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人鱼冢3

三、看不见的门


凉子阵阵的抽泣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伴随着的是她更加微不可闻的话语。

里枝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细细来听,唯恐听漏什么重要的内容。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吗?”里枝在听完凉子的全部讲述后,也不禁吓了一跳。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凉子以为里枝不相信,焦急地强调着,刚刚才平缓下来一些的情绪也因此而再一次地激动了起来。

“我信,我信。”里枝赶忙轻拍凉子的面颊和肩膀帮她放松,“可问题是你想怎么办呢?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做不到⋯⋯”凉子低下头沮丧地说着,红丝尚未褪去的眼眶里又再次泛起了泪光。

里枝也叹了口气,同时满腹狐疑地打量起眼前的友人。


总觉得有点奇怪,这太不像凉子平时的样子了。凉子不应该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相反地,她是所有人里最容易“忘记”的。难过的事也好,生气的事也好,大多过个一两天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似地抛之脑后。

而这一次,她却记挂了这件事情那么久。

虽然光听凉子的讲述便已经觉得这件事匪夷所思,但自己终究没有亲眼见过凉子那天所见到的东西,也没有经历凉子所经历的感受。

里枝想要安慰她,想要帮助她,但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里枝。”凉子依旧低着头,“这个世界上要是真的能有抹去人记忆的方法该有多好啊,那么我就可以⋯⋯”

“别胡思乱想了。”里枝一个暴栗打断了凉子消极的发言,“与其寄希望于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还不如好好想想办法解决眼前的事情。”

“可是我没有办法啊。”凉子可怜巴巴地看着里枝,“我已经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就比如现在,只要一想到悟志大哥在门外,就已经要怕得浑身发抖。”

凉子也确实在颤抖着,体温从刚才开始也一直没能恢复过来。

那个笨蛋!里枝在心里狠狠地咒骂起自家兄长,都是因为那个笨蛋,凉子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阿嚏!”洗手间门外的悟志也恰巧打了个喷嚏。


小杉悟志虽然在人前总是一副精英模样,但一旦到了自家妹妹的面前却完全摆不出架子来。

此刻的他正乖乖按照妹妹的吩咐等在洗手间的门外,即使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看了好几次手表,却也不敢随便走开。

悟志打着颤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不禁缩起脖子藏到衬衫的立领里,双脚也走动起来以驱散这诡异的冰冷感觉。

这家店走廊上的空调也开得太冷了一点吧,他在心里抱怨道,还有⋯⋯里枝那个家伙究竟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啊!


而在门的另一边,里枝和凉子已经从隔间里走出来,跑到离门很远的墙角处悄悄地说起了话。

“哥哥他啊……”里枝低头略作回想,“那一天似乎是值班日。”

悟志的工作每一周必有一天要值班,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才会回来。

“那么那个果然是悟志大哥没错了!”凉子激动地一把抓住里枝的衣襟,“而另一个人就是及川!”

“嗯。虽然说也有碰巧的可能,不过怎么看都太巧合了。”里枝不为所动地继续分析着,“而且老实说,哥哥自从升上特选组以后就感觉怪怪的。”

小杉家的父母走得早,兄妹两人一直在亲戚们的资助下相依为命,关系也比普通兄妹来得更加亲密一点。

以前的悟志每天回家总是会跟里枝讲工作时遇到的各种有趣的事情,而自从升入了特选组以后却开始对工作的事情闭口不谈起来。

“似乎是有什么不能说的样子。”里枝想起刚开始时,悟志有时习惯性地说漏了嘴,停在一半尴尬的样子,“总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就算对家人也完全不能说。”

“会是那栋建筑的事情吗?”凉子自然而然地问了起来。

“不知道。”里枝摇了摇头,“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止是。”


或许是因为没有窗的缘故,洗手间里的空气感觉有些滞闷。而昏黄的灯光经由洗手台前的镜子的反射,几乎照到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给人一种无处可逃的错觉。


“对了,那个叫做清水的人看起来也非常可疑。”凉子说着看了里枝一眼,“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也很奇怪。里枝你和他很熟吗?”

