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废稿

太中二于是被我放弃了。

B镇是一处和平的沿海小镇,拥有一片风景优美的海滩,因而成为附近小有名气的度假胜地。
然而这座小镇在很久以前却是邪神【索塞诺伊德】信徒的大本营。这些信徒坚信索塞诺伊德是世间最伟大的神,但凡有人提出质疑,哪怕同为信徒,也会愤怒地将他杀死,并作为牺牲献给索塞诺伊德食用,以期能够平息神的怒气。
在索塞诺伊德所统治的小镇上,大多数都是女性,很少有男性。男性对她们来说,不过是繁衍后代的工具,一旦无法再提供精子,就会被视为废物,成为每年祭祀备用的牺牲。而当镇上男人过少,无法顺利繁衍的时候,女信徒们便凭着自己出众的外貌,从外乡拐回来年轻力壮的男人。
而另一方面,信徒之间一直有传闻说,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索塞诺伊德之种,只要将这个种子吃下去,就能生下延续索塞诺伊德的神之血脉的子嗣。而当索塞诺伊德之子诞生的时刻,所有的人都将被赐予永恒的生命。信徒们一直在寻找索塞诺伊德之种,但一直也没有找到。
有一天,有一位身穿厚重的法袍的外乡人来到了这个镇上,他说,我想见一见索塞诺伊德。
于是,信徒们将他引领到了索塞诺伊德的神庙前,心里却盘算着要将这个傲慢的外乡人作为牺牲先给索塞诺伊德。而就在这时,那位外乡人却突然高吼了一声咒语,晴空中落下一道道闪电,将在场的许多信徒都当场劈死。
“我曾听闻你们何等地野蛮,崇拜着邪恶的神灵,而用残忍的方式杀人。今日我将替天行道,将你们这些恶果累累的人送入地狱,将这疯狂的神灵从这世上抹除。”
于是,那位外乡人又高呼了一声咒语,眼看着落雷即将劈中神庙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神庙中若隐若现,将雷电挡了回去。索塞诺伊德的身形弥漫在一片迷雾之中,人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存在。
“你总算出来了,你这可恶的邪神。为了供奉你,有多少无辜的人被杀死,我将在此为他们报仇雪恨。”
索塞诺伊德的迷雾似是饱含怒气一般向那外乡人扑了过去,而那外乡人则从衣服中掏出了一件金光闪闪的法器。
传闻说,索塞诺伊德和这位外乡法师的恶战持续了七天七夜,最后只有那位法师独自风程仆仆地出现在一众信徒的面前。而此时的信徒们都已经被随后到来的法师的徒弟们制服了,唯有恶狠狠地瞪着法师,不愿意相信自己所信奉的神灵会被一届区区凡人所打败。
法师要求信徒们放弃对索塞诺伊德的信仰,便可以留他们一条生路。然而许多信徒却宁死也不愿意屈服,当场就咬舌自尽了。其中有一位怀孕的女性也打算自尽的时候,耳畔却传来一句似有若无的话:“只要你能活下去,将我的信仰默默地坚持下去,我便会将索塞诺伊德之种赐予你的家族。当我的子嗣降临人世的时候,它将把我从封印之地解放出来,而将赐予他的母族永恒的生命。”
于是这名女性便放弃了寻死的念头,假装放弃了信仰。在数月之后,她顺利生下了一个女孩,随后她便杀死了一名法师带来的外乡人,作为向索塞诺伊德最后的献祭,便趁着混乱,偷偷地离开了镇子。
法师在击败索塞诺伊德之后,从外乡迁移过来了一批人口,与当地人融合,几代之后,人们似乎就忘记了这里曾经是一个何等可怕的地方。而法师本人则在那场战斗之后不久也死去了。
在神庙原来所在的地方只留下一片废墟,而索塞诺伊德的神识便被封印在这地下。

时间再回到现代。少女【阿黛尔】是今年上半年随母亲、外婆和姨妈一同搬到这座小镇来的。母亲告诉她,她们的家族原本就是居住在这个镇上的,后来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而被迫搬了出去。阿黛尔最近有些神经衰弱,总觉得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于是她的家人便提议,全家一同搬回这个镇上来生活。而她们家祖传的房子,在一处面对大海的山崖上,被当地人成为“山崖上的白屋”。

B镇是一处和平的沿海小镇,拥有一片风景优美的海滩,因而成为附近小有名气的度假胜地。然而今年入夏以来,当地警察局却陆续收到了有游客失踪的报案。报案人普遍表示,自己的亲友都是在夜间离开旅馆,去附近便利店买东西,随后就失踪不见了。而让人十分介意的是,这些失踪的人全部都是青壮年的男性。
在这个不算十分现代化的小镇上未能安装密集的摄像头,因此也无法从录像中寻找这些人的踪迹。而拨打他们的手机也始终都是关机模式。
与此同时,镇上也开始流传起了这样的一句话:不要一个人在月光下行走,那样会被“他们”盯上并带走。一时间人心惶惶,居民和游客们晚上都紧闭了门窗,不敢出去。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还是总能看到,在窗外昏暗的月光下,仿佛有很多人来来往往……时间离月圆之日,越来越近了。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