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囤稿待删

2、


结果,管理员费了半天口舌仍是无功而返,只得悻悻地关闭了监视器。

警报解除后,G218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程序切换回常规工作的模式,慢悠悠地继续在公园里巡逻。低噪音的滚轮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走好哦。”流浪汉对着离去的G218挥了挥手说道。

“早上好。”G218道。


终于又获得了清静的流浪汉这才伸了个懒腰,像是在宣告,新的一天终于要开始了。他轻车熟路地在公共厕所里用冷水洗了把脸,接着便向公园的募捐站走去。

在这个城市的很多地方都有这种联网式的募捐站,据说是多年以前某个富豪心血来潮投资建设的。听说是为了将公众的注意力从当时的某项丑闻上转移开,才故意借此炒作了一下慈善的美名。

但不管初衷是什么,这个城市的居民们都很喜欢这些募捐站。因为在这里,他们可以很方便地为自己关注的慈善项目捐款,也可以将家中多余的物品投入分类募捐箱中。而无论是捐款还是捐物都会折算成对应的点数计入居民的档案中,成为各种情况调查的一个重要指数。

而对于像流浪汉这样的“穷人”来说,募捐站更像是藏宝洞一样的存在。只要在“救助登记”的窗口扫一下自己的身份证,每个月就可以获得一定额度的物资和零花钱。


“嘀嘀——身份证信息确认,艾伯特布莱克,年龄23岁,目前的职业是……无业。您的身份信息符合本月的救济标准,请选择您需要的物资。”

在提示音播报完之后,流浪汉艾伯特飞快地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然后——

“丁零当啷。”一堆硬币和几张纸币从机器里掉了下来。

“咕咚。”从另一个出物口传来一声闷响。

艾伯特将手从出物口伸了进去,随后从里面掏出一套叠得方方正正的衣物。

“哎呀,是运动服啊。”艾伯特有些苦恼地自言自语道。他刚才确实选择了“套装”,但是——“这样穿去找工作能行吗?”

不过,他也没有苦恼很久,便跑去厕所里把运动服换上。毕竟,比起原本已经穿了两个多礼拜的衣服来说,光是干净就已经是最大的优点了。

换下的衣服没有经过洗涤是不能投入募捐箱进行回收的。艾伯特便把它们放在了募捐箱背后的草丛里,如果有人实在喜欢,也有机会拿走。

那件T恤还挺时髦的,艾伯特离开的时候想着,如果不是因为没法儿洗干净带走,他还挺舍不得扔掉的。


当艾伯特准备完这一切的时候,清晨已经过去了。公园里也来了不少游客,温暖的阳光懒懒地洒在人们的身上。

在公园的对面有一条餐饮街,现在还大都闭着卷帘门,但再过几个小时就会热闹起来。

要不去那里找份工作吧,艾伯特心想着,便走出了公园的大门,向着马路对面的街道走去。


也许是因为假日,路上的车并不多,意外有些安静。不远处的高楼外墙上,巨大的液晶屏里正播报着早间新闻,女主播严肃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下面一则消息。距离布雷恩集团前任董事长,亚历山大布雷恩的逝世已经过去了整整40天,而其庞大遗产的去向仍然成迷。根据政府部门的调查显示,其生前银行账户中的存款几乎为零,所持公司股份在去年十月以前都已陆续变卖。目前,其子班宁布雷恩手中仅持有12%的公司股份,布雷恩集团是否即将易主?公司董事会尚未作出最后的决断。而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有调查显示,布雷恩集团曾有一笔数额庞大的银行贷款同样地去向不明,布雷恩本人或可能涉嫌挪用资金。昨日,经本台记者多方努力,终于联系到了班宁布雷恩进行采访,以下是班宁布雷恩就这些疑团做出的应答。”

“我对我父亲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液晶屏上,一名年轻的男子对着镜头紧张地说道,“在调查出来以前,我像所有人一样被蒙在谷里。父亲也没有在生前向我转移过任何非法资产,我想调查结果会证实我的话。除了市中心的两处房产外,父亲几乎没有留下任何遗产。而除了那笔去向不明的公司贷款外,父亲本人还有多项个人名义的贷款。在此,我宣布放弃继承父亲的所有遗产,父亲名下的所有资产将会在近期进行拍卖,用于偿还其生前债务。至于那笔公司贷款,我对此一无所知,对于被父亲挪用的传言无法做出回答。但这件事与我本人无任何关系。”

“以上,是班宁布雷恩的应答。此番发言将会对事态有何种影响?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本台将会继续跟踪报道。”


艾伯特站在人行道上看完了这则新闻,刚转身就听到身旁的路人也在议论纷纷。

“真是假惺惺啊。”有人说道,“怎么可能没有转移资产,不然那么多钱能去哪里?”

“是啊是啊。”旁边的人应道,“存款和股票的变现,还有那么多贷款,没可能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如果不是偷偷给了自己的儿子,还能去哪里?”

“我倒是听说他最近几年捣鼓的那些投资,结果好像都不太好?”

“再不好也不至于输得一干二净啊。”

“这倒是……哎,你说会不会是布雷恩在外面有别的私生子,所以把钱都给了那边?”

“咦?有这样的事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啊哈,我只是乱猜的,别当真。”

“那也说不定……可也说不通啊。没可能把钱全留给私生子,把债务和烂摊子留给班宁。”

“这确实也不太可能……”

“难道说,班宁他……?”

明明刚才还在好好地讨论着新闻,话题却突然微妙地向着八卦的方向转去。

果然大多数人都喜欢这些捕风捉影的话题,艾伯特在心里无奈地想着,觉得这实在太无聊了,便不再听下去,转身离开。


此时的餐饮街上,大多数的店铺都已经开张了。艾伯特故意放慢步子一路走了过去,留意着是否有店面贴着招工广告。终于,他在一家快餐店的门口停了下来,因为那扇门上正写着:“招服务生2名,20~40岁,男女不限,时薪面议,可包三餐。”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