“嗯?清水先生?他人很好啊。”里枝立刻替清水辩白起来,“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是长官啊。我想他应该是注意到了你的异样才多看了看你而已。”

“不,不是那样的。”那种眼神既不是关心也不是好奇,而是仿佛将人看透了一般。

“不过既然那个地方在秋山家杂货店的后门的话,秋山太太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

“可是她会告诉我们吗?”

“嗯……大概吧。不如我们马上就去问问吧。”里枝立刻拍手定夺。

“哎?”

“反正离这里也很近,你身体又恰好不舒服,不正是开溜的好理由吗?”

“这倒也是呢。”

况且秋山大婶一直都挺喜欢自己的,应该会告诉自己的吧。

“那你就先等一下吧,我去把门口那个笨蛋先赶走。”

门口?啊,悟志大哥!

凉子立刻吓得身体又往里枝那边靠了过去。

“别怕,别怕。”里枝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过真可惜这边的三楼好像完全没有窗的样子,否则随便从哪里探出去看一看,说不定就能看到了。”


+ + +


里枝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悟志已经无聊得玩起了手机。

“你们好了?”悟志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立刻低下头去,一边打着游戏一边问着。

“嗯,我们打算回去了。”里枝说道。

“哎?”悟志这回倒是利落地关掉了手机,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是你叫我找人来联谊的,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呢。”

里枝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因为凉子不舒服啊,凉子那么不舒服你还要她呆在这里么?哥哥你也太不懂得体贴人了,这样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悟志的嘴角抽了一抽,自己的这个妹妹在外人看来是多么地乖巧懂事,但在自己面前却总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可是女生一下子少了两个,这实在是……要不我帮你送凉子回……”

“不行!”里枝不等悟志说完便斩钉截铁地反对道。

悟志被她突然这一大声给吓了一跳。

“干嘛那么激动,我又不会对凉子做什么……”悟志郁闷地嘀咕着。

哥哥你才是对凉子做了什么呢!里枝无法正面反驳悟志的话语,只能在心里腹诽。

“这样吧,我打电话问问看梨香,如果她有空的话就叫她过来。”

梨香是里枝他们这一级里最漂亮的女孩子,因为学生会工作的缘故而和里枝关系不错。

“那麻烦你了。”悟志思忖着这样也行,便不再抱怨。

“嗯,那我要打电话了,你可以回房间去了。他们应该已经等你很久了吧。”

“好。”悟志说着便将手机往口袋里一塞,手插着兜往包厢走去。然而他只走了两步,却猛然想起:明明就是里枝叫他等那么久的,结果什么事都没有么!


+ + +


今天虽然是周末,不过商店街上的人依旧不是很多。

当然也可能因为天气的缘故,此刻的天色阴沉得好像下一刻就会下倾盆大雨一样,可能也是很多人不愿出来街上的原因。

从卡拉OK厅出来后,里枝和凉子只走了十分钟便到了秋山家的杂货店。

“秋山阿姨。”里枝礼貌地和老板娘打着招呼。

“是里枝和凉子呀,你们一起过来玩的吗?哎?凉子你脸色怎么了?”老板娘很快发现了凉子的异样,紧张地从柜台后面跑了出来。

“我们本来出来逛街,不过凉子突然不舒服了,能在你这儿休息一会儿吗?”里枝流利地说着无伤大雅的谎言,满脸担忧的表情看着让人觉得怜惜。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老板娘连连点头,“凉子你到上面的房间躺一会儿吧,就去勇太的房间好了。”

“那太谢谢阿姨了。”里枝说着,便拉着凉子的手上了楼。


所有商店街的楼房几乎都有两层,一楼是店面而二楼是人们居住的地方。

凉子和里枝走在有些陈旧的木质楼梯上,楼梯发出令人不安的嘎吱嘎吱的声响。

“这样好吗?里枝。”凉子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没什么不好的,我们先在这儿呆一会儿,找机会再问问阿姨好了。”

两人没几步就走到了杂货店二楼的楼道上,左边的门是秋山夫妇的房间,而右边的门则是儿子勇太的房间。

“勇太。”里枝伸手敲了敲右边蓝色的房门,“勇太你在里面吗?”

