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2016.9.27 关于换脑的脑洞,一天又一天


1、事情的开始(比较冗长了)
我看了一下淘宝的记录,是在9月21日,我买的《Once Up On A Time》桌游卡片终于到了。
因为朋友安利我《故事王》这个节目,我觉得这个玩法有点熟悉,就在淘宝稍微搜搜,果然有类似的桌游。搜了一圈觉得这套卡还长得挺好看也不贵(因为是盗版咯),十五块钱还包邮,就买了。买回来发现里面的内容比较“正统”,都是奇幻和童话系列的,接着读说明书发现玩法要靠抢(我觉得抢要素其实和uno有点像哦)挺麻烦的,所以就决定随便抽抽,玩随机要素,五张比较合适。
抽到两组觉得都还能讲讲故事,所以也拍了照片。这两组分别是:
宫殿、孤儿、梦、船、决斗;怪物、追逐、父母、秘密、塔。
然后其实就变成了造句的故事XD
第一个故事大概是,有一个住在宫殿外的孤儿,对于宫殿里的生活充满了憧憬(白日梦)。等他长大以后,他开始坐船出去旅行,然后随着旅行和故事的展开,经历了各式各样的冒险。最后当他回到故乡的时候,又经历了一场决斗(?),结果就有了进入宫殿的机会,然后就……没词了。
第二个故事大概是,女儿某一天起发现父母有瞒着自己的秘密,他们有时候并没有出去,却并不在家里。然后有一天女儿发现了父母的卧室里有一扇暗门,父母应该就是从这里离开的。所以她也很好奇地进了门里。进入门以后她发现这里是一个螺旋塔的迷宫,走着走着有很多怪物来追她(关于卡片的内容就到此为止)


2、关于换脑的想法的由来
继续第二个故事,之后直接把它当做脱出游戏的剧本来想了(但是其实也挺常见的)女儿在被怪物追逐的时候遇到了另外几个同样在塔里徘徊的人,大概也就2或者3个人组队,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找到出口从塔里逃了出去。然后当女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里,身边是表情激动的父母。
然后从“真相”的角度来讲一下这个故事,女儿其实在先前就遭遇事故所以濒临死亡,但是有钱的父母通过某种黑科技保存下来了她的脑,并一直养在培养皿里(我对培养皿里的脑究竟有多执着orz)之后因为是有钱的父母,就开始找人做换脑手术,但是在正式手术之前当然要先“实验”。所以女儿在塔里遇到的怪物都实验的牺牲者,包括她所遇到的队友。至于为什么只有这几个队友保持清醒,我还没想好理由。然后女儿清醒过来以后就一直被照料者,知道夜里在窗户上看到自己的样子(或者其他情况也可以)才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在塔里一直帮助着她的一个妹子的样子。
这个就是关于换脑的最初的故事,因为剧情挺烂俗的,我也懒得编台词,应该不会有成品吧。
之后是十月截止的豆瓣征文,想试试“近未来科幻”这个题材,其实我也不是很能理解“近未来”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之前想写的一篇发现和科幻并没有太大关系,我所想要讲述的还是我对“教育”的一些疑问。所以觉得可以摘掉比较突出的科幻要素,当做普通设定的故事来讲。所以在想“换脑”这个剧情能不能当做科幻来讲。
然后就有了下面的脑洞(依旧是在冲淋时候想到的)


3、万恶的有钱人
所以,根据上一个脑洞的惯性,这次故事的主人公一定是要万恶的有钱人。
住在公园的流浪汉A这天在公园长凳上醒来之后,依旧如常地在公共厕所里洗了把脸,就去附近的店铺找打工,但是因为各种缘故一再被拒绝。就在他觉得十分沮丧的时候,一辆加长的轿车停在了他的身边,车窗落下后,有以为很慈祥的老人C问A他怎么了,在了解了他的遭遇后,提出愿意接纳他到自己家里打杂。然后A就和C回家了。
最初的脑洞里并没有想很多,所以画风急转,真相其实是C想要把自己的脑移植到A的脑子里,以达到延寿的目的。


