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灰色学园】漂流瓶

有缘的朋友:


你好,我叫Yosafire,是就读于灰色学园的一名女高中生。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给学园以外的人写信,这样一想,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我所在的灰色学园是一所涵盖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高中,乃至大学和研究所的综合院校。自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在这所学校里……嗯,学习吧。我想我将来大概也会继续在学校里念完大学和研究所。(虽然我的朋友Froze总是说,以我现在的水准要是能从学校里毕业那简直就是奇迹了。)

嗯?你问我这样会不会太无聊?当然不会哦,因为学校食堂的饭菜是最好吃的~ ❤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我在学校里有很多很多的好朋友,我想和她们一直一直地在一起。(不过如果没有那么多作业的话就更好了。)

有机会的话你也来我们学校玩好了,我会带你认识我的朋友们,还会带你去看我的秘密花圃。我的花圃里不知道为什么长出了很多外面看不到的特别的花,每一朵都非常可爱。

等你来了之后,如果你也觉得这里很不错的话,就干脆转学过来吧。理事长Etihw酱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和她提转学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啊,第一次给不认识的人写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先到此为止吧。

那么,我等着你的回信咯~千万要回哦~


Yosafire




“Yosaf,你在写什么?”Froze抱着厚厚的一叠参考书走进寝室,看到自己的室友正两眼闪着金光地趴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一定又是在写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了吧,Froze看着Yosafire手边摇摇欲坠的作业堆,有些无奈地在心里叹着气,Yosaf要是做作业的时候也有这点精神就不会总是被派去拔草了。

“Froze酱~人家在写信呢~”Yosafire挥着手中花草底纹的信纸开心地向友人说道。

“嗯?是在给你哥哥写信吗?”

Yosafire有一个年长她不少的哥哥在学园的大学部就读,虽然从高中部到大学部距离并不远,但Yosafire却更喜欢书信这种古老的交流方式。

“不,不是给哥哥的信。”Yosafire说着,小心翼翼地将写完的信卷了起来,用一根麻绳仔细地捆上。她接着又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洗干净的饮料瓶,绿色的半透明的玻璃瓶在阳光下折射出晶莹的光芒,尚未散去的饮料香味从瓶口传来,满满的少女气息。

“我是在做漂流瓶。”Yosafire将信纸小心地塞进瓶子里,随后旋上瓶盖,“Froze不好奇吗?学园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能交到学园外面的朋友不是会很有意思吗?”

“嗯——”Froze若有所思地看着Yosafire兴高采烈的样子,有些不忍心在这个时候给她泼冷水。

“可是Yosaf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嗯?忘记了什么?♫♬~”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学校所有的水流都是内流的,所以即便你把瓶子扔到河里,它也不会被学园外面的人捡到,所以……”

“吓!”Yosafire呆立在当场,她还真的忘记了这件事情,“那么,那么,该,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嗯……”

“完全没有流到外面去的水流吗?QAQ”

“也不是完全没有……”

“在哪里?在哪里?”

“一定要有的话,大概就只有下水道吧……”

“……”


最后,Yosafire把漂流瓶扔进了寝室的厕所,然后“唰啦”地一声抽了水。


 
评论(1)
 
热度(7)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