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降赤的公式书if设定

降赤的公式书if设定


那个啥,还是只有设定。XD


如果小赤成为名人的话,降旗大概会是小报记者的感觉。

降旗在去棋院采访新人棋手的时候在楼梯里遇到赤司。

因为两人同年,高中三年内必然多次交手,所以感觉一定不止见过几次,处于半生不熟的感觉。不过高中毕业后可能不太联络,所以棋院再次相遇算是多年后的重逢。

结果因为赤司表现出认识降旗,并且说了“好久不见”,所以降旗的同事或者前辈就以为降旗跟赤司比较熟。当然事实也是降旗比其他人更熟悉赤司,虽然只有一点。


降旗所在的报社or杂志社应该是比较小的那种,有一次做专题想要采访赤司。但是赤司大大一般不会接受这种级别的采访,这让他们觉得有些苦恼,然后想起来降旗似乎认识赤司,就派降旗前往采访。

降旗本来不负责这种重大的任务,都是蹲一些比较轻松的活,这次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赤司当然不会一开始答应降旗的采访,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个人来叙叙旧还是不错的。赤司进入职业比赛以后,因为比较忙率的关系,和以前的朋友都比较疏远,倒是降旗经常和高中时代的朋友联络。所以这场叙旧基本上都是降旗在说,赤司在听。

降旗讲完突然意识到自己话太多,像是塞给对方一样,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讨厌,不过看赤司只是淡定地喝着茶,好像对他讲的事情没有兴趣也没有讨厌,稍微又有点失落。然后他想起自己的采访任务还没完成,就又问了一次赤司是否能接受采访。

赤司想了想说,你和我比试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当然采访也是可以(这个又老梗了……)

降旗以为他要比试将棋(艾玛这句话好拗口!),连忙摆手说不行,自己怎么可能比得过名人。

然后赤司哼了一声看着他说,也可以比点别的,比如,篮球?

这个时候的降旗已经比高中刚入学时候长高了不少,即使后来进入了大学也一直在篮球部活动,虽然只是作为爱好,而没有作为职业的打算。

不过反观赤司,听说这个人进入大学之后就不怎么打篮球了,毕业后甚至直接走上了棋士的道路。所以降旗抱着侥幸的心理说,那就比一场试试看。


然后赤司进屋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和降旗两个人来到家附近的街头篮球场。有几个小孩子在篮球场上打篮球。降旗买了些汽水哄小孩让出一些时间,觉得降旗应该是比较会得小孩子喜欢的那种。

然后又是一把少年时代的回忆什么的。

在比赛之前,赤司说,公平起见,如果你输了的话,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降旗有种不太妙的感觉,不过已然骑虎难下。周围的小孩子都知道他们要比赛,已经围观了起来,这个时候开溜或者退缩的话实在很丢脸。于是降旗死撑着答应了。

结果么?结果当然是赤司大大赢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个是什么逻辑,只是我觉得赤司大大还是会赢的。而且别人没看到他打篮球,但是他自己可能还是会练习什么的吧,虽然有点撒鼻息。

总是,降旗输了,没有捞到采访还被赢了一个条件,觉得十分沮丧。

赤司看他可怜兮兮的,就说让你采访也可以,降旗喜出望外,表情大概就像饭碗里被放进了狗粮的大犬吧……

总之之后赤司就接受了采访,很普通的采访。


之后诚凛众聚会的时候,降旗偶尔提到了这个事情,黑子说,离这里也不是很远,我们去探望一下赤司名人吧。【我觉得黑子会有点,该说坏心眼还是恶作剧?就是会故意找点自己觉得有趣的事情的那种。】

然后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跑到了赤司的家里,赤司脸都青了,但是最后还是让他们进来了。结果过了一会儿,奇迹时代的各位也带着自己的各种家属一起过来了 =  = 赤司表示很郁闷,但是也懒得理他们,就一个人在旁边喝茶,看着其他的人打打闹闹,稍微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

降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是他把赤司现在的住址出卖给黑子的。于是他就跑到赤司旁边陪赤司,结果黑子跑来,问了一句,降旗这样算是重色轻友吗?降旗连忙说不是,我和赤司才不是那种……

然后赤司的脸不知道因为黑子的话还是降旗的话有点黑。

因为是聚会嘛,之后会玩一些游戏,比较老套的国王游戏之类的。当国王牌轮到两位女性的手里的时候,总会出一些很yy的题目,反正其他都是男生嘛~

总之类似于打恶作剧电话,现场告白,坐在背上的俯卧撑之类的。裸奔这种有碍市容的题目应该会被提出然后否决。

结果降旗和赤司抽到了pocky game……就在降旗惊吓得冷汗积极,而赤司淡定地投来杀人的眼神的时候,黑子贴心地递上了pocky。

赤司说,什么都难不倒我,于是摆开架势,如果拖后腿的话你就死定了,赤司对降旗说。

降旗人抖成筛子一样凑到赤司已经衔好的pocky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赤司。他的容貌,明亮的眼,纤长的眉毛,还有他身上的香气似有若无,不知道是本身的体香还是擦了香水的缘故。

