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人鱼冢、1

人鱼冢

题记:这里的天空是灰蓝色的,哀伤得就好像我此刻的心。


一、废弃之地


“肚子好痛,肚子好痛……”高中生根羽凉子抱着腹部飞快地向家的方向奔去。

真是不妙啊,难道是中午的便当馊掉了?

凉子的额头开始冒起细密的汗珠,仔细想一想,中午的鸡肉似乎吃起来酸酸的。本来还以为是老妈又开发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口味,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坏掉了啊!

腹部的痛感越来越沉,跑回家恐怕要来不及了,该怎么办呢?

为了缓解疼痛,凉子抬头深呼吸一口,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跑到了商店街这里来,那就干脆……


“大婶!能不能借用一下厕所!”

“哟,凉子,你又吃坏东西了啊。”虽已人到中年却风韵犹存的大婶从店里走了出来,她有些故意似地挡在了门口,嘴角掩不住想要喷笑的表情。

“什么是‘又吃坏’!我也只是偶尔拉肚子而已啦。难道大婶你从来不拉肚子吗?”

“也不是从来不,不过这已经是凉子你这个月第三次在我家借厕所了,真的不要紧吗?”

“不要紧,不要紧,今天的便当有点馊掉了才会不小心吃坏的,下次我一定一定会注意的。所以快让我进去啦~大~婶~”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大婶毕竟也有些担心,半托着皱眉的脸,侧开她丰腴的身体,让出一条狭窄的走道。凉子立刻一冲到头,熟捻地找到了厕所的位置。

“乓——”厕所的门重重地一声关上,听得人心惊肉跳,大婶也不禁夸张地缩了缩脖子。

“真是个冒失的孩子啊。”


“真是……畅快啊!”坐在抽水马桶上的凉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咕噜噜……”这是水流打着漩涡流入下水道的声音。

“大婶可真是个好人啊~”凉子一边推开厕所的们一边感动地自言自语。

要不是能在这里借用一下的话,自己恐怕还没跑回家就痛晕在马路上,然后很丢脸地被巡逻警卫送回去了吧。

凉子虽然长得一副很机灵的样子,但在某些方面却迷糊到一定境界,三天两头都会发生“不小心吃了放在包里好几天已经过期的面包”,“因为不知道而吃了并非食物的东西”之类的事情,奔厕所早已是常态了。

这家店的大婶原本是凉子家的邻居,直到前几年盘下了这家店才举家搬到商业街来住。两家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好。

所以大婶虽然有时会和凉子恶作剧,却一直借厕所给来不及跑回家或跑去学校的凉子用,在凉子的心目中有如再生父母一般伟岸。


说到这条商业街,虽然是镇上唯一的商业街,但在这个并不繁华的小城镇,街上稀稀拉拉的人群看上去多多少少有点萧条。不过凉子却觉得这样就很不错了。

凉子初中毕业旅行的时候去过附近的大城市,那里的街道上人们摩肩接踵,叫卖声此起彼伏,嘈杂得让凉子只想要快点逃走。所以凉子在心底里希望着,作为家乡的这里能永远都这么平静而安详就好了。


“大婶,我好了~”凉子走出厕所,捡起自己先前随手扔在地上的书包,打算到店前和大婶打个招呼便回家去。

然而她才走了几步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经。

与其说有什么不对经,不如说有什么不一样了。

凉子慢慢回过头去,看到已经是最里面的隔间的厕所门外,最尽头的墙上还有一扇老旧的金属门。

以前有这样的东西吗?凉子用力回想着。

以前的这个地方似乎总是堆着各种各样的货物,木箱纸板箱一个叠着一个地放着,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将这扇门完全挡住。过去的自己究竟为什么从来没注意到过有这扇门呢?

那么这是这家店的后门吗?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据说商店街的后面有一块开发失败的空地已经搁置好久了,不过因为这个小镇的人都相当安于现状,从来没有人提出说要重新开发这块土地,所以也就这么一直搁置了下来。

究竟搁置了多少年呢?凉子也不知道,至少凉子出生的时候,那块地就已经是闲置着的了。

凉子咽了咽口水,心里有些激动,鬼使神差般地摸上了那道门的门把。

虽然说是荒地,但是这个镇上居然还有自己没看到过的地方,一想到这里凉子就觉得很好奇。

就看一眼好了,反正也就是个荒地,应该没什么看头。

这样想着,凉子握住门把往下用力一按。

“咔哒——”门开了。


微弱的光照进走廊的深处,空气有一点点冷。凉子觉得没什么好犹豫地便大胆地把门推直——

为什么……这个小镇居然会有这样的地方!