4、简单的一本道比较无趣,所以要加点伏笔和反转
第二次思考这个故事的时候开始添加各种角色,比如当A上了车后发现,车里还有C的家庭医生D,A跟着C回家后,遇到了年轻但有点神经质的女仆E,可有可无的角色则是年迈的管家F,A机缘巧合认识的女记者G。
A在C的家里过得十分舒坦,一开始确实是打杂的,但是后来C似乎觉得A很聪明,就开始栽培他,教他一些商业的东西,教他C自己的爱好比如下棋之类的。而E总是似有若无地勾引着A,而与此同时,医生D又和C的关系十分亲切,他们经常会在书房里密谈。过了一阵子,C就正式收养A为养子。
当中的日常我现在很难编出来。
如上一段所说,C收养A是为了要A的躯干,所以终于到了某一天,A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和C都躺在手术台上,而E就在身边。然后E就开始讲述来龙去脉。E的脑其实就是C的妻子,她死得比较早,被移植到了当时的年轻女仆(或者老女仆的女儿)的身体里,执行手术的正是医生D。但是因为那时候的技术比较差,所以E移植后的状态不是特别好。而现在C年事已高,身体一天天变差,所以也开始和D密谋找一个人来移植自己的脑子。
C是根据附近的救济站,自动救济点的领取数据,在D的建议下锁定了流浪汉的A,因为他们查到发现A的父母双亡,也没有十分近的亲朋,所以即使换了脑子,也不会露出破绽。C的计划是,对外将A作为自己的接班人,E对A的好感也是为了让以后E和A结婚显得更自然。随后C的脑移植到A的身体里,C对外宣称死亡,由A继承家业,并娶E。
但是E说完,发现医生D还没来,就开始歇斯底里地给医生打电话。而就在这个时候,记者G(是的,还有这样一个角色呢)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带着大批警察来到C的豪宅的地下室,声称C涉嫌器官买卖之类的。
于是A被救走,E被捕,本来身体就不好的C很快就死去了。E也因为某种缘故死亡(自杀?)
但是A依旧合法继承了C的所有财产,就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给D打了个电话,原来是两人合谋骗取C的财产。


5、在脑洞的大道上越跑越远
在这里引入一个角色X和角色B。
当故事的开始A从公园里走到街上的时候,对面的大屏幕上正在放着新闻,讲的是富豪X死亡后,所有财产不翼而飞,只留下巨大的债务。X的儿子B表示不会继承财产,因为也拒绝偿还债务。
然后当C在栽培A的时候,B也会登门拜访C,大有巴结的意思。因为C没有子嗣,所以希望能和C培养亲密关系,这样也许会被收为养子而获得财产。因为E也会在一段时间内十分反常地对B也献殷勤,但是却被B冷嘲热讽,这时A会站出来袒护E。(希望做出在表面上看上去玛丽苏的剧情)
但是最后C还是选择的A(B确实曾经一度是C的选择,但是因为他的身份和对E的态度都很难下手)
讲到这里不知道是否有人猜出来了,A其实就是X,他将大量资金转移给D做实验,所以才会去向不明。而X会成为A也是“脑移植”。
不过因为最近的考据觉得“逆转脑的衰老”还是一件不太可行的事情,所以打算换用“洗脑”的概念。也就是像格式化磁盘一样,将被移植体的脑内的内容清除,然后将移植体的脑数据写入。虽然也非常天马行空。不过这种设定也只是一个option。
但是这样的技术已经超脱了普通医学,外科手术的范畴,所以我觉得执行这件事情的应该不只是D,而是一个组织(并不是黑暗组织)。那么X的资金并不仅仅是支持D的研究这么简单,而是支持了一个类似邪教的,执着于脑和生命的组织。D和X都是组织的成员,或者X本身就是组织的头目。
然后,既然是邪教的话应该有一些信物啊暗号啊之类的。因为前几天听了弗洛伊德的八卦,所以在想要不要也弄一个指环门徒,指环里还可以藏东西。
以上,就这样地,在脑洞的康庄大道上一去不回。
但是,至今一个字都没正儿八经的录入。手稿倒是写了5页了……

 
评论
 
热度(1)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