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降赤平安时代设定

降赤平安时代设定

落单的天狗X阴阳师


设定里,诚凛众是天狗的族落。每个学校应该都是不同的妖怪族落。地点可能设置在京都,最近森见登美彦的东西看多了,果咩。

不过洛川还是设定为阴阳寮,所以赤司大大是阴阳师XD。三位五将设定为和赤司大大契约的大妖怪,至于黛应该是人类,恩,表现平平的前辈阴阳师什么的。


京都这种地方的夜晚光怪淋漓,在某个月圆的夜晚,天狗一族跟别的族落约架。

按照森见式的设定,天狗的对手是狸猫的话,那么我觉得秀德可以设定为狸猫的族落。请脑补一下长着狸猫耳朵的翠翠,然后和哥咬着翠翠的耳朵叫着“小真”,然后翠翠一头十字青筋。

唔,脑补歪楼了。


总之诚凛和秀德约架,虽然是在夜里,不过人类还没有完全入睡。狸猫走着小巷子前往约架的郊外,而天狗则化形为很小只的样子,从天上飞过也觉得只是一群普通的鸟群而已。

然后降旗虽然跟大家一起去打架,但是因为自身比较鸡肋所以有点忐忑,飞在队伍偏后的位置。这时候,有熊孩子在玩弹弓,你没看错,熊孩子用弹弓想要从鸟群里打只鸟下来,于是小石子飞向了诚凛,天狗的队形整个四散开来,降旗一边躲小石子,一边被别的天狗撞到,撞得晕头转向,最后仍旧是不负众望地被小石子打下来,带着伤掉进了阴阳寮的后花园……


这时的赤司大大正在后花园的走廊上赏月,就看到天上有一团黑色的东西打着圈“啪嗒”一声掉在了自己的面前。

降旗叫着“痛痛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面前有人,瞬间不敢乱动了。

自己是不是应该开溜?说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降旗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人类并不是普通的人类,他想继续把自己伪装成一直普通的鸟类,却不知眼前的赤司大大早已看穿了一切。⊙_⊙

降旗扇了扇翅膀,但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一直飞不起来,或者飞起来又掉下来,来回折腾了好几次,赤司大大就这么淡定地喝着茶,吃着点心,看着他飞起来又掉下来。

大概十来次之后,赤司大大也觉得有点看不下去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天狗。”赤司大大冷冷地说道。

才飞起来一米半的降旗突然一惊,什么?这个人居然看穿了我的真身?然后他好像忘记了自己正在飞,停下了翅膀就意味着……他又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赤司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茶,走下台阶,从地上把降旗捡起来,然后随便找了个空的鸟笼塞进去,然后转身就走了。

降旗看着赤司远去的背影,心中艾艾,自己居然也有沦落为人类玩物的一天吗?

但是其实赤司只是把他塞进去,但是并没有锁笼子,而且他走开是去帮降旗拿伤药。


总之赤司回来以后帮降旗包扎翅膀,降旗大概也明白这个人并不是要吃了自己或者怎么的【你到底在想啥啊降旗小天使!】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眼前的人类是被称为阴阳师的人类,本来就是可以和妖怪交流的,所以自己不用太过隐藏自己的身份,于是也变得放松下来。

然后请脑补一下赤司大大用食物喂食笼子里超小只的降旗的场景。这个真的是降赤脑洞而不是赤降吗?其实都无所谓了。


不过因为赤司去拿伤药的缘故,“赤司捡了一只天狗来养”的消息也传开了,很多人跑来看热闹XD

叶山小太郎是第一个冲过来围观的,小太郎应该是活泼一点的动物,虽然我觉得他很像哈士奇,不过犬类的妖怪犬神感觉比较黑,所以不是很合适XD,所以暂时就设定为有爪子有尾巴毛茸茸很活泼的妖怪。

小太郎看到降旗觉得很好玩,就不停地用手去戳他玩。

但是,小太郎你的爪子很锐利的好不好!而且降旗现在很小只,会被你戳死的……于是降旗只能躲躲躲,像躲避球一样。结果小太郎越玩越来劲。

“可以让我拿回去玩嘛?明天还给你。”

“不行。”

赤司一开始只是在旁边喝茶,没有太管他们两个,不过眼看着降旗躲得快没有体力要被戳到的时候,就把笼子拿走,放在自己的身边,然后问你小太郎,“嘱咐你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吗?”

“还没有!”小太郎怕被赤司责骂,飞奔着就跑了。


第二个来的是实渕玲央,玲央看着笼子里的降旗,半天不说话,降旗有一种被蛇当做猎物盯上的感觉。【所以玲央姐干脆设定为白蛇好了……】

“嗯。”玲央尾音上提,“可以吃掉吗?”