眼看就快要成功的时候,黑子突然绊倒,顺便推了降旗一把,然后说果咩。

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是亲上去了……

降旗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脑中一片空白。不过唇上的感觉软软的,让他有点留恋。

然后降旗就被揍了,所有人都被轰出去了XD


之后降旗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赤司就没再和他联系。

后来赤司又赢了一场比赛,又获得了一个头衔,上司叫降旗一定要拿到独家采访。

降旗不得不再次来到赤司家里,站在赤司家门口,不知道说什么好。

结果赤司已经看到了他,赤司从二楼的阳台上扔下一个球,说陪我去打球。于是降旗小天使就乖乖地陪赤司大大去打球了。

赤司取得两个头衔后,外界对他期望很高,所以觉得很烦,然后就在球场上虐降旗。降旗的采访要求也没有同意,只是降旗每次来,他每次都找降旗打球,搞到后来,降旗都会自觉换上运动鞋再来orz。

然后有一次,降旗来敲门的时候,他还没敲,门就啪地从里面打开,只见赤司拿着巨大的行李箱说要去旅行。降旗说那么采访的事情怎么办,赤司说,你也跟我一起去。然后说我已经订好了两人份的机票和旅馆。行李什么的自己带得很足了,不够的到当地再买好了。

给你一分钟,给你主编打一个电话。

然后主编爽快地让降旗跟着赤司,以及一再嘱咐要拿到独家的采访。


总之就这样,降旗就被赤司拐去了,呃,温泉旅行……orz

这是一个不太出名的温泉,赤司是这里的老主顾,然后赤司怕被打扰就包了场,于是旅馆里除了服务员就只有赤司和降旗两个人。

但是旅馆再小,只有两个客人,降旗依旧觉得这里空荡荡的。

赤司每天早上起来后会看看书,发发呆,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然后会去泡温泉,回来依旧是发呆看书。【大概是思考人生吧】

降旗没有被要求做什么,只是早上在赤司旁边的房间醒来,去他的房间和他打招呼,吃过早饭以后和店里的人闲聊,老板娘有时候会讲起赤司以前来店里时候的事情。

降旗的上午基本上是处理手上的工作,他的电脑也一起带来了,只要连上网络,就能处理稿件。

中午两个人会一起吃饭,降旗会讲一些新闻之类的事情,但是基本上也聊不起来。下午再工作一段时间之后,降旗也会去泡温泉。

不过店里的浴场不止一个,两个人一直没有一起泡过。到了大概第三天的时候,降旗需要处理的稿件有点多,再进到温泉的时候,发现温泉里有人,是赤司。

然后降旗意外地发现,赤司在温泉里睡着了。(继续老梗对不起……)

降旗怕他着凉,跑去叫他,叫叫没有叫醒,然后看到赤司大概因为泡温泉而红润的脸,脑子轰地一下,想起pocky game那次的触感,鬼使神差地亲了下去。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就落荒而逃。

然后赤司是醒着的,这个梗大家都懂。

第二天一大早,赤司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房间里发呆,而是来到了降旗的房间里说,可以接受采访,然后明天就回去。

降旗工作的时候也是非常认真的,拿出了提前整理好的问题,还有一些读者的问题,像赤司提问。

降旗的问题比较中规中矩,除了自己想到的,还有组里一起整理出来的问题,无非是胜利感言,对棋坛的看法,有没有比较中意的后辈和崇拜的前辈之类的问题。

然后答读者问基本就是彩蛋XD,杂志社每天收到的问题都会邮件发给降旗,降旗会挑选一些来问,前面三天的降旗都筛选过,不会太出格,不过今天的邮件刚收到,降旗还来不及整理,就和赤司凑在一起直接看邮件。

总之各种搞笑的问题大家自己想象,当然也会问到赤司以前打篮球的事情之类的。

最后会有问到赤司有没有意中人,中意的人的类型之类的,回答是大概有,然后讲的就完全是降旗小天使啊!降旗觉得像自己又觉得自己想太多,脸色一变一变地,赤司看着觉得很有意思。

总之顺利采访完毕之后,降旗因为两次采访成功,也开始被委以重任地忙率起来。而因为采访结束的关系,他也不再去骚扰赤司。


终于他忙完了手中的事情,突然接到赤司的电话,说,降旗你还记不记得你欠我一件事情。

降旗赶忙连滚带爬【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地跑到赤司家门口,说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赤司说,我还没想好,你先陪我打一场球吧。

然后降旗就陪赤司打球,打完了问赤司有想好吗?

赤司想了想说,还是没有想好,下次再说吧。

降旗觉得自己被耍了,有些沮丧地要回家,却又被赤司叫住,说,已经很晚了,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

赤司的表情有点别扭,然后降旗觉得自己get到了什么,就很开心地说好。


就是这样~


 
评论(1)
 
热度(14)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