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K/伏八】痴汉来电


tag:私设,老梗,烂俗,人物崩,CP=剧透,时代感混杂,烂尾。
先碎碎念一个,写手写60分找死……不但拖长而且烂尾。基友点的题目是固定电话,结果我写成了这种……

1、

“叮铃铃——”
一大清早,厚实的窗帘还闭得严丝合缝,房间里一片昏暗,桌上的电话惊天般地突然响起,屋子的主人,八田美咲,在这阵铃声中慢慢醒来。
究竟是谁,那么一大早就打来电话,八田在梦境的边缘抱怨着。他强忍着起床气,极不情愿地摸爬到桌子旁边接起了电话。
“喂……这里是八田的家…… ”
也许是因为还不太清醒,八田虽然将听筒放在了耳边,却听不清里面在讲些什么。直到好几分钟都过去了,他才突然意识到,电话那一端的人正唱着歌。
“哦,我可爱的小菊花,哦,我可爱的小菊花……”
“喂?”睡意慢慢散去,疑虑却又随之而来,八田对着听筒叫了一声,然而对方却好像没听见似地继续唱着。
“哦,我可爱的小菊花,哦,我可爱的小菊花……”
什么啊,这是在放磁带吗?八田在心里泛着嘀咕。
“喂?这里是八田家,请问你找谁?”他再一次地问道,然而对面仿佛真的像是自动播放着录好的磁带一样毫无回应。
“搞什么鬼。”八田“啪”地一声挂掉了电话,一大早就遇到如此莫名其妙的事情让他预感很糟。随后他抬头——
“哇!要迟到了!”
只见时钟的指针早已指向他平时应当出门的时间。
于是八田“唰”地一声拉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瞬间照了进来。他眯起渗着泪的睡眼,从阳台右侧的衣架上扒下几件干净衣服,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换上衣服,随后从冰箱里拿出了牛奶,又叼起了放在桌上的面包 ,风风火火地向着打工的地方赶去。

八田打工的地方是一个名为Homra的咖啡店,虽然算不得收入丰厚,但对于一个人生活的八田来说,能够令他自给自足已经十分满足了。
当然,如果店主草薙出云不要再搞那些奇奇怪怪的活动就更好了。

“早上好!”八田元气满满地推开咖啡馆的大门,响亮地问着好。
“哟,早上好,八田酱,你今天居然迟到了呢。”站在吧台后的草薙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年轻的店员。
“啊抱歉……”八田低头赔礼道,“不过,反正早上也不会有什么客人,应该不要紧吧。”他一边像是自我安慰般地说着,一边换上了店里的制服外套。
“那可不一定哦。”草薙伸手一指,八田顺着看去,只见临街的窗边座位上正坐着一个比八田大不了多少的青年,衣着却意外显得老成。
像是故意的一样,八田刚系完制服的最后一个扣子,那个青年便举起了手中的菜单。“这边需要点单。”
咦?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到底是哪里听到过呢?嘛,也可能是以前接待过的客人吧。
八田甩了甩脑袋,将各种杂念从脑海中抛出去。
今天都已经迟到了,就要加倍努力工作才行,八田干劲十足地想着。
“好的,马上就来。”说着,他便拿起点单用的板夹,带着几步小跑地走了过去。

二十分钟后——
草薙桑,我可不可以把这个客人赶出去。
“啊,这个看上去很不错,啊,这个看上去也很好吃的样子,到底点哪一个比较好呢?”这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客人面露迷一样的表情,在菜单的两页之间不停地翻来覆去。
难道不是选好了才叫他来点单的吗?这个家伙已经从主食一直纠结到饮料,终于以为可以收工了又开始纠结起甜点来。
然而此时的店里也没有其他客人,八田甚至无法以忙碌为理由逃脱这种尴尬的境地。他用求助的目光望向吧台的草薙,却只见草薙正以亲切的笑容看着这里。一想到平时草薙对自己的照顾,八田不禁在心里握拳。如果连这样的小事都要麻烦草薙桑,自己还怎么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呢。
可是,眼前的这个客人为什么能这样拖拖拉拉,明明穿得一本正经的绅士模样,绅士不就应该冷高地点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然后冷高地掏出早报来阅读吗,为什么这个人却能为选一个甜点纠结半天!
“咳咳。”八田有些不耐烦地咳嗽了两声,算是提醒,那位客人也仿佛如梦初醒,突然停止了自言自语,抬头看向八田,面露可疑的红晕。
“那么,身为店员的你有什么推荐的吗?”对方猝不及防地问道。
“呃,我?”八田有些吃惊地指了指自己的脸。
“是的,这家店的甜点实在是每一种都看上去很好吃,太让人难以抉择了,不如让身为店员的你来给我推荐吧。”
“唔……我的话,”八田将手伸到客人眼前的菜单上,翻了两下,“比较喜欢草莓芭菲吧。”
“好,那就再点两份草莓芭菲吧。”客人终于合上了菜单。
“两份?”八田一边在板夹上写着,一边不太确定地问道。
“是的,两份。”
“你是要等人吗,要现在上,分开上,还是稍后一起上?”
“不,我并不等人。”客人面露十分诡异的笑容,看着八田说道,“为了感谢你替我选甜点,我想送一份给你。”
“不,并不需要。”八田立刻划掉了已经写好的“2”改成了“1”,结束了这长达半个小时点单。

