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刀剑乱舞】虎徹家的短打

* 依旧豆丁婶设定。括号里有时候是动作有时候的思考,应该很好辨别。
(2015.10.20)

出阵中——

蜂须贺:啧,为什么比你们低10个lv的我会被强行加入第一部队,唔,这样来来回回地消耗材料和掉刀装真的合适吗?
清光:别在意这种小事,那个小鬼可是材料多到满出来,蛋蛋也搓到放不下,完全不介意这么点消耗。
豆丁:啊!清光我听到你叫我小鬼了!
清光:本来就是小鬼。(鬼脸)
豆丁:人家不是小鬼,是淑女!(追上去打)

(清光和豆丁跑去别的地方打闹)

蜂须贺:哎……(叹气)就算大家不介意,总是去手入的我也觉得十分疲惫。
烛台:嘛,因为这次实装的是你家两位兄弟,所以主人觉得你在队伍里的话,捡到的几率可能会高一些。
蜂须贺:真的会这样吗?
烛台:大概吧……
蜂须贺:如果是为了浦岛,就算辛苦一点我也忍了,不过为了另外那位我可是一点干劲都没有啊。

不久之后——

长曾弥:我叫长曾弥虎徹。虽是赝品,但要比真货更努力。请多关照。
蜂须贺:真是让人不爽的台词。(怨气)
烛台:别在意别在意,只是台词而已。
长曾弥:哟,这不是清光吗?好久不见了啊。
清光:啊啊啊啊!真的是长曾弥!果然虎徹家的刀和虎徹家的刀能够心心相吸吗!
蜂须贺:……(怨气)
烛台:……既然已经捡到了一把新刀,还是先回本丸吧。(队长都已经展现出不可能的红脸了,你们好歹读读空气啊!)

回到本丸后——

长曾弥:蜂须贺吗?刚才忙着和清光聊以前的事情,冷落了你真是抱歉,哈哈。
蜂须贺:无所谓。(顾自喝茶)
长曾弥:呃……(感觉有点难以接近呢,不过设定上我应该是大哥来着,那么还是由我这位长者主动出击吧。熊抱。)
蜂须贺:……整个人突然压上来你是想要找死吗!(拔刀)
长曾弥:虽然不是什么友好的反应,不过你总算搭理我了。(挡刀)
蜂须贺:要出去打一架吗?
长曾弥:乐意之至。

(从庭院中传到刀与刀碰撞的声音)

豆丁: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烛台:(看了一眼)是虎徹家的两兄弟在联络感情。
豆丁:联络感情?
烛台:通过“武”来培养战斗时的默契是我们刀独有的联络感情的方式。
豆丁:可以出去看吗?
烛台:可以……
豆丁:哇!太好了!
烛台:等你把今天份的作业做完。
豆丁:……

再次出阵时——

蜂须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长曾弥:哈哈,主人说让我们培养一下感情,顺便“有两个虎徹在手,第三个虎徹也不远了”。
蜂须贺:……

不久之后——

浦岛:我是浦岛虎徹!嘿!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龙宫城?虽然不知道怎么去!
蜂须贺:去什么龙宫,乖乖跟我回本丸。
浦岛:哇!蜂须贺哥哥,好久好久不见了~
蜂须贺:嗯。(摸头)
浦岛:咦咦咦!长曾弥哥哥也在啊。(向长曾弥扑过去)
长曾弥:哟,浦岛。
蜂须贺:(拉住浦岛的衣领)不要见个人就随随便便叫哥哥。
长曾弥:……

回到本丸后——

浦岛:哇,好宽敞的本丸,长曾弥哥哥和蜂须贺哥哥在这里住很久了吗?
蜂须贺:我已经住很久了,那个家伙刚来没几天。跟我来,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远处传来对话)
乱:一期哥,衣服都收好了,放到大家的房间里去咯。
一期:嗯,乱,那就麻烦你了。
乱:哪里,能帮上一期哥的忙我好开心。(离开)

浦岛:啊啊,刚才那位女孩子是谁?真是像龙宫的公主一样可爱。
长曾弥&蜂须贺:……
浦岛:(跑到一期身边)一期……哥吗?刚才是你的妹妹吗?可以介绍我认识吗?
一期:(笑脸)不可以哦。
长曾弥&蜂须贺:抱歉!我们会好好教育他的!(拉着浦岛离开)

后来——

浦岛:(自言自语)乱藤四郎吗?真是可爱的男孩子啊,虽然刚知道是男孩子的时候吓了一跳。可以叫乱酱吗?嘻嘻。(偷偷痴笑)
乱:(突然出现)可以哦,前提是——如果打得过我的话。(LV23)
浦岛:哎哎!(LV2)
(浦岛落败后被乱踩在脚底)
乱:愿赌服输,从此以后你就叫我“乱大人”,成为我的跟班好了。

再后来——

乱:一期哥,我也来帮忙吧。
一期:好啊,不过跟在你身后的是个什么东西。(笑脸)
浦岛:一期……哥好。
一期:我可从来不记得有你这个弟弟。(笑脸)
蜂须贺:(乱入)都说了不要见个人就随随便便叫哥哥。(揍头)

— 完 —

后记:个人其实觉得赝品的设定有点纠结啊,以及官方台词有点太故意了。不过浦岛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虽然我写了这样的短打,但是其实我并没有浦岛。(深沉脸) 

 
评论
 
热度(3)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