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人鱼冢2

二、人鱼泪


凉子这两天好像很没精神的样子呢。小杉里枝看着坐在前排的友人无精打采地趴在课桌上装死,有点担心地想着。

平时这样的课间,凉子都会活蹦乱跳地转过头来和她聊八卦。虽然她也不是那么想听这些八卦,只是这几天突然安静下来,让她一下子觉得很不适应。

果然还是发生了什么吧,里枝不禁猜测起来,不过既然凉子不肯说那也就没有办法了。

真是伤脑筋啊,该怎么样才能让她打起精神来呢?里枝一边转动手中的圆珠笔,一边绞尽脑汁地思索着⋯⋯

啊!有了。


“凉子~凉子~”里枝用手中的圆珠笔挠着凉子的后背,浅浅地从上而下,一遍又一遍。

干嘛呀,你这个混蛋!如果是平时的话凉子一定会如此反应,有趣得好像炸了毛的猫一样。

然而这一次凉子却只是沉默地转过身来,冷冷地看了里枝一眼。

“⋯⋯”

里枝顿时被看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那个,凉子,周末一起出去玩吧。”里枝阳光般的笑容里有那么一点生硬。

凉子却摇了摇头,随后又看了里枝几秒,见她也没有别的事情要说,便继续趴回桌子上去了。

“呐,凉子,不要这么冷淡嘛。”里枝立刻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跑到凉子的身边蹲下,正对上她侧躺着的脸。

“我们来联谊吧联谊。”里枝一脸兴奋地说道,“哥哥他自从升入特选组以后认识了好多精英男哦,我去拜托他的话一定能约出来的。”

“可是⋯⋯”凉子犹豫着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啊~啊~顺便也叫上秋海吧?秋海~要不要周末一起去联谊?”里枝当即扭头,向不远处另一个也相当要好的女孩问了起来,“都是我哥哥组里的精英哦。”

“当然!”秋海很爽快地就应了下来。

“里枝⋯⋯”凉子有些焦躁地皱起了眉头,出声想要打断她,然而里枝却充耳不闻地继续说着。

“要不把隔壁班的亚美也叫上好了,还有梨香。啊,梨香还是不要叫了,一叫上她,我们就都没戏了。”

“里枝⋯⋯我⋯⋯”凉子整个人都不安地抖了起来,眼眶也红红的,而就在这时——

“凉子。”里枝的表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她温暖的手也悄然抚上凉子冷冰冰的脸庞。

“我虽然不知道凉子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凉子如果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说。不过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让凉子你打起精神来,所以希望你不要拒绝。要知道,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无论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一直一直陪在凉子你的身边的。”

“我知道⋯⋯”凉子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联谊,我会去的⋯⋯”

“这样才乖嘛~”

“……啊,好痛!里枝你个混蛋!”


+ + +


联谊的场所最后定在了商店街上的卡拉OK厅。虽然听起来似乎有些俗气,不过这个镇上实在没有太多娱乐的地方。

这里甚至没有游乐园,只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公园。镇上的小情侣们总迫不得已地在那儿耳鬓厮磨,但作为联谊的场所来说,还是稍显无趣了一点。

再说到这家卡拉OK厅,可是这条商店街上最高的楼房了。但即使如此也不过三层楼罢了,而里枝定的包厢就在最高的三楼了。


“凉子,里枝,这里哟。”秋海从包厢里探出头来,叫住了险些走错过的两人。

“抱歉抱歉。”明明是组织者的里枝却因为种种原因与凉子一起双双迟到了。

“你们真是太慢了。放我们和不认识的男生在一起实在是太尴尬了。”秋海嗔道着。

“抱歉抱歉。”里枝再次道歉道。


然而一走进包厢,里枝却发现所谓的“尴尬”根本就不存在。虽然并没有表现得很亲密,但是包厢里的人已经其乐融融地玩了起来。点歌的点歌,唱歌的唱歌,该抢话筒的还是在抢话筒。

“哟,里枝。”正在唱歌的青年将手中的话筒交给旁人,向着里枝和凉子走来,“这些都是你同学吗?啊,实在是唱得太棒了。我本来还以为自己已经是很会唱歌的了,今天可真是被打击到了。”

“清水先生你太谦虚了。”里枝礼貌地应着,“你们都已经互相认识了吗?我居然迟到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不,还没有呢。”秋海将话筒从嘴边挪开,回头对里枝说道,“你哥哥说等你到了再介绍,不过唱歌反正不认识也无所谓就先唱起来了。”

“哎?是这样吗?那么就赶快互相认识一下吧。谁要先来呢?”