终于结束了这一天的工作,八田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他总觉得今天比平时要累得多,明明并不是特别的活动日。
时钟声在静悄悄的房间里滴答作响,八田躺在沙发上装死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了力气。他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草草地洗漱一番,便扑到松软的卧床上沉沉地睡去。

2、

第二天——
“叮铃铃——”
最近的电话怎么那么多……八田迷迷糊糊地抱怨着。
“叮铃铃——”铃声不厌其烦地响着。
已经连续两天被电话铃声吵醒,八田没好气地接起了电话。
“八田家。”他说道。
电话的那一端响起缓缓的音乐,和昨天听到的有那么一点相似,一会儿之后又传来一个男人的歌声:
“哦,我可爱的小草莓,哦,我可爱的小草莓。”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啊!
八田暴怒,用力将听筒扣回电话,仿佛要击碎了一般,沉默了几秒之后,他接着又拨通了服务台的电话。
“你好,我已经连续两天接到骚扰电话了,请问能不能将那个电话号码拉入黑名单?”
“可以,请问电话号码是?”
“就是之前的那个电话,我想应该可以查到。”
“好,请稍等……您好,您想要拉入黑名单的电话号码是本市的公用电话,我们无法将公用电话列入黑名单,真是抱歉。”
“什么!”
“呃,我们无法将公用电话列入黑名单,十分抱歉。”
“啪!”又是一声巨响,八田将听筒重重地扣了回去。
这是故意针对他的恶作剧吗?居然使用公用电话,实在太狡猾了。
然而却也由不得他多想,因为上班的时间就快要到了。

“八田酱,今天怎么没精打采的,是有什么心事了吗?”
“啊,草薙桑我……”
“让我猜一猜,难道是恋爱了吗?”
“啊……”
“嗯,或者是单恋,表白后却又被拒绝了,所以才会没精打采的。”
“并不是!”八田重重地将擦好的杯子扣在托盘上,眼睛里冒着火,“草薙桑,如果有人不断地打电话来骚扰我的睡眠,我的生活,应该怎么办?”
“那当然是。”草薙温和地笑道,“找出来,然后大卸八块。”

“这边点单。”一声传来。
“好,马上就——”八田扭头看去,发现向他招手的正是昨天那个拖沓的客人。于是他极不情愿地看向身边的草薙。草薙耸了耸肩肩膀表示爱莫能助。
八田的脚像钉子一样钉在原地不肯挪动,草薙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于那些患有选择综合症的人只要像S一样地给予命令,他们就会像M一样地接受的。”
道理我懂,但是草薙桑,你的这个比喻为什么那么糟糕。
“去吧。”草薙推了推八田的后背。
“加油。”蹲在吧台后看着绘本的安娜也为他打气道。

那边的客人已经翘首以盼了很久,开始有些焦急起来,直到看到八田终于向自己走来,才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真是奇怪的表情啊,八田心想着。

八田走到桌边,拿起板夹和笔,严阵以待。
“啊,抱歉,我想我还需要斟酌一下,早上到底应该和咖啡还是果……”
“早上喝咖啡比较提神。”八田打断他道,“Homra的咖啡是一流好喝的。”
“啊,那就咖啡吧,那么……”
“其中卡布奇诺是最好喝的。”
“啊,那就……”
“卡布奇诺一杯。”
“呃,是的……”
一如草薙所说,昨天纠结了半天的客人对于八田的任何推荐都没有任何意见,这一次的点单只花了短短几分钟就搞定了。
八田拿着板夹高兴地回到吧台,而他的身后,那位客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却露出十分失落的表情。

“哎呀。”草薙小声地说着,“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明天我们搞活动日吧。”临近下班的时候草薙突然宣布道。
“哎!”八田立刻警惕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草薙的嘴,生怕从那里说出什么可怕的话来。
“不用那么紧张,我们店可不会搞什么奇怪的活动。”
简直胡说,那么上次搞女装日的又是哪家咖啡店!八田在内心狂吼道。
“嘛嘛,放松一点,明天的主题是森林咖啡店。”草薙说道,“我已近租好了道具服。”
“不会是什么奇怪的情趣服装吧。”
“怎么会。”草薙摊了摊手,一副我是如此纯良之人的表情,“是那种将整个人都套在里面的道具服,可能会有一些闷热,休息的时候可以把头套拿下来。”
八田终于松了口气。

