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3、吾友啊,你听我说……

3、吾友啊,你听我说……


主电脑室里一如既往地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只有船长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台阶上,看着冷冰冰的机器低鸣着运作,指示灯一闪一烁。

“吾友啊……”他低声说道。


“吾友啊,今天航行的时候我们遇到了艾美拉达斯的船,她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不过你也不会再老去。”

“吾友啊,今天Masu小姐烧了你以前最喜欢吃的菜,让我想起了过去的时光。我偷偷地盛了一碗带来这里,虽然你吃不了。”

“吾友啊,鸟儿今天跟我怄气。我也是不小心把它的饲料给踢翻了,它就一直咬着我的脑袋,真的很痛呢。”

“吾友啊,亚德兰不知道为什么很反对我让台羽掌舵。明明应该让年轻人多尝试才是,我还以为亚德兰不是那么保...

2、为了那支胶水

2、为了那支胶水


“哇!!!!我的模型!!!!!”是亚德兰副船长非常日常的惨叫。

“啊,对不起,刚才转得有些猛了,不要紧吧。”哈洛克船长探头问道。

“要紧,当然要紧,这个可是非常重要的模型啊!”亚德兰充满怨恨地瞪着船长。

“不要紧的吧,你的每个模型都说很重要,不过也经常摔碎。没关系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船长想要拍一拍自己伙伴的肩膀,却被后者倔强地躲开了。

“这个和其他的不一样,这个可是小时候和敏郎一起做的,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宝。”亚德兰的眼眶里委屈地滚起了泪珠。

“啊,敏郎啊……”船长听到这个名字也有些伤感起来,“那真是对不起了。有办法修好吗?”

“用胶水应该可以修...

阿尔卡迪亚号的日常 1

#哈洛克船长##阿尔卡迪亚号的日常#
1、今天谁掌舵
一大清早,台羽打着哈欠来到了舰桥。
“早上好,船……”
然而台羽的话说了一半,却突然停住了。他眨了眨眼,又揉了揉眼。他没看错吧,船长的头怎么会……?
只见此刻船长的头上,鸟儿正扑楞着翅膀,张开血盆大口紧紧地咬住他的脑袋不肯松开。
“哦,台羽啊,你来得正好。”船长转过头来,表情有些僵硬,他的额头上流下一道不知名的液体,台羽不太想去猜想那究竟是什么。
“对了,你帮我掌一会儿舵吧,我有点事要去办。”船长仿佛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轻松地说到。
“哎?我?掌舵?”台羽大吃一惊地用手指着自己的脸,左看右看,房间里也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只是掌舵而已,很简单的。年轻人就应该...

【灰色学园】漂流瓶

有缘的朋友:


你好,我叫Yosafire,是就读于灰色学园的一名女高中生。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给学园以外的人写信,这样一想,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我所在的灰色学园是一所涵盖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高中,乃至大学和研究所的综合院校。自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在这所学校里……嗯,学习吧。我想我将来大概也会继续在学校里念完大学和研究所。(虽然我的朋友Froze总是说,以我现在的水准要是能从学校里毕业那简直就是奇迹了。)

嗯?你问我这样会不会太无聊?当然不会哦,因为学校食堂的饭菜是最好吃的~ ❤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我在学校里有很多很多的好朋友,我想和她们一直一直地...

人鱼冢3

三、看不见的门


凉子阵阵的抽泣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伴随着的是她更加微不可闻的话语。

里枝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细细来听,唯恐听漏什么重要的内容。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吗?”里枝在听完凉子的全部讲述后,也不禁吓了一跳。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凉子以为里枝不相信,焦急地强调着,刚刚才平缓下来一些的情绪也因此而再一次地激动了起来。

“我信,我信。”里枝赶忙轻拍凉子的面颊和肩膀帮她放松,“可问题是你想怎么办呢?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做不到⋯⋯”凉子低下头沮丧地说着,红丝尚未褪去的眼眶里又再次泛起了泪光。

里枝也叹了口气,同时满腹狐疑地打量起眼前的友人。


总...

日更果然只是梦……

人鱼冢2

二、人鱼泪


凉子这两天好像很没精神的样子呢。小杉里枝看着坐在前排的友人无精打采地趴在课桌上装死,有点担心地想着。

平时这样的课间,凉子都会活蹦乱跳地转过头来和她聊八卦。虽然她也不是那么想听这些八卦,只是这几天突然安静下来,让她一下子觉得很不适应。

果然还是发生了什么吧,里枝不禁猜测起来,不过既然凉子不肯说那也就没有办法了。

真是伤脑筋啊,该怎么样才能让她打起精神来呢?里枝一边转动手中的圆珠笔,一边绞尽脑汁地思索着⋯⋯

啊!有了。


“凉子~凉子~”里枝用手中的圆珠笔挠着凉子的后背,浅浅地从上而下,一遍又一遍。

干嘛呀,你这个混蛋!如果是平时的话凉子一定会如此反应,有趣得好像...

人鱼冢、1

人鱼冢

题记:这里的天空是灰蓝色的,哀伤得就好像我此刻的心。


一、废弃之地


“肚子好痛,肚子好痛……”高中生根羽凉子抱着腹部飞快地向家的方向奔去。

真是不妙啊,难道是中午的便当馊掉了?

