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今晚特别有话想说1

最近在准备考试。
今晚我特别想说的,就是关于考教师证。

仔细想,我其实对教师证没有那么执着。除却项目需要,买软件可以优惠,出去玩似乎也有用,最大的意义可能是“我需要一场考试”,或者“我需要一次备考”。
之前的全年回顾里就提到,今年的产出一塌糊涂。除却下半年去做手工的影响,刷微博,打游戏也占掉了很多时间,并且因为惯性而顽固难改。
(关于码字的话题我打算留到明天再说。)

有句话不知道是魔都人说还是全国都说,说这人就是跟蜡烛似的,不拨不动。自己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
今天也和人说起,没有考试为目标的学习难以维持,所以用一场考试,一场备考将自己从之前比较颓废的节奏中挖出来,大概就是这样的意义。

不过群里有另一个英专非师范的妹子也考教师证,今年的高中英语,一模一样。妹子告诉我除了教育学知识外,还要考综合素质,常识类的东西。英语除了考文法以外还要考备课和教案。
还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当然在此之后还有面试,我面试阵亡率一直很高。

提到面试,提到教学,啊,提到和人说话,提到人。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讨厌人和人群(这大概源于我喜欢安静,以及某种类似地盘意识一般的存在),在人群前会紧张。有时候又觉得,也许面对人群会非常麻木,像对着空气一样。
不过不紧张不等于讲得好,所以即使真的是后者也没什么意义。

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对人和人群的改观可能源于相亲。每次都勉强地和自己素不相识的人出去,说着或听着毫无意义地话题,带着老妈布置的任务,用温和的方式打探对方的信息,以及自己介意的地方。有时候觉得对方也许会说不太真实的话,或是吹嘘,还要斗智斗勇地给对方hint看反应,再考虑对方的话的真实性。
在中学的时候,我甚至是不敢去邮局寄信的,买邮票都会站着柜台前紧张得差点哭出来。而现在则可以和旅游时在一个景点歇脚的游客聊些有的没的。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