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刀剑乱舞】刀男人和休闲豆丁婶的日常

1、
清光到达本丸的第一天就被眼前这个奇怪的豆丁上下其手,对方口中念念有词着:“是清光,活的清光呢,快舔舔。”
清光嫌弃亦或是惊恐地向后退了两步:“主人,我们是否应该出阵去完成使命了?”
“出阵?不不不,材料还有很多,我们再来赌一会儿吧。”
二十分钟之后——
“出阵吧!”

2、
吉行:俺是陆奥守吉行啦。难得来到豪华的地方,要抓住世界哟!
吉行:哈哈哈!(挥刀)
吉行:哈哈哈哈!(飘花)
吉行: 哈哈哈哈哈!(继续飘花)
豆丁:咦?清光你怎么了?
清光: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
(早期的MVP一直是吉行XD,P.S.台词使用有。)

3、
清光:不开心不开心……
豆丁:清光你怎么了?为什么板着脸?
清光: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
豆丁:哇!脸都憋红了,我找人问问去!
五分钟后——
豆丁:呜哇!大家都说红脸易碎刀,清光你不要死!我马上送你去手入!
清光:不是手入的问题!哇!别把鼻涕擦在我的衣服上!
最后豆丁在友人的指点下才知道刷飘。

4、
豆丁:所谓高瞻远瞩就是站得越高看得越远(胡说八道),这样就不会迷路了!所以——清光,速速将吾辈扛起来!
清光:哎?为什么是我啊?
豆丁:当然因为你是队长啊!
清光:……好吧……
豆丁:好了,全员听我指挥,向这个方向进发!
呼啦啦,沟。
豆丁:唔,看来吾辈的眼光依旧太过狭隘。那么这一次,吉行,换你来将吾辈扛起!
吉行:是!
呼啦啦,沟。
晚上回到本丸后——
豆丁:阿,阿嚏!
烛台:咦?主人今天是怎么了?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
清光:嘛~大概是因为吹了太多冷风吧。

5、
豆丁:今天也依旧材料充足呢。
烛台:那是因为主人你已经有一周没有上线了。(怨气)
豆丁:咦?有那么久了吗?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来赌一把吧。
烛台:请好好出阵不要总是赌赌赌!
豆丁:别那么苛刻,人家还是小孩子嘛~(鬼脸)
五分钟后——
豆丁:出阵吧!
因为没有依赖札了。(我还是十分热衷于赌的……)

6、
鹤丸是身披着五彩霞光突然降临到本丸的,从未见过如此异象的豆丁看得目瞪口呆。
豆丁: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得到太刀了,但总觉得和其他的太刀不太一样。
烛台:那是因为鹤丸是四花太刀。
豆丁:四花?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
烛台:这个嘛……
豆丁:是特别漂亮的意思吗?
烛台:哎?
豆丁:所以四花都是美人吗?
烛台:呃,这样的问题……
鹤丸:当然是哦。请想象一下用四花组成的第一部队,那是何等美丽的景象。
豆丁:我,我会努力集齐的!
烛台:请不要教坏小孩子!

7、
今天是豆丁婶的开学日。
豆丁:不想去学校。(嘟嘴)
烛台:乖孩子就要好好念书。(摸头)上次是谁把堀川念成掘川来着?
豆丁:我去上学了!
吉行:那么我们今天干嘛?
烛台:好好种地。

8、
豆丁:好久没有认真出阵了,今天要努力冲出四图走向五图!
烛台:嗯?真难得,我以为今天又要赌赌赌了呢。
豆丁:哎,隔壁的婶婶比我晚四个月玩都已经开始打图六了,我还窝在图四好丢脸啊。
烛台:原来如此,那么今日我也要奋勇杀敌,可不能浪费了主人难得的热情。
十分钟后——
烛台:这是何等的丑态……!
豆丁:已经黄得快红了,还是回去手入一下吧。
二十分钟后——
烛台:这是何等的丑态……!
豆丁:好不容易走到这里……不过还是手入吧。哇!刚才手入完都忘记上刀装了。
三十分钟后——
烛台:这是何等的丑态……!
豆丁:……
四十分钟后——
烛台:这是何等的丑态……!
豆丁:……

豆丁:唔……烛台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好像很容易受伤。
烛台:真是抱歉,难得今天大家这么斗志昂扬,却每次都因为我而半路回城。
豆丁:嘛……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你先在本丸休息休息吧,我带其他人去。
烛台:了解……
豆丁:那么就由兼桑来代替烛台的位置好了,嗯,在第四位。
十分钟后——
兼定:被小看了啊! 
豆丁:……
二十分钟后—— 
兼定:被小看了啊! 
豆丁:…… 
三十分钟后—— 
兼定:被小看了啊! 
豆丁:…… 

豆丁:真是太奇怪了,是兼桑的level不够吗?
兼定:请不要说如此伤人的话,明明是主人你太偷懒,我的level才会还这么低。不不,我比队伍里level最高的根本没差几级,一点都不低。
豆丁:要不还是换别人试试,兼桑你先去手入吧。不过手纸不够了,只能麻烦你自己慢慢蹲……
兼定:……
豆丁:这次带上一期,就当顺便练级吧。嗯,让我想想……稍微交换一下位置试试看。(总觉得有某种预感)
十分钟后——
狮子王:被反咬了呢……嘿嘿……
豆丁:……根本不是带谁的问题!而是今天的第四位被诅咒了吗!

这一天,豆丁依旧没能走出图四。

9、
豆丁:今天我们去练级吧,整天赌赌赌是没前途的。
烛台:主人你终于想通不赌了吗,真是可喜可贺。
豆丁:嗯,赌不如肝,还是多出出阵,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能捡到一把好刀。
烛台:但愿如此。
十分钟后——
咖喱:……我是大俱利伽罗。相州传广光的作品。之前的主人是……
二十分钟后——
咖喱:……我是大俱利伽罗。相州传广光的作品……
三十分钟后——
咖喱:……我是大俱利……
豆丁:我们今晚的晚饭就吃咖喱好吗。
烛台:请不要说这么可怕的话!
结果晚上还是吃了普通的咖喱饭。(求大咖喱心理阴影的面积) 

 
评论
 
热度(3)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