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白子小姐的工作(3)

“哎呀哎呀,随便打扮打扮就这么漂亮,真是让人嫉妒呢。”

妲己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抹嫣红晕在白泽的面颊上,还时不时地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来端详,就像是女孩子在给洋娃娃做装扮似的,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妲己小姐……这已经不能叫随便打扮打扮的程度了吧。”

白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正穿着一袭艳丽的衣装,头发被迫变长,盘成复杂的发髻,上面插着各种精致的簪子,既华丽又沉重,压得他脖子发酸。脸上的妆容看起来虽不浓重,却巧妙地将那些原属于男性的特征隐藏了起来,竟毫无违和感。

这样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女人嘛,真是可怕的化妆术。

 

“好了,完成。”妲己最后为白泽点上红唇,随后便撤到一边,欣赏起自己忙了一上午的成果。

白泽则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突然感到有一股酥麻的电流穿过自己的身体,连心脏也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哎呀呀,这就脸红了吗?你该不会是对自己也心动了吧。”妲己在一旁轻飘飘地便戳破了白泽的心事。

“怎,怎么可能。”白泽努力反驳道,用力深呼吸了一口。

冷静一点,冷静一点,这可是你自己呀。你怎么能对自己犯花痴呢,白泽。

但他无法否认的是,镜中那个人的模样,确实很对自己的胃口。

要是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就好了。白泽不无遗憾地想着,当然还得是自己以外的人。

 

“妲己大人,已经准备好了。”店里的员工隔着门帘,冲屋里喊道。

“好的,你们先去吧,我马上就来。”

妲己说完,回头看向白泽:“接下来就该轮到你出场了,花割烹狐御前新来的白子小姐。”

“白,白子小姐又是什么。”

“当然是艺名啦。”妲己笑着说道,但下一秒就立刻变了脸。

“你可要好好工作,不要搞砸了。如果搞砸了的话,我就拔光你身上的毛,做成御守来卖。”

“我,我知道啦!”白泽惨叫着应道。

 

“啊,对了。”妲己突然又轻击了一下自己的手心,随后慈眉善目地对白泽道,“乖,来说一声,啊——”

“啊——”白泽还未从妲己的恐吓中恢复过来,便下意识地照做了。随后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掉进了自己的嘴里,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咽了下去。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白泽紧张的问道。

“那个呀,是会改变声线的药。”妲己一脸得逞地说道,“待会儿生效之后,你说话的声音也会变得和女孩子们一样柔软了哦。”

“什么!?到底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做出这种药来的!”

“咦?不就是你自己吗?”妲己一脸无辜地看着白泽。

“我……自……己……?”

白泽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真的做过这种药。当时是为了能够混进女浴池里偷窥而准备的道具,不过因为某些难以控制的副作用而失败。而且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叫桃太郎把这些药都丢掉了。

“我那天看到桃太郎正在丢一堆药包,便好奇问他那是什么。听说是能够改变声线的药,就觉得很有趣,丢掉实在太浪费了,就跟他都要来了。”

 

“桃太郎!”

 

远在桃源乡的桃太郎适时地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是感冒了吗?白泽大人,我们家的感冒药……”

桃太郎刚叫了一半,突然想起来:“白泽大人还没有回来啊,到底是去哪里了呢?”


评论(4)
热度(60)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