凉子的额头开始冒起细密的汗珠,仔细想一想,中午的鸡肉似乎吃起来酸酸的。本来还以为是老妈又开发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口味,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坏掉了啊!

腹部的痛感越来越沉,跑回家恐怕要来不及了,该怎么办呢?

为了缓解疼痛,凉子抬头深呼吸一口,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跑到了商店街这里来,那就干脆……


“大婶!能不能借用一下厕所!”

“哟,凉子,你又吃坏东西了啊。”虽已人到中年却风韵犹存的大婶从店...

【自杀结社】Act. 2 店

Act. 2 店

建档时间:2014.5.26


=特标

你是否想要自杀?[Y/N]N

你是否对自己感到失望?[Y/N]N

你是否对现世感到不满?[Y/N]N

你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Y/N]N


[建档失败,进程已停止。]

=特标end


暮春的清晨,淅沥沥的小雨如棉絮一般飘然落下,空荡荡的街道上如蒙了一层雾霭,模糊了行人的视野。微凉的空气中隐约地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燥热,仿佛预示着盛夏即将来临。

在西园大街宽敞的人行道上,有一道年轻的身影正沿着绿化带的旁侧漫步着,聆听着小雨落在树叶上沙沙作响,轻嗅着微风吹送来花草的芳香。

然而年轻人却并没有打伞,任凭细雨打湿乌黑的...

【自杀结社】Act. 1 路

*因为使用txt录入,没有字体变化,字体变化处暂时用特标来标记,以后如果需要排版时候可以明白。非特标处使用宋体,特标使用楷体。

*现实向注意。

*碎三观注意。

*并没有特定的社会环境,可以当做半架空。


Act. 1 路 

建档时间:2014.5.14


=特标

你是否想要自杀?[Y/N]Y

你是否害怕死亡?[Y/N]Y

你是否因害怕而无法自杀?[Y/N]Y

你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Y/N]Y


[建档成功,进程已停止。]

=特标end


少女坐在自己房间的电脑台前,屏幕的光影映在她净白的脸上。耳麦套在头上,却并没有在播放任何音乐。鼠标点击的声音...

【三人组】夜斗in同人大会tbc

【三人组】夜斗in同人大会


Ch. 0


“这个票子是?”日和看着夜斗得意洋洋地甩着手中花花绿绿的纸片,那上面还印着可爱的卡通人物的图案。

“嗯哼哼哼。”夜斗故作神秘地轻笑着,随后突然豪情万丈地说道,“这可是,同人大会的门票哦!”

谜样的光芒从夜斗的身后冉冉升起,简直要刺瞎了另外两个人的双眼。

“同人大会?”他们一边挡住光芒的伤害,一边疑惑地重复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名词。

“是的,同人大会。这可是非常非常抢手的门票哦。客人下了‘拼死也想要抢到同人大会门票’的委托。不过——”夜斗小心翼翼地将门票收进贴身的口袋里,“因为某些三次元的事情,现在去不了了。本人是这么说的。”

“三次元?...

【林方】养大了娃儿自个儿尝2

今天暂时只码了这些……









林敬言带回来的这个孩子最后被取了名字叫做方锐。那是他襁褓中塞着的玉佩上的字,应该是他生身父母帮他已经取好的名字。



那枚玉佩最后被拿去卖了换钱,而襁褓的布料虽好却沾了血,便留了下来。



林敬言原以为自己一个人带孩子会很辛苦,哪知一回山寨,这软绵绵的孩子便立刻激发了山寨里为数不多的女人们的母性。她们一个个自告奋勇地帮林敬言哄孩子换尿布,轮到谁手里都舍不得放开。



小方锐刚开始还被女人们的热情吓得哇哇大哭,但很快便熟悉起来,一点儿也没有怕生的样子,在女人堆里摸爬得甚是欢喜。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林...

【林方】养大了娃儿自个儿尝1

对不起,写了这么愚蠢的种田文…………






【林方】养大了娃儿自个儿尝






林敬言本不是山贼,更不是山贼头子。



林敬言十岁那年,村子里发大水,别说庄稼淹了,连房子也一个不剩地都被冲垮。



洪水来得突然,好多人都没能逃出来。逃出来的人跑到了附近的山上等洪水退去,这一等便等了三天。



三天后,洪水暂时算是退下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被洪水扫过的村庄一片荒芜,完全看不出原本兴盛的样子。



百来口人的村子到最后也只剩下了三十多人,这其中还有不少是和林敬言差不多大的孩童。这些人在山里挖野菜打野味,虽然...

小亭黑馆历险记tbc

依约来混更了……其实不会很长啦……对不起我挖新坑了。

1

“小亭,你就在大厅里等我,不可以乱跑哦。我上去找冰炎讲一下课程的事情,很快就会回来。”
“好的主人~”看似人畜无害的黑发小女孩满口应着。

+ + +

小亭很乖,小亭在大厅里等主人,一点都没有乱跑,虽然……很无聊……
小亭郁郁地想着,不禁嘟起了嘴巴。

“咦?这不是夏碎养的小孩么?怎么在这里?”从外面任务归来的奴勒丽进门后便立刻看到了这个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的小家伙。
“小亭很乖,小亭在等主人。”小亭仍有些奶声奶气地说着,骄傲地昂起了头。
奴勒丽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给逗乐了,任务后的疲倦感顿时消失无踪。只见她将外套一扔便欺身上前,用性感的语...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