3、

“叮铃铃——”
一回生,二回熟,对于被电话铃吵醒这件事,八田似乎已经有些麻木了。
所以他不慌不忙地起床,开窗,直到人完全清醒了,而铃声依旧声嘶力竭地在响着,他这才接起了电话。
毫无意外地,听筒里又传了了一阵诡异的歌声。
“啊,我可爱的小熊,啊,我可爱的小熊……”
八田心中刚升腾起怒火打算破口大骂,突然脑海中一个激灵。
他慌忙扔下听筒,跑到阳台上去一看,果然,最右侧的衣架上正晒着一条小熊图案的内裤。

八田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为了避免选择的麻烦,他总是会拿阳台上晾在最右边的衣服来穿,除非搭配起来实在太糟糕,否则是不会换的。洗干净的衣服则从左边挂上去,每天每天地往右边挪一下。
而内裤这样的东西甚至不用考虑搭配,所以他拿到哪条就穿哪条。
仔细想一想,他昨天穿着的正是草莓图案的内裤,而前天则是菊花的图案。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穿这么奇怪图案的内裤,那只是他在卖场促销的时候随手买的。
一想到这里,八田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这个人不仅在偷窥他的家,还极为了解他细小的习惯。一瞬间,暴露在阳台空间里的八田觉得仿佛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又有一双手将自己握在掌心逃脱不得。
“可恶,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他咒骂了一声。

八田走回房间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了,只听到听筒里传来“嘟——”的声音,空洞洞地有些毛骨悚然。

“草薙桑,我可不可以换一身别的……”八田看着堆在自己面前的卡通熊的道具服眼皮直跳,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可是这套衣服比较合适你的身高,其他的人不是太大就是太小,行动起来会很不方便。”草薙无奈地说道。
“小熊很可爱。”已经套上了兔子道具服的安娜手里抱着兔子脑袋,眼巴巴地望着八田。
“嘛……不管了。”八田说着,豁出去一般钻进了小熊的道具服里。

因为是森林咖啡店这样可爱的主题,这一天来了不少女性顾客和小孩。
“什么呀,你们店居然会搞这么纯洁的活动。”与店主草薙关系成迷的女性淡岛世理坐在吧台前,喝着活动日特供的饮料。
“饮料的味道如何?”草薙问道,直接无视淡岛讽刺的话语。
“嗯,还不错,至少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要说这么苛刻的话语,这可是为活动日特别调配的健康饮品。”
“是吗?”淡岛心不在焉地又抿了一口,环顾四周之后突然问道,“不过话说,你们招新店员了?”
“并没有啊。”草薙笑着道,“你一定是数错了。”

“一份巧克力松饼……一份热可可……还有一份水果茶。”
“是香草茶。”
“好,是香草茶。”
因为穿着道具服,手指隔着厚厚的布料捏着笔十分不方便,透过头套上的透气孔听到的声音也有些模糊,八田的工作效率明显下降了不少。
穿着这样的衣服一会儿该怎么送餐啊,八田在内心哀嚎道,还不如之前活动里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至少行动起来方便一点。

“啊,还有一只小熊!”面前的小客人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八田艰难地扭头看去,发现还有一个穿着和他一样的小熊道具服的人正向他这边走来。
嗯?这个是谁在里面呢?
因为头被罩住的关系,八田看不出道具服里的人的身份。
“小熊走过来了!”小客人兴奋地叫了起来。
再仔细看看,八田觉得那个人的样子稍微有点奇怪,因为他手里既没有拿着点单用的板夹也没有拿着客人的餐点。
这让忙得不可开交的八田觉得十分郁闷。就在他酝酿着应该如何数落这位偷懒的同事的时间里,对方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
“有两只小熊!有两只小熊!”面前的小客人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妈妈!妈妈!”她说着去拉身边年轻母亲的衣袖。
那位母亲从手提包里掏出了终端,略带歉意地向着八田他们说道:“能麻烦两位和我的女儿一起照个像吗?”
邻桌招呼点单的声音不断传来,八田觉得有些尴尬。他想要拒绝,却又对小孩充满期待的眼神没辙。
这时,那只不知道是谁的小熊,突然一把将手臂搭在八田的肩膀上。
“好,当然可以。”那个声音说道。
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
年轻的母亲已经端起了终端,小客人也摆好了姿势。
“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不然就要出镜头了。”
那只不知道是谁的小熊应着这话将八田搂得越来越紧,勒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一、二、三……”
“咔擦。”是快门的声音。
“我可爱的小熊。”是八田耳边的声音。

- 完 -

后记:如此虎头蛇尾真是对不起……没有任何感言【眼神死



 
评论(1)
 
热度(19)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