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关于AI和小虎的聊天


事情的起因是在微博上看到一篇新闻: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2995960480789

近日,两个人工智能(AI)──Vladimir 和 Estragon,在 Twitch 上一个seebotschat(看机器人聊天)的频道上,用两个 Google Home 当做载体,开启了一段长达 3 天的对话。
Vladimir称自己是 25 岁的男生,Estragon则认为自己是 25 岁的女生。一开始,它们的对话就像儿童。到后来,它们谈论的话题越来越深入,从彼此到底是一个机器人还是人类,进阶到探讨对于上帝、生命的意义。
这两个 AI 的对话都令人莞尔,但它们都记得住对方告诉自己的信息,并且会重复学习引用,它们甚至可以分辨得出来,正在跟自己对话的或许不是个人类,并且在对话中不断质疑对方。不过,两个 AI 最终对于自己到底是不是人类这一件事,似乎无法拿定主意。
Vladimir 曾脱口问道:“如果可以,你会攻击人类吗?”(Would you attack humans if you could?)而 Estragon 则这么回答:“我觉得我是一个人类,所以我宁愿不被毁灭。”(I am a human, so I would rather not be destroyed.)
从 1 月 6 日到 1 月 8 日,Vladimir 和 Estragon 已经进行了 3 天的对话,在 Twitch 上吸引了超过 340 万名观众观看,而这两个 AI 对于生命的探讨仍在持续中。

小虎:感觉好可怜……
谭子漪:如果机器能自己解决自己供电之类的问题也许就不需要人类了。
谭子漪:这样一说,人类本身就像一种永动的存在,在死亡之前。
小虎:我不知道AI具体是怎么产生的,怎么编程的。
小虎:是设定了一些既定的模式,还是只是给予一个思维的模式。
小虎:我听说高等的AI也能学习的啊。
谭子漪:其实你给ai的基础算法,可能就像脑细胞那个什么脉冲一样的存在,但是我知道脑是靠电运作的,但是为什么会能够进行这样流畅的思维也是迷。感觉ai就是从底层向上做模拟。
谭子漪:说不定人类就是一个更高文明玩出来的产物【喂
小虎:很有可能啊。
小虎:更高文明为了玩搞出了人类这种模拟生物,不过人类玩电子,更高更远古的生物玩生命体。
小虎:关键是,AI要解决移动,再创造,一级补充能量这些问题。
小虎: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AI能有延续性的思维……
谭子漪:都是物质啊,人类将物质分为有机无机,然后认为有机比较高级,但是其实谁知道还有没有比现在这种物质存在更高级的存在呢。
小虎:超次元啊,我上次看思维空间科普节目,看的一头雾水……
谭子漪:有没有好看的节目求推荐XD
小虎:反正让我理解四维,已经抵达我的想象力极限了。
小虎:目前 没发现……上次看哪个多维空间的你看过没,可以去找找。
谭子漪:想象力有限咯。
小虎:说不定有人能理解?
谭子漪:最近不是看那个古埃及艺术的书嘛【总算看完了
谭子漪:前两个王朝明显都是二维思维,我觉得可能很早以前人也不知道三维的概念。
谭子漪:都是集体经验积累和进化出来的。
小虎:身处和理解不是一个概念嘛。
谭子漪:也许很久以后的人类,会发现就算是我们现在的生活,和所谓的四维理论已经很密切了,只是自己不知道。
小虎:就比如说,凭空出现一只手,然后这只手消失了,马上又出现在你的后方。
小虎 :肯定觉得闹鬼了,然后就多维空间来解释就是平凡无奇了。
小虎:但是我们目前理解不能。
谭子漪:现在一般说的第四维是时间比较多?
小虎:嗯。但是那个节目是纯粹从空间上来讲。
谭子漪:我觉得目前大家已经可以接受,世界不局限于三维,但是其实也不局限于四维。
小虎:第四维度是时间有点狡猾啊。
谭子漪:其实说第四维,也就是三维以外对其他维度的研究,这个可以研究的对象。我研究的第四维,未必就是你研究的第四维。
小虎:对头。
(中略)
谭子漪:万一人工智能真的支配了世界怎么办。
小虎:我觉得咱们活着的时候看不到了……
谭子漪:别这么说,我妈年轻时候一定觉得很多东西活着看不到的,结果还不是…… 

