事件发生。
关于多重历史,在剧情中女主角是这样向男主角解释的:当你面对任何选择的时候,有几种选择就会造就几种未来。比如一个简单的问题,是先举起左手还是先举起右手,当你选择举起左手,就一定有另外一个你在另外一种历史中选择了举起右手。

剧情中也提到了薛定谔的猫的概念,当盖子没有打开的时候,这只猫既死了又活着,只有当盖子打开的时候才能决定这只猫的生死。不过游戏还填了一个概念就是,当你打开盒子,猫还是活着的,那么也反向决定了过去的猫也是活着的,所谓未来决定过去的概念。

2、机器人

估计很多人都知道非常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
第一法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第二法则: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第三法则: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剧透一下,在游戏的角色里有一个就是人形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的主人给它下达的指令是:旁观这一场逃生游戏。而最终它因为不忍心看到那么多人一一死去而违背了主人的命令。在它向男主角坦白的过程中提到了机器人三定律的事情,并对此提出了自己的不解,因为它无法确定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对于这一点,我个人也是有一些疑惑的,所谓的人类到底是只一个人(比如机器人的主人),还是一群人(比如进行游戏的这群人),或者全人类。因为这一场游戏是一个人决定牺牲一小部分人而拯救全人类的计划。如果这三条法则中的人类不是同一的概念,那么这个法则就并不严密。而对于机器人来讲,如果以全人类作为人类这个概念来计算结果,那么这个计算也是极为庞大且难以确定的。

本作中另一个关于机器人的话题是,机器人的感情与人格。故事中有一个名为K的角色曾经向他的父亲要求一个母亲,最后父亲给了他一个人形的机器人。K非常讨厌这个机器人,因为她虽然看上去像是人类,表现得也像是人类,却只是程序控制她这么做的。她永远只是在模仿人类正常的行为,而并不是人类。即使K对她冷漠,让她的脸上表现出难过的表情,也都是程序控制好的。
关于这样的话题在很多的作品里都有,普遍描述为机器人只是智慧产物,没有人格也没有情感,是可以替代的,而这些故事又总是从一个不可替代的机器人开始,将这个话题讨论开来。
题外话,说到机器人题材的作品个人相当喜欢《大都会》和《夏娃的时间》。本作中的机器人角色最后死去时皮肤剥落的样子和大都会里还有些相似,这段还是蛮虐的。一个机器人在寻求和质问自我,如果一定要说它没有人格,恐怕也有点勉强。

另外,本作里有一个非常巧妙的设计,就是所有的可以触碰的机器人其实并不是独立的,它们都只是终端,相当于人类的四肢,而集中运算的核心,相当于人类的大脑,则在别的地方。或者可以说,这个逃生场所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人,里面每一个可接触的设备、设施都是机器人的四肢,包括那名参与游戏的机器人。
在剧情里,男主角遇到一个维修中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有点话唠的样子,就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故事说一个不懂中文的女孩被关在一个屋子里,屋子的门上只有一道缝,有人从缝中递进来写着中文问题的纸让她回答。女孩虽然看不懂上面是什么字,却在屋子里找到了中文的书,中文的书上有一样的问题和对应的回答,于是女孩就把同样看不懂的回答抄了上去。那么究竟是女孩回答了问题还是书回答了问题?

3、克隆人

角色中有两名克隆人,一名是幕后主谋的克隆人,而另一名则是反派克隆出来的人。
上面后半句话特别拗口,那我就直接剧透吧。反派是邪教组织的首领,他的弟弟被人杀死后凶手却逍遥法外。反派由此觉得自然生产下来的人类是不理性的也是不完美的,只有通过克隆的方法,才能优化人类基因,创造出完美的人类来。因此反派想要重置这个世界,也就是主角这边认为的毁灭世界。而新一代完美的人类的demo版就是他死去的弟弟的克隆体……弟控毁世界。
而幕后主谋的克隆体则是他为了让自己的计划得以延续下去,万一自己死了,能有人继承自己的知识和计划而创造出来的。从表面上看主谋只是把他当做自己的替代品,但根据结局的对话,主谋似乎是真的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来看待,是有感情的。

4、关于大义和小我

主谋的目标是挽救世界,这点没错,问题在于他所使用的方式则是牺牲一小部分人,通过利用他们来参加逃生游戏,以产生足以穿越时空的能量,那么他的这种做法究竟是对还是不对。而被卷入其中的人在得知真相后,究竟应该认同这种做法选择大义还是不认同。从结局来看,大多数人都是不认同的。
第二部最让人郁闷的地方就是,所谓的TE其实是BE。在逃生游戏结束之后,积累了足够的能量,主角穿越回了过去,而对于留下来的角色来说,他们所面临的只有一个即将毁灭的世界,他们的存在成为了挽救别的平行世界的垫脚石。因为这一部的舞台其实是在月球上,他们甚至无法与亲朋好友一起来面对世界末日,只能孤独地在月球上看着地球慢慢毁灭然后自己则是在等死。
不得不说,这部里的主谋觉悟高得有点吓人,根据结局对话的说法,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行“这一次”逃生,而是在不断的失败后跳回,失败后跳回(也就是分支里个各种BE),甚至是跳回45年前也未能来得及挽救世界后再次准备45年。

5、其他的一些话题

游戏推进的主要环节是进行一个名为AB Game的游戏,每两组结为一对,分别在互不知晓的情况下选择ally或者betray。如果同时选择ally则双方各加2分,如果有一方选择了ally,而另一方选择的betray则主动背叛的一方加3分,被人背叛的一方减2分。如果双方都选择了betray则分值不变。
当任何人的分值达到9就可以打开最后的门逃出去,但是门只开一次,开启时只有分值达到9的人可以出去,分数不到的人出去会被手镯中的机关杀死。
从这个选择来看,如果双方都能相信对方,一直投ally,则最终都能获得足够的分值逃出去,但是万一被人背叛,分值变少,一旦减少到0就会被手镯里的机关杀死。而如果人与人不互相不信任则分值始终不增加,也永远无法离开。

另外剧情里还有一些特别迷惑人的地方,比如大家都是在圣诞节前后被抓住的,但是谁也没有想过要去核对年份,所以其实有的人是在过去被抓住之后冷冻到最近才放出来,而有的人则是真的最近被抓住的。  

 
评论
 
热度(1)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