这突然出现在凉子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下沉式购物中心,比凉子在城市里见到的那些还要大上好几倍。店铺的招贴画都还很新,五颜六色地在建筑的外墙上围成一圈。

那是一座棕黑色的圆形建筑,比起街上那些小家子气的门面小店和城市里那些花哨的百货商厦要稳重许多。乍一眼看去似乎是六层楼的样子,有一组手扶电梯直接从地面升向二楼,远远地也看不清是否还在运作。

建筑前的广场也大得惊人,光是一个方向上的空地就感觉和凉子学校的操场差不多大。


为什么这个镇上有这样的地方却从来都没有听人说起过,凉子的脑子里懵声一片,大家还一直都说这里是荒地,真是太奇怪了!

恍惚间——

“啊!”

凉子突然觉得头重脚轻地快要栽倒下去,便赶紧用手拉住了门框。

然而随着她的视线落下,她惊讶得双眼瞪得更大了。


门前是有楼梯的,长长地一直延伸到与那座建筑一样深度的楼梯。


凉子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左右,只见商店街简陋的背面将这个地方团团围住。然而她很快却发现,周围的其他地方都是毛坯一样的斜坡,而唯有这个地方,自己的眼前,有一座虽然看上去有些老却十分结实的石头凿的楼梯。

是什么人在这里造了楼梯?既然从外面完全看不到这栋建筑,那么这个下沉的深度就有六层楼那么高了吧。

那么这个楼梯也有六层楼高吗?凉子不禁猜测起来。她看着楼梯的尽头,台阶的宽度在她的眼中那么细小……这座楼梯大概真的有六层楼高吧。


风吹起凉子的发丝,吹透她单薄的衣物,吹过她的背脊。凉子不禁打了个冷颤,于是她抬头看了看,只见天色有些阴沉沉的。

不好,这是快要下雨了吗?明明预报说今天一整天都是晴天的,自己可没有带伞啊。

所以还是赶快回家吧,凉子在心里想。

【但还是很想过去看一眼】,另一个声音在凉子的心中升起。

明明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如果不去看一眼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只是看一眼,反正这个地方静悄悄的也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所以只是看一眼,应该,不要紧吧……


+ + +


长长的延伸到底的楼梯,两旁的扶手设计得有些太低,而且大都已经老化,看上去非常不可靠的样子。兴许是因为高度实在是太高,楼梯的坡度也做得很陡,凉子颤颤巍巍地走在台阶上,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摔下去。

要是从这个地方摔下去,恐怕没有个几分钟是滚不到底的吧。

凉子倒还有闲心胡思乱想。


当凉子踏下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她微微松了口气,顺手看了一眼手表,但旋即便想起自己下来之前因为脑子里一片混乱,并没有看时间。所以现在即使看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走这个楼梯究竟用了多久。

临近黄昏的天色应该变得很快,不过凉子抬头看去,天色依旧是灰蓝色的,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那看来也没有花很长的时间嘛,凉子心想着。

还是赶快去看一眼就马上回去吧,凉子对着自己心里的好奇心说着。


因为今天的最后一节是体育课,懒得换鞋的凉子就直接穿着跑鞋从学校回来了。带着柔韧弹性的牛筋底踩在广场的地面上,发出轻微摩擦的声响。

总觉得有点可怕呢。凉子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虽然刚才走楼梯的时候也有踏步般的声响,但是因为每一下都掷地有声反而不那么可怕。

但又觉得有点激动呢。凉子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

她的脚步也随着心跳的加快而不断加快起来。


凉子从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开始,绕着购物中心按顺时针方向走了起来,她一路尝试着推了好几扇门,但每一扇门都纹丝不动。

真是……扫兴啊。

凉子瘪了瘪嘴,不过很快就不以为意,继续向着从刚才就很在意的手扶电梯走去。

因为这座建筑的一楼的层高很高,所以明明只是通往二楼的扶梯看上去好像能去三楼一样。

扶梯是楼外部的设施,并没有办法上锁,所以凉子想即使无法进入这座建筑,如果能登上扶梯,从高处看看,感觉似乎也不错。


这样想着,凉子的心情突然也快活起来。若不是因为周围实在太安静令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简直快活得想要哼歌。

