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时间表:

前情不累述(见其他笔记)

day1下午:登船(2点)

顺序:staff,货商一家,男主,学生,记者

记者来得比较晚,差点错过出航退潮,货商对此很生气。

day1下午:甲板和医务室(4点)

夫人表示不适,老管家陪她回船舱休息。

学生也不适,但强忍着,管家帮他去拿苏打水,从玛丽那边得知医务室有不少药,包括晕船药和安眠药(那位神经衰弱的女士也许更需要一片安眠药)

管家来到医务室求药,医生给了管家晕船药,打开抽屉露出安眠药。

这时夫人不太舒服让医生去客房,管家借机偷了安眠药(管家没有发现)

管家回到医务室时,正好玛丽在而管家已经离开了,玛丽说做菜切到手了,来拿一些绷带。(也偷走了安眠药)

day1晚上:晚餐(6点)

客人们互相介绍,互相认识,

男主给大家讲一些趣味豆知识和小故事

小姐对此感兴趣,追问海洋生物以及美人鱼

夫人反应有些奇怪(表现得有些低落)

货商打断他们,认为博物是没有价值的学科,并询问另外两位年轻人(上次没有见过医生)

医生表示自己曾经想参军,但是因为视力不够格而失之交臂,想出来散散心,所以做了船医。之前在另一艘船上做过,又被介绍来了这里(其实是逃避家乡,家人,和与理想失之交臂的挫败现实)

学生则表示自己是学法律的,但是学什么都无所谓,因为他最终还是得继承父亲的公司。(铁路大亨)

货商同情医生,表示如果他再回岸上,自己可以帮他介绍就业

但是货商似乎知道学生的家族,对于学生吊儿郎当态度不满,认为他不应该辜负父母

学生有些激动,吐了很多苦水?

船长没吃几口就和大副交班

年轻管家向男主劝酒,顺便下了安眠药

day1夜晚:男主房间(8点)

男主看到变成人的卡米莉亚,和她说话

隔壁记者听到男主和“年轻女性”说话

男主连连犯困,没有怎么洗漱就昏睡过去

卡米莉亚出门溜达(遇到了谁?被认为是艾米莉亚)

day1夜晚:甲板上(12点)

这一天船长当班

玛丽给船长送晚饭,也下了一点安眠药,船长睡着了一会儿,玛丽偷走了钥匙

船长醒来,以为自己只是因为感冒犯困而睡着了

day1深夜:各怀鬼胎(3点)

玛丽用钥匙来到地下室,查看货商这次的货物,发现是香料。地下室的门开着

学生和管家来到男主房间找海螺,没有找到,却听到门外脚步声

脚步声离开后,两人放弃并回房

门外是记者,偷偷溜到仓库找毒品,找到后离开

玛丽从角落里出来,发现毒品,并拿走了一些(后来毒了船长)

day2早晨:早餐(7点)

船长、夫人、学生、男主都没有来吃饭

船长在补觉,夫人还是有点晕船,学生则因为昨晚太晚睡

玛丽给船长送饭,管家X2把夫人和学生叫醒

记者没有说出“年轻女性”的事情,去叫男主,结果发现男主昏迷,叫不醒,于是惊慌失措叫人帮忙

医生和水手A把男主扛到医务室

然后使用嗅盐把他弄醒

医生意识到男主可能被下了安眠药,也发现安眠药少了,但是没有说

(故事开始)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