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降赤的公式书if设定

降赤的公式书if设定


那个啥,还是只有设定。XD


如果小赤成为名人的话,降旗大概会是小报记者的感觉。

降旗在去棋院采访新人棋手的时候在楼梯里遇到赤司。

因为两人同年,高中三年内必然多次交手,所以感觉一定不止见过几次,处于半生不熟的感觉。不过高中毕业后可能不太联络,所以棋院再次相遇算是多年后的重逢。

结果因为赤司表现出认识降旗,并且说了“好久不见”,所以降旗的同事或者前辈就以为降旗跟赤司比较熟。当然事实也是降旗比其他人更熟悉赤司,虽然只有一点。


降旗所在的报社or杂志社应该是比较小的那种,有一次做专题想要采访赤司。但是赤司大大一般不会接受这种级别的采访,这让他们觉得有些苦...

降赤平安时代设定

降赤平安时代设定

落单的天狗X阴阳师


设定里,诚凛众是天狗的族落。每个学校应该都是不同的妖怪族落。地点可能设置在京都,最近森见登美彦的东西看多了,果咩。

不过洛川还是设定为阴阳寮,所以赤司大大是阴阳师XD。三位五将设定为和赤司大大契约的大妖怪,至于黛应该是人类,恩,表现平平的前辈阴阳师什么的。


京都这种地方的夜晚光怪淋漓,在某个月圆的夜晚,天狗一族跟别的族落约架。

按照森见式的设定,天狗的对手是狸猫的话,那么我觉得秀德可以设定为狸猫的族落。请脑补一下长着狸猫耳朵的翠翠,然后和哥咬着翠翠的耳朵叫着“小真”,然后翠翠一头十字青筋。

唔,脑补歪楼了。


总之诚凛和秀德约架,虽...

降赤ABO向设定脑洞

首先,这只是一个设定,并没有正文。相当俗烂的桥段,脑补一下场景就可以了。

没有考据过!只是根据之前看过的一些问,记得的设定随便写写。


相遇:

除却原本的渊源,再次相遇估计会是英雄救美的桥段?

总之,成年后的赤司大大因为雷厉风行的做法触动了对家的利益之类的,遭人怨恨而被人摆了一道【我觉得可能是摆了上百道才不小心中了一道】

总之因为被摆了一道而进入发情状态的赤司大大(我把赤司大大设定为omega真的好吗!)被一堆路人甲乙丙丁alpha追。

补充一下,设定上赤司大大应该是类似商界精英的形象,然后降旗小天使应该是比较温和的职业,比如便利店书店或者幼儿园?

然后少年时有过几面之缘的两人...

夕阳渐渐暗去,就像你曾经明亮的眼慢慢闭上。
黑色笼罩大地,当这个世界沉入梦的时间。
你所怀念的一切,都在梦的世界里再次出现。
就好像从不曾失去一般,静静地在那里。
你不忍心触碰,生怕这脆弱的假象陡然碎裂。
在冰蓝之月的注视下,虚假的城市灯火通明。
而你却站在彼岸遥望,无形的桎梏困住了你的脚步。
流星突然划过天际,犹如你默默流下的泪水。
然而却已无人再能倾听你的悲伤,哪怕它早已充满这世界的每个角落。
而当月的轮廓逐渐模糊,黎明终将到来。
梦中的一切再次湮灭,珍贵的东西再次失去,你却无法挽回任何。

bgm:媛星

===

你剜下左眼化作红日,你剜下右眼化作银月。
你的双眼注视着世界,这个世界却徒余荒凉。
黑色的住民无尽地徘徊,日...

万年冰封的星球上,白雪将悲伤也冻结。

了无生机的世界里,等待是唯一的信念。

可是你去了哪里,为何总是不来。

我在等待,在等待,已经等待了一千年。


院子里的花朵曾经盛开,又凋谢,落叶埋葬。

你送我的那支花,早已干枯成灰。

别人也曾送我鲜花,我却从不在乎。

因为我只想从你的手中,接过那充满爱意的礼物。


可是你却不回来,怎么都不回来。


风雪掩埋了大地,严寒抹杀了生命。

你曾经与我约定,带我去温暖的新世界。

你的温柔话语,至今在我的耳畔徘徊。

而我的身边,却只有冰冷的空气。


我不在乎怎样的世界,我只要有你的世界。

若要将我带走,请带我去有你的地方。

无论是...

爱人tbc

这是那个人的梦想,朱将这个星球特产黄色的花束放在墓前,刚毅的石碑上镌刻着那个人的名字,xx
他说老了以后要两个人一起生活在这里,现在却一个人先回来了。真是任意妄为的家伙
以后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大概原计划。你呢?不去找她吗?
不了,现在这样就好了,只要有big one就够了
男人啊,真是愚蠢的生物
什么?
没什么

语法已死

On this bleak land, lives a lonely king, 

He is waiting for someone's coming.

The red moon is shining, but its light is so weak,

Can't expel the darkness in the king's heart.


On this dim land, wander the homeless people,

They are waiting for someone to break the night.

Their lives are...

“Ready——GO!”

起跑的鸣枪在学院的上空响起,礼花瞬间绽放,欢呼声响彻整个校园,热闹非凡的一天就此开始了。

“奥林顿尔学院第十届校园越野大赛正式开始!我是现场讲解员希娅。”

“我是艾丽莎。”

“我们将一同为大家播报本次比赛的精彩实况。”


长着翅膀的精灵族女孩们在临时架起的大屏幕上摆出甜美可爱的Pose,玲珑清脆的嗓音在满是观众的看台上回响。原本便骚动不已的人群里立刻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大屏幕上的画面下一秒便切换成了赛场上的景象,自起点出发的选手们正如潮水一般向着校园的另一头奔涌而去。


“本次大赛的路线从第二竞技场出发,途径迷月林,星光湖,圣湖草坪,而终点则...

自杀圣地片段

这是一个挺黑的坑,文风大概有点像纪实片采访之类的感觉。

男人站在崖边,彻骨的寒风刮过他的脸庞。他仿佛听不见身后的喧嚣,顾自地流着眼泪。眼泪从他满是褶皱的脸上一滴一滴地流下。
我不该活着,我应该下去陪她。我该死,我该死。男人不停地重复着。

-

伊芙玩着伊迪的掌上游戏机,她已经很久没有玩游戏机了。
不过她依旧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依旧有着十八岁的纯真。
伊芙正玩着堪称游戏界经典的超级玛丽,她的身子随着角色的跳跃也一摇一晃,偶尔还惊呼起来。
终于,马里奥掉到齿子上挂了,她放下掌机,开怀大笑起来,显然玩得很尽兴。
伊芙,我们离开的时候你也和我们一起走吧,伊迪趁热打铁地说到,我家还有好多游戏机,还有新款的play station...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