这就像小时候找到了一个很棒的秘密基地一样。

啊,不能说小时候,就算是到这个年纪也可以有秘密基地的嘛。

那么,不如下次再叫上里枝一起来好了~

干脆把大婶家的勇太也叫上好了。


大概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凉子感觉走起路来似乎也变快了,只一会儿,扶梯便已经近在眼前。

好啦,那就上去看看吧。凉子给自己打气道。


呈现出完美度角的高大扶梯离凉子越来越近,耳边没有听到任何马达的声音,那么果然并没有在运作。

想想也是呢,这个一看就是被废弃掉的地方怎么可能还有运作的电梯?

那我干脆一口气蹭蹭蹭地冲上去好了~

凉子总是时不时地会有这样男孩子一般调皮的想法。


凉子的视线逐渐往左边转去,几乎与扶梯延伸的方向平行。随后视线又慢慢转回到右边,一点一点地靠近扶梯的正面。

凉子终于踏出了最后的一步,来到了电梯的正前方——

那是什么!

一个黑色的人!还有另一个黑色的人!

凉子条件反射般地一个闪身将自己的身影藏在电梯侧边。她此刻的心脏扑通扑通毫无规律地乱跳起来,几乎都快要从自己的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她伸出手来不停地在自己的胸口抚摸,大口大口地深呼吸起来,才慢慢平静下来。

平静下来的凉子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只让双眼刚刚露出可以看到电梯上方的情况。这一次她很清楚地看到,在二楼的电梯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人。

究竟是谁,会呆在这种地方?凉子疑惑地想着,况且镇上有这样的人吗?

凉子看了很久,那两个人却一动也不动的。而且因为离得实在太远,就算是视力很好的凉子也看不清那两人的脸。

难道是装饰的人偶?凉子大胆地猜测了起来。

也许真的是人偶也说不定。凉子对自己的不安说道。

不如走过去看看,应该……没关系吧。


这么想着,凉子便从电梯侧的阴影里走了出来,走到电梯的正面,踏上了台阶。

一级,两级,然而……电梯却突然动了起来!

“谁在那里!”是听起来莫名有点耳熟的男人的声音。

“咯噔。”像是枪战片里有些不妙的上膛的声音!


不好!竟然是活人哎,仔细一看居然还有配枪!

凉子赶忙躲回原来的地方,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空气仿佛凝滞了一样地紧张起来。

敦实的皮鞋底踏出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似近似远。

他们会不会下来?会不会发现我?会不会杀了我!各种可怕的猜想一口气涌入凉子混乱的脑海之中。她浑身颤抖着蜷缩了起来。

然而脚步声却始终只在二楼的电梯口徘徊,渐渐地变轻变慢直到消失。


沉默与沉默对峙了许久,而电梯也不知何时再次停了下来。

静默的风不知从哪里吹来,却在这并不寒冷的天气里令凉子瑟瑟发抖。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样子,黯淡的阳光令凉子落在地上的影子也显得有些虚无缥缈。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凉子不禁问起了自己。

我为什么要打开那扇门?凉子咬着唇,忍住了哭泣的冲动在后悔。

我为什么觉得这么难过,心痛得好像要碎裂一般……


“刚才有什么吗?”另一个清亮一点的嗓音问道。

“不知道,电梯突然动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你看到什么吗?”

“我?什么也没看到啊,是不是风把什么东西吹到电梯上所以才动的。这部电梯已经很老了,能勉强用已经是奇迹啦。所以有抽风的地方也很正常,你别太紧张了。”

“大概吧……”

“啪啪。”是拍肩膀的声音。


随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 + +


凉子最后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大婶的店里的。

似乎是连滚带爬,衣服也弄得脏兮兮的。

大婶一边取笑她,一边又担心地问着她有没有哪里弄伤,她突然觉得一阵委屈,扑在大婶的怀里像孩子一般哭了起来。


那一天的事情,如果能忘记就好了。

可是这只是刚刚开始。


//  一、废弃之地 END //


2014-06-17 /
标签: 人鱼冢tbc
 
评论
 
热度(1)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