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来自D的定期通信-3
不得不说,其实每次都定期通信也就是牢骚。
自从搬家以后,感觉开始放飞自我一般看各种神话题材的书,还有买一些冷门考据的书。佛教书也看了,家里还翻出来一本很早的伊斯兰教的科普书都看了……
前很前一阵子,补了一个和谐版的北欧神话。不过总体来说,北欧神话本身就已经挺和谐了。虽然说和希腊神话类似,北欧神也非常人性化,经常为了一己私欲干这个干那个,似乎代表善的神灵本身却并不是纯善的,但是至少贵圈不乱。不过北欧的神话人物意外比较少,讲道理,希腊也不是什么大地方吧,故事人物却非常多。
希腊神话最近看中了一套悲喜剧集,不过因为都是剧本,看起来会有些吃力。另外有一本叫《变形记》,不是卡夫卡的变形记,而是奥维德的变形记。这本是罗马时代总结的神话故事全集,所以神的名字都是罗马名。这本的上一版是1984年出版的,所以一定要买啊,只是最近不急。虽然希腊神话很多都知道了,但总还是有些角角落落里的故事不记得或者不知道。
小泉八云的《怪谈》也看完了,并……不是很好看。渣男怨女的故事有好多个,其实挺套路的。自己之前凑单买了一套《全怪谈》有整整三卷,现在也只看了个开头,不过总觉得也许是和《怪谈》差不多的故事。我比较不满的是,说是“怪”,但其实大多数都是“人”。

那,关于神话什么的就先说到这里,之后是关于最近挖坑的一些苦恼。

最近连续开了三个想写的新脑洞:青鸟湖(之前的信里就提到过)、徘徊于殊途之影(大学时候的某些传言)、大海与天空之歌(某日半梦半醒之间的脑洞)。
过往的那些也不能说不想写,简单来说就是卡文。关于为什么卡文,最近卡多了,突然有点懂了……
首先我很多故事都是根据梦里的记忆来的,所以有时候会特别想还原这个梦。那么一旦开始脑洞,脑洞洞歪了,就会开始纠结,是遵循梦里的剧情和结局好呢,还是新想出来的剧情和结局好。
然后因为一开始是梦的缘故,或者一开始就想好了结局的缘故,我自己脑洞来脑洞去,都在脑洞结局、真相、主角。而对于过程中的剧情、配角其实很少思考,然后就导致剧情无法展开,个么剧情又不能像H一样拉灯了事,结果就卡着……
比如之前和阿终讨论青鸟湖的剧情,我想了很多男女主角的前世今生,想了他们行动的目的,但是其他角色确实没有好好想过。这些人在这趟路途中有没有自己的想法,有没有牵扯到相联系的过往,他们除了作为配角陪着主角,还有没有其他行动的目标,这样的目标导致了他们各自的结局。包括被设置为boss的角色,我都没有想太多。
我其实不喜欢这样,类似各怀鬼胎的设定,不过最近几年稍微有这样一种感觉,人就是各怀鬼胎,如果不是,那基本也就不是人了。
然后就进入了另一种纠结的困境,我不希望给这些配角安上俗套的心理设定,但是,很难一口气为诸多角色都想出不俗套的设定和行为目的。
比如上次在群里发了的那张关系图,是现在定名为《大海与天空之歌》的人物关系图。
这个脑洞之前和小虎说过,是在狂补克苏鲁之后半梦半醒着想出来的,但当初也只想了主角的行为目的和轨迹、女主面对的真相和结局。其他的配角感觉像用手去抓沙子一样,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比较好。比如我觉得主角需要一个青梅竹马,男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与其说他是一个角色,不如说他是主角的附属品,毕竟人总有亲朋好友。然后故事需要死两个人,他们要和女主有关联,暂且就设定了女主的班主任和对女主有好感的学长,这两个角色到现在都没有具体设定。
昨天又翻出来整理的时候,把人物表大致更新如下:
A:主角,封印了邪神的魔法师的后代,是可以挽救B的人。女。对B抱有命中注定一般的好感(是的,这篇是百合)。出于某种原因对大海有所畏惧。
B:女主,邪神信徒的后代,祖先在邪神被封印后离开了岛屿,现在她的族人回来岛上,想要用她做献祭,解开封印以及……不过本人一开始并不知情。女,A同校的学妹。家里只有女性亲属,妈妈,阿姨,外婆。
C:A的青梅竹马兼同班同学,男,对A有好感。祖先也是邪神信徒,但是在魔法师封印邪神后,回归了好几代的普通生活。本人对一些本地传说十分感兴趣。不过在故事的后半段会以“流着狂信徒的血”这种借口跳反。
E:本地历史研究文化考古此之类的研究所的研究员。祖先是外来移民,设置为发觉了很多真相的人,对咒语药剂也有一定的理论研究。隐约知道B的家族的身份,因此对B很感兴趣。男。
D:B的同班同学,女,E的妹妹。个性有点阴沉。稍微有些兄控所以对B有厌恶感。
F:B和D的班主任老师,是一个十分亲切的老师,因为对B太过关心而躺枪致死。但是我还没想好到底谁杀的人。

从上面这点设定看来,我觉得很恶俗啊!感觉各种桥段哪里都能看到的廉价。另外ADF三个人的设定也还很粗略,A还是一个主角……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