“我哦!”秋海立刻将拿着话筒的手高高举了起来,“我叫米泽秋海,是里枝的同班同学。”

“我叫谷亚美,是里枝隔壁班的同学,不过我们一直都玩得很好。”亚美蚊子大的声音在这吵闹得房间里要很费劲才能听清。

“我叫筱田乙音。”

“我叫筱田乙美。”

“我们都是里枝的同班同学。”双胞胎突然热情高涨地插了一句,说完又双双对着话筒,跟着音乐的节拍继续吼了起来。

“那么你呢?”青年饶有兴趣地看着始终缩在里枝身旁的凉子。

“啊,她叫根羽凉子,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过今天她身体不太舒服,所以要麻烦大家多照顾她一点了。”

“没问题。”青年对着凉子露出温柔的微笑,但凉子却觉得那笑容意味深长。


“啊,结果都被女孩子们给抢先了,喂,你们不觉得丢脸吗?”青年转身对着自己的同伴们半开玩笑似地说道,“你们也赶快介绍一下自己吧,别扭扭捏捏的。”

然而特选队的那些人却大都赖在沙发上,有些害羞地互相推搡着别人先上。

“那么就由我先来好了。”青年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叫清水静玄,姑且也算是小杉的长官吧。”

“不会吧!清水先生原来是这么厉害的人啊!”里枝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偶尔会帮哥哥送落下的东西去警备署的缘故,里枝经常会遇到清水,虽然知道他和哥哥是同组,但完全没听哥哥说过对方究竟是什么身份,一直都以为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哈,悟志他一定是不好意思和你说,那个家伙总是在意外的地方表现得很腼腆。”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个年轻人突然插嘴说道。

【这个声音!】

“咦?是这样吗?”清水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不过如果被知道是长官的话,里枝会不会跟我生分啊?”

“怎么会呢?清水先生那么好相处,一点都没有长官架子,才不会生分呢。不过说起来我哥呢?从刚才开始就没看到他啊。”里枝说着又将包厢的角角落落都看了个遍。

“悟志他一来就急着上厕所去了。”年轻人继续说道,“我叫及川伊作,是悟志的同事哦,大家好。”

【就是这个声音!】

“哎?那个笨蛋,跟他说好了要收拾好再出门的,真是太丢脸了。”里枝一脸愤然,连口气也变得凶巴巴的。

“哈哈,里枝你太严格了啦。快笑一笑放轻松点。”

【这个声音!不要再说了!】

“哪里有很严格,我哥的脾气就是非要人盯着才能把事情做好,非常地让人不放心啊。”

“哎?是这样吗?那悟志能破例进我们特选组,看来里枝你的功劳很大呀。”

【别说了!别再说了!】

“那是当然的咯,哎?凉子你怎么了?”


里枝突然觉得有人在身后扯她的衣服,回过头看到凉子浑身打着冷颤坐在她的身边,眼神有些恍惚,口中急促地喘着气。

“凉子你不要紧吧?”秋海也扔下话筒跑了过来。

“啊,好冰。”她捏了捏凉子的手,又摸了摸她的额头。

“呼,好像没发烧,是又吃坏东西了吗?肚子痛吗?”

然而凉子却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地拉着里枝的衣服。

“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房间太闷了?”里枝猜测道,“说起来这个包厢也没个窗户真是太糟糕了。”

里枝站起身来,顺带拉着凉子也一起站了起来。

“我们出去走走吧,缓缓气,如果肚子不舒服的话别忍着哦,这里的洗手间在……”

“往右拐就是了。”及川顺口提醒道。

里枝感觉到凉子拉着自己的手猛地震了一下。她疑惑地看着凉子,却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来,走吧,凉子。”


里枝带着凉子按照及川指的路出门就往右走去。

“我们还是先去一下洗手间,擦一擦脸可能就会感觉好一点了。”里枝安慰着说道。

然而凉子却木讷地没有回答,反倒像个牵线玩偶一样乖乖地跟在里枝的身后。

好奇怪啊?就算是肚子痛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这简直就好像是丢了魂似的。

里枝一边纳闷一边拉着凉子走进洗手间,用热水沾湿了纸巾帮她擦脸。

“有没有觉得好一点?”里枝小心地问着。

这时的凉子好像缓过来一些,眼睛里也有了少许神色。

“嗯。”她说道,“我……我想用一下厕所。”

果然还是肚子不舒服吗?里枝心想着,凉子家的饮食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如果不是因为住得太远,一直都想叫她来自己家里吃呢。

“那你去吧。”里枝温柔地说道,然而手上传来凉子冰冷的体温还是让她稍微有些不放心,“有什么事就叫我好了,我在外面等你。”

凉子点了点头。


+ + +


凉子坐在盖子合上的抽水马桶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在隔间狭窄的空间里,压抑的氛围阵阵向她袭来,却意外地让她安下心来。

身体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只是想要一个人呆一会儿。

之前所遭遇的那件事情还无法对里枝说出,因为自己总是冒冒失失的,已经给里枝添了很多麻烦,所以不想再给她添麻烦了。

但那个人,刚才的那个声音,不会错的。

凉子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一屋子的人。

如果那个叫及川的人就是那天的那个人的话,那么另一个人是否也就在他们之中?所谓的特选队又究竟是做什么特别任务的呢?


其实仔细想一想,配枪的警卫并没有那么可怕,可凉子却打心底地感觉到恐惧和痛苦,泛滥的情绪难以自已。

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这真是太奇怪了。

这样的自己还是自己吗?简直像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占据了躯壳一样。

不,自己不应该是这样胆小的人,虽然也有懦弱的时候,但却不至于这么窝囊。

自己应该更加开朗一点,更加乐观一点,更加……没头脑一点。

是的,自己根本不是那种会为了这样的一件事情而长久苦恼的人。

所以说,这太奇怪了。


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当时那两个人不是也没有看到自己吗?