“不可以。”赤司看了玲央一眼,后者悻悻离去。


根武谷永吉应该是最后来的,他来的时候,赤司已经把笼子放到自己膝盖上,以防降旗会不小心被吃掉,所以他没看到降旗就东张西望,说,“听说你捡了一只天狗,让我跟他打一架吧。”

降旗整个人都缩到赤司的阴影里。

结果赤司很大方地把降旗举到他的面前。

“啧。”明显就是一下子没了兴趣。

“等他伤养好了也许可以打打看。”赤司说,又补充一句道,“不过他是被弹弓打到才会掉到我的院子里的。”

然后根武谷永吉又啧了一声风风火候地跑了。


黛其实对天狗没啥兴趣,但是对于“赤司养了一只天狗”这件事情比较有兴趣。所以来给他送文书的时候才顺便过来看看。黛看了一会儿在笼子里淡定吃东西的降旗问赤司,你要和他契约吗?

“不要,太弱了。”

正打嗝的降旗差点被噎到。

“那要不就给我吧,弱是弱了点,不过跑跑腿还不错,我这边比较差人手。”

“想要自己去抓。”就是不给的意思。


没有被吃掉,没有被戳死,也没有被打死真是太好了。

我好像到现在为止都一直在欺负降旗……我错了。


就这样养了几天,降旗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赤司就把他从笼子里放出来。

降旗变回正常的大小,在阳光下,这是赤司第一次见到他真正的模样,我觉得这个场景可以耍帅一把。

降旗出来后第一件事情是想,我可以回家了吗?

然后转念一想,怎么说这个人也是救了自己,所以是不是应该先报恩?

结果赤司对他的第一句话是,“躺下”

然后降旗就躺下,赤司就着他的翅膀也躺了下来。

纯天然羽绒垫……

降旗只能干瞪眼,却不敢乱动,然后赤司就慢慢地没在降旗的羽翼中睡着了。


然后在赤司睡着的时候,诚凛众出现在阴阳寮的墙头。

所以说,诚凛众一开始就知道降旗其实掉在这里,不过看他没啥危险,吃饱喝足就懒得管他。

不过很快诚凛众又要跟别的妖怪打架【别问我为什么他们总是打架……】所以他们觉得有必要把降旗带上,于是来叫他。

降旗觉得报恩的时候可以缓一缓,之后再说,就把赤司放到走廊地板上,跟同伴走了。

不管这个时候赤司究竟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其实是醒着,都挺老梗的XD


然后这次打架打完之后,降旗不意外地又养了几天伤,这才想起来,还得来找一趟赤司。

是夜,他刚刚飞进墙头,就被赤司的符击中,五花大绑。

“原来你还记得回来啊。”赤司冷冷地说道,吃人的目光自上而下向降旗射来。

“我……我是来报恩的。”降旗说着。

“报恩?你要怎么报恩?”

“只要做得到,都可以……唔,不过出卖朋友是不行的。”

“那,如果让你一辈子做我的仆役呢?”

“哎?”


最后赤司和降旗也没有结契约,但是降旗从此成为了赤司的仆役【喂!】


以下是一些日常,其实已经不算cp向,就是日常向的了。


“啊,阴阳寮的点心真好吃。”黑子说道。

“喂!你是什么时候来的!”降旗跳了起来。

“啊,降旗你来了,族长说明天晚上要和常海打架,问你去不去。”

“唔……”降旗看了一眼旁边的赤司。

“去吧。早上回来的时候去XX桥边的XX店帮我排队买羊羹。”

“好……”


“降旗。”

“嘘——”

黛走到走廊上,看到赤司又枕着降旗的羽翼在睡觉,于是压低了声音问道,“我这里有一份文书要送去XX(地名没想好),不过我跑不开也没有人手,你能不能帮我送一下。”

“好哦。”

于是降旗正打算把赤司放下到地板上的时候,冷不防地被赤司揪住羽毛,痛得哇哇直叫。

“不准去。”赤司说道,有对黛说道,“黛前辈如果需要跑腿的话,自己去抓一只天狗好了,不要总是使唤光树。”

黛诡异地笑了笑,“那么降旗能帮我抓一只你们的族人吗?”

降旗立刻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啊,阴阳寮的点心真好吃。”

三个人看过去发现黑子又蹲在一旁吃点心。

黛眨了眨眼,变戏法一样地从口袋里又掏出了几块点心,问道,“我这里还有,你要吃吗?”

“要。”

黛递去了点心,然后默默黑子的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我总觉得我get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我肯定不是黛黑!但是又觉得这两位在一起很和谐,因为很相似的关系吗?会有种兄弟一样的设定感觉XD。


* 如果有人想使用这个脑洞跟我说一下就可以了~

 
评论(6)
 
热度(8)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