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白子小姐的工作(4)

虽然鬼灯时常路过花割烹狐御前的门口,但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走进店里。

昏暗的厅堂之中,弥漫着浓浓的香气。有女人的脂粉香,还有墙角香炉里烧着的熏香。

 

现在刚过午后,店里的客人还不多。

只有几个色眯眯的男人和样貌年轻的女子坐在一起,他们举止轻佻,姿势暧昧,轻浮的话语和笑声时不时地传入鬼灯的耳中,令他不觉蹙眉。

“我果然不喜欢这个地方。” 鬼灯回头对阿檎说道,“与其让女人来陪我,还不如让动物来陪我更有趣一点,你们的狐喫茶什么时候再招一些新员工吧。”

“知道了,知道了。” 阿檎敷衍地应着,“我先去和妲己大人说一声,你就随便坐一下吧。”

 

看着阿檎向店铺的后堂走去,鬼灯就近找了张空桌子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便敏锐地感觉到某种可疑的亮光一闪而过。于是他本能地抬手,向那个方向掷出了狼牙棒,“轰”地一声砸到了墙面上。

厅堂里顿时一阵惊叫和喧哗,鬼灯这才向那个方向望去,发现竟然是小判正端着相机,瑟瑟发抖地出现在狼牙棒的旁边。

“是小判啊,你怎么来了这里。”鬼灯像没事似地将狼牙棒拔了下来,面色如常地和小判打着招呼。

小判虽然刚刚遭到了几近致命的攻击,但职业的本能让他继续留在这个危险之地。

“鬼灯大人才是,真想不到您也会来这种地方。”小判狡黠地说道,“我一直以为鬼灯大人是禁欲系的,难道是在这里有相好不成?”

“真是抱歉,并没有什么相好。我只是受人邀请,来这里坐坐罢了。”

“哦?受人邀请?是受什么人的邀请呢?难道是阎王殿的应酬,要和什么大人物碰面吗?”

小判连珠炮弹般地问着,还掏出纸笔记录了起来。只见在他的笔记本上歪歪扭扭地写着:震惊!阎王殿高官深夜会见神秘人,地点竟在花街青楼!是腐败还是阴谋……

然而它刚写了一半,只觉得身边传来巨大的压力。它抬起头,发现鬼灯正黑着脸居高临下地看向它。

“真是抱歉,也没有什么大人物。”鬼灯用狼牙棒压在小判的头顶说道,“你要是敢胡编乱造的话,我就把你扔到大叫唤地狱去。相信芥子小姐一定能把你重塑成一只诚实善良的好猫。”

“知,知道了。”小判哆哆嗦嗦地把写满胡话的纸撕了下来,放进嘴里咬碎,吞进腹中。随后它又小心翼翼地用爪子把狼牙棒拨开,可怜兮兮地看向鬼灯道:“还不是因为世道艰辛,做我们这一行的竞争可激烈了。不如您施舍我几条内部消息做新闻吧。”

“内部消息?是说阎王大人在公堂之上打瞌睡这种事情吗?”

“这种事……”

“我可以安排你24小时随访,如果能拍到他打瞌睡的证据的话,上独家头条也没问题。”

“鬼灯大人您……卖起自己上司来可真是毫不犹豫啊。”

 

“是吗?”鬼灯喝了一口摆在桌上的茶水,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膝盖。

“喵?”

“这里。”鬼灯又拍了拍。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小判嘟哝着,心不甘情不愿地跳了上去。


评论(1)
热度(16)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