门不会儿便被打开了,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手捧着游戏机从里面走了出来。

“啊,里枝姐姐!”勇太开心地向里枝飞扑了过来,却被里枝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真是小气。”扑空了的勇太故意做出生气的模样。

“勇太你已经不小了,这样的重量我可受不了。”里枝打趣着说道,“不说这些了,凉子她不太舒服,可以在你房间里躺一会儿吗?”

“可以哦。”勇太说着便跑进了房间,将床上几件杂物都收拾了起来,还非常绅士风度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凉子脱去外衣,小心地躺了上去。虽然里枝用凉子不舒服做借口在这里逗留,但她也是真的不太舒服。或许是因为方才在洗手间里的哭泣耗去了她太多的精力,这才一躺下,她便顿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

明明并没有真的打算在这里睡,凉子却还是无法抗拒地睡着了。

听着床上迅速传来凉子平稳的呼吸声,里枝一方面觉得惊讶,一方面也多少放下心来。


“对了勇太,你知道你们家后门的事情吗?”里枝犹豫再三后,还是问了出口。

既然勇太也是这个家里的人,那么明显的后门,他不可能不知道。

“后门?”勇太疑惑地看着里枝,“啊,你说那个。知道哦。”

“那个是哪个?”里枝反而被他模棱两可的话给弄糊涂了。

“后门啊,我听大家说过,本来这里每家店都有后门,不过后来就统一填掉了。”

“你们家的也填掉了吗?”

“当然咯,留着也没有用,万一荒地里逗留了什么不好的人闯进来也不安全。况且那扇门在我们家搬进来以前就已经填掉了。”


可是凉子说那扇门还在!里枝在心里焦急地喊着。

究竟是凉子看错了还是勇太撒了谎?

虽然凉子平日里冒冒失失的,但是里枝不认为凉子会冒失到这种地步,至于勇太,看着眼前体贴地将机器声音调到最低玩着游戏的男孩,里枝觉得他也没有撒谎的理由和必要。

“那么能带我去看看那个地方吗?”里枝下定决心后问道。

“可以哦。”


那是一扇老旧的金属门。镀银的门把因为长期的使用而斑驳褪色,样式也十分过时。

里枝屏住了呼吸看着眼前的东西,不知该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她的手也情不自禁地向门把摸去,就像那时的凉子一样。

“你看,现在这里已经只有墙了。”身旁的勇太突然说道,一下子将里枝的神智召唤了回来。

我刚才想要干什么?我是想要开那道门吗?在这个孩子的面前。

不,重点并不在这里,勇太说只有墙,他难道没有看到这扇门吗?

然而勇太却仿佛真的没有看到这扇门,他咯咯地笑着靠在那扇门上,还用双手用力拍了拍。

“你看,已经是结实的墙了哦。不过里枝姐姐你干嘛要问这个事情啊?”

“我只是有些好奇……”里枝觉得自己也开始变得有点奇怪起来,“把这个当做我们的秘密好吗?勇太。”

“好哦~”勇太笑着又向里枝扑了过来。

这次里枝并没有躲开,而是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 + +


那是一个和勇太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一个人睡在勇太的床上。床很宽很大,这令他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寂寞。

一个佝偻的老妇人坐在床边的一张小板凳上,手上捧着一本早已翻旧的书。

“很久很久以前……”老人用沙哑的声音说着,“有一条人鱼爱上了人类。”


// 三、看不见的门 END //


2014-06-21 /
标签: 人鱼冢tbc
 
评论
 
热度(1)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