那么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可是真的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嘛?明明看到了那么让人介意的东西。】

可是也只有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才能坦然地生活下去,胸无大志的自己从来都不想背负任何深沉的东西。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明明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这恐怕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凉子从隔间里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她发现里枝并不在洗手间里,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走开了吧。

里枝大概又会以为自己大拉特拉了一场,虽然不想骗她,但是让她这样想也好。

就在凉子打算拉开洗手间的门的时候,她听到门外似乎有人在说话。


“什么?连你也拉肚子了?难道拉肚子是会传染的吗?”是里枝气呼呼的声音。

“啊,抱歉抱歉,昨天看到冰箱里有布丁,突然觉得很馋就吃掉了。”

【!】

“哎?那个布丁。啊,是我上次料理课做的布丁。拿回来的时候你明明说不想吃,怎么突然去吃它,已经放了很久了哎。”

“就是突然想吃嘛……所以说这种坏掉的东西你干嘛还放在冰箱里,扔掉不就好了。”

【!!】

“哈?这难道还是我的错吗?哥哥你明明比我大,不要每次都那么任性好不好!咚!”是里枝一拳头砸在悟志身上的声音。

“抱歉抱歉,就当是我的错好了。别打啦,让同事看见可丢脸了。”

【!!!】


对了!那个声音,听到的时候就觉得有点熟悉,原来是悟志大哥!

那么那个时候端起枪来的人也是悟志大哥!

居然是悟志大哥!怎么会是悟志大哥!


“哎,凉子在洗手间呆了好久了,不要紧吧。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不!不要开门!】


然而几秒之后,门却还是“咔哒”一声慢慢打开了。

凉子不知所措,仅凭着本能冲进了最近的一间隔间里,将门反锁上。

凉子看着自己还没从插销上挪开的手又愣住了。

明明已经决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地生活下去,可是为什么还会想要逃呢?

为什么自己的心里那么难过,一听到悟志大哥的声音就……忍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凉子~凉子~叩叩叩。”里枝敲了敲凉子先前进入的隔间门,里面却没有反应。

里枝左右看看洗手间里也没有别的人,便蹲下身子从隔间门底下的缝隙看了进去。

这间隔间里没有人。

真是太奇怪了,刚刚明明是这间啊,难道自己记错了?

考虑到确实也会有这样的可能,里枝干脆一间一间地看过去。


“凉子~凉子~”里枝也不畏羞地大声叫着友人的名字,然而房间里始终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应答。

奇怪了,她到底去哪里了呢?

虽然自己刚才因为听到哥哥的声音就跑了出去,但也就只是一会儿。况且就算出去了,自己和哥哥也一直在通道口,如果凉子走出去是不可能看漏的。

所以那个家伙究竟去哪里了呢?


“呜……呜呜……呜……”

从前方的隔间里突然传来了低声的呜咽,让里枝心下一惊。

“凉子?”她试探地问道,一边向那间隔间摸索过去。

“啊,好脏……”从隔间门的缝隙下不知为何渗出了很多水。

刚刚有这么多水漏出来吗?里枝不禁去回想。

不过因为自己一直都在考虑凉子的事情,对其他事情的记忆模模糊糊的。

“凉子?你在里面吗?”里枝又敲了敲门问道。

哭泣的声音似乎又变大了些。

“里面是不是反水了?很脏哦,凉子你快出来。”里枝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哐哐哐。凉子你快把门打开!是肚子很痛吗?要不要去医院?凉子!哐哐哐。”


门过了一会儿终于打开了。

凉子哭得两眼通红,身体虚软地靠在门上。里枝见状赶忙冲过去一把扶住她几乎就快要倒地的身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肚子很痛吗?”

凉子不说话,只摇了摇头。

“你到底怎么了,最近就一直不太对劲的样子。你不是真的肚子痛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里枝用锐利的目光看着凉子。

凉子有些心虚地别开脸,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一目了然。

“对我也不能说么。”里枝突然觉得有些受伤。

凉子依旧在抽泣着,几乎无法完整地说出一句句子。

“……嗯……太……危险……嗯……可怕……”

“到底是怎么回事?”凉子的只言片语让里枝的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

“悟志……大哥……”

“我哥哥?那家伙又做了什么蠢事,他欺负你了吗?”

凉子摇了摇头。

“这里……的后面……悟志大哥……”

“好了你别哭了。”里枝掏出纸巾帮凉子擦干净眼泪,又伸手抚摸着她的背脊帮她顺气。

“不用着急,慢慢说就好。”

“可是……悟志大哥……”

“那个白痴再蠢也不会进女用间的,让他等着好了,你别着急。”

凉子点了点头,开始断断续续地将那天的事情说了出来。


//  二、人鱼泪 END //


2014-06-19 /
标签: 人鱼冢tbc
 
评论
 
热度(1)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