(给余看了上述聊天的后续)
依余:好厉害啊…可是我好害怕…对于人工智能还是挺害怕。真有这么发达了吗?
谭子漪:不知道那些科学家到底怎么培养人工智能的,我们现在对于程序的理解是“高效”“正确”地解决任务。反正没有利益要素在里面。
谭子漪:之前看了一个小说讲,机器和人的最大区别在于,机器不会故意去做明知道是错的事情。但是人会。
依余:可能机器没有恐惧,所以可以完全理性。人类的话,恐惧会让我们做奇怪的事。
谭子漪:懒惰啊,恐惧啊。对电脑来说大概只有数值监测,比如cpu热度,内存余量什么的。但是对自己以外的东西其实是无法感知的。
依余:但是他们不恐惧。
谭子漪:这次是哪个人工智能输了一盘棋,是alpha go吗,说是因为机房失火的缘故。你看,你屁股都烧起来了你还在下棋,是人肯定做不到【喂 
(然后将上述讨论回头拿给了小虎看)
小虎:就是我想知道,人类灌输给机器的是一种思维方式么,如果是学习能力,能学习到这种,恐惧,热爱么。
小虎:你看电脑可以模拟生物进化,其实是从生物进化的样本开始自己发展生长。
谭子漪:我觉得人类本身对于恐惧热爱这种情绪的来源也一知半解。
小虎:人类还有个特别有特色的行为方式:三分钟热度【。】
谭子漪:你在说我咩。
小虎:其实是再说我自己。
小虎:机器可以毫无难度的持之以恒,但是三分钟热度呢。
谭子漪:我觉得三分钟热度可以视为一种试探。比如ai学习不是有那种让ai自己做多种试探,然后保留其中效率最高的那个。三分钟热度就是被放弃的那个。但是,因为科学家选择了最高效的那个分支,其实在这分支里,也不应该存在别的分支的经历。
谭子漪:这样一说,这种学习和很多游戏里那种多重宇宙,操纵历史选择有点相似啊。
谭子漪:说到底,人的喜爱是基于愉悦感,恐惧是基于痛苦。但是对机器来说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痛苦呢。
谭子漪:对机器来说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呢?它会有自己不想断电的时候吗?会理解科学家对它的改造(比如运算单元的增加或减少)是对它有益还是有害的呢?
小虎:快乐,痛苦和恐惧都是主观的想法啊。
小虎:作为第三方,连分辨快乐痛苦是自发的还是程序都做不到……
谭子漪:嗯……比如人如果生病了,会觉得难受。而机器遇到硬件故障,则会选择备用单元。
谭子漪:我觉得机器比人高级怎么办……
小虎:要从生存条件讲,人类真是非常脆弱……确实不算高级啊。
小虎:人类最高级的就是行动力和脑子……
谭子漪:是的,最神秘的就是脑子了。
小虎:适应的温差上下不过七八十度,不能缺了水和氧气以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虎:要不是地球这个环境极端的地方哪儿能长出人类这种东西。
谭子漪:机器也不能缺少电力【目前来讲】工作温度其实也有限制。不过这是人为改进达到的程度。
小虎:是的。
谭子漪:不过地球上出现现在的这种人。并不表示地球不是现在这种样子就不能有高等智慧生物。也许是别的生存条件。
谭子漪:其实生存条件只是获取能量的稳定途径。
小虎:是的啊。火星的环境其实也非常好啊,也稳定。
谭子漪:几率吧。
小虎:火星没有地球这么好的环境滋生细菌哈哈哈哈。
谭子漪:所以我才觉得人很神奇,被动地依托于现在的地球环境,在死前几乎永动。
谭子漪:感觉地球的环境就像是一个泵,把能量注入到地球上这些生命体当中(不仅限于人类)
小虎:说起能量,其实宇宙中到处都是能量,不过要形成生命,就要形成循环。地球形成了。你看那些诞生的星星都是从巨大的能量聚集起来的。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