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自杀结社】Act. 2 店

Act. 2 店

建档时间:2014.5.26


=特标

你是否想要自杀?[Y/N]N

你是否对自己感到失望?[Y/N]N

你是否对现世感到不满?[Y/N]N

你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Y/N]N


[建档失败,进程已停止。]

=特标end


暮春的清晨,淅沥沥的小雨如棉絮一般飘然落下,空荡荡的街道上如蒙了一层雾霭,模糊了行人的视野。微凉的空气中隐约地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燥热,仿佛预示着盛夏即将来临。

在西园大街宽敞的人行道上,有一道年轻的身影正沿着绿化带的旁侧漫步着,聆听着小雨落在树叶上沙沙作响,轻嗅着微风吹送来花草的芳香。

然而年轻人却并没有打伞,任凭细雨打湿乌黑的发丝。他只是慢慢地走着,西园大街上的店铺大都关着门,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去哪里。


而店就在那里。


西园大街因为临近火葬场,街上的店铺大多是些丧葬用品店。不过此时此刻,这些店铺的大门全都默然紧闭着。临街的橱窗里陈列着价值不菲的寿衣和骨灰盒,年轻人一路看去,也不禁腹诽起来。

这年头,想要体面一点地死去,居然也那么昂贵。

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大街的尽头了,然而年轻人却还是没能找到一家开门的店,不免有些失望。

是自己来得太早了吗?那么接下来该去哪里打发时间呢?

而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诵经声,只见转角处的一家店铺已然亮起了灯。


所以店就在那里。


+ + +


老板坐在柜台后面宽大舒适的老板椅上,“吧嗒吧嗒”地敲击着键盘。黑漆漆的屏幕上跳动着苍白的光标,一行又一行飞快地录入着文字。

老板的嘴角挑起浅浅的笑意,他紧盯着屏幕聚精会神,直到店的自动门突然“唰啦”一声打开,才如梦惊醒般地抬起了头。


清新的风趁着开门的间隙从外面钻了进来,吹去屋内少许沉闷的气息,一个年轻人踱着散漫的步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年轻人耷拉着微湿的头发,一身清爽的白衬衫也因为雨水的缘故而少许地透出肤色。

然而屋子里却静得吓人,没有殷勤的店员来道欢迎,只有诵经声更加清晰地在他的耳旁环绕。

年轻人看了一眼柜台后的老板,老板也看了一眼他,却不知何故一脸微妙的表情,欲言又止,很快便又继续低头打起字来。

诵经的声音和打字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听起来更加慎人,年轻人这时才突然开始不知所措,尴尬地看看老板又看看玲琅满目的橱窗,不知该如何打破这诡异的沉默。


是该说早上好吗?或者说今天天气真好?

不过这个店只有老板一个人吗?似乎也没有看到别的店员。


直到老板打完字,保存好文档的时候,那年轻人却还是傻楞在柜台前,一脸便秘似的纠结模样。

于是老板合上笔电的屏幕,叹了口气问道:“客人,你需要买什么吗?”

老板的声音如魅惑一般充满了磁性,听得人飘飘然的。

“啊,我……不,我……”老板突然的搭话让年轻人越发手足无措起来,支吾了半天才终于说出了句完整的话来,“我不是来买东西的……”

似乎早料到如此一般,老板并没有表现得太惊讶,却仍是皱起了他好看的眉,狐疑的目光仿佛能看穿一切似地投在年轻人的身上。

“我……看到外面贴着招牌启示……所以我是来应聘的!”年轻人的尾音毫无预兆地突然响了起来,脸色因为紧张亦或是激动而有些微红。

“哦,那么你材料带来了吗?”老板神闲气定地喝了口茶。

“材料?”年轻人不禁愣了一下。

“小伙子你是成年人了吧,你难道不知道找工作是要准备简历和相关材料的原件复印件这种简单的道理吧。”

年轻人在心里翻了翻白眼,这种事情他当然知道,可这不是事出突然所以才没能准备好吗?

况且门外的启示也只写着要求“20~35岁,品貌端正,男女不限”而已。年轻人觉得自己既不是黑户也不是逃犯,于是也没想太多便进来了。


“对了,外面那张纸是别人写的,所以有点含糊。我们这里的要求是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最好是相关专业的毕业生。”

等等,不就是卖个寿衣吗!居然还要本科,要相关专业?年轻人不禁在心里吐槽起来,那该是市场营销还是服装设计呢?不过自己似乎哪一样都不占。

“啧啧,我看你面相不错,倒也可以通融一下。”老板突然凑近看着年轻人的脸,在他的耳边吐出话语,“但是小伙子你怎么会想来我店里的?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像会对我们这种店感兴趣的样子啊。”

“我也只是正好路过罢了……”年轻人感受着耳旁吹过的微热气息,涨红着脸实话实说道。

“嗯,谈吐也算流利,人也挺老实的样子,那么你就留下来做吧。”老板退开身去,摸着光洁的下巴点头称道。

咦?刚刚这就算面试了吗?而且还无知无觉地通过了!

“你现在如果有空的话就可以跟着学起来了。啊对了,这里怎么也是正规的公司,你明天把档案册带过来,我帮你去办手续吧。”

“啊……手续就不用办了吧……”年轻人突然面有难色。

“嗯?为什么不办?”老板闲闲地勾起嘴角,“明明办了对你的好处比较多哦。”

年轻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我其实是因为上一份工作压力太大,所以才想换个环境看看,并不打算长做。啊,不过只要我做着这份工作,就一定会好好努力的,这点老板你可以放心。”

老板应声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我懂,我懂。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辛苦啊,读书时学业压力大,上班后工作压力大。适当的自我调节一下也是应该的,总好过受不了要寻死觅活的。”

年轻人立刻点头如捣蒜,对老板的理解表示无限感激。不过老板明明看起来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怎么老是一副长辈语重心长的样子,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过你要换环境的话,丧葬用品店可不是什么好环境。毕竟这边的工作天天都要面对死者的家属,恐怕心情会不太好。”

“即便如此也比原先的要好。”年轻人自暴自弃似地说着,“不过手续是真的不用办了,毕竟等我调整好状态还是要回去做以前的工作的,所以……”

“我懂,我懂。”老板继续打着了然的手势,“丧葬用品店什么的,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些晦气。那你就在这里好好做吧,别想太多了。”

“老板,真是太谢谢你了!”年轻人一激动猛地来了一个九十度的深鞠躬。

“哈哈哈,别那么严肃。”突然受此大礼的老板不禁笑出声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哦,我好像一直都没说,真是太失礼了。我叫禹逸安。”


+ + +


西园大街的午后,小雨渐渐停歇,太阳的热度一点点烘干了地上的水迹,路上的人也陆陆续续地多了起来。

送葬的车队奏着哀乐时不时地从店门前路过,向着路尽头的火葬场奔去。

死者亲人哭泣的声音夹杂在一片哀乐声中,孤助而无力。


这便是西园大街平凡的一天,每一天。


禹逸安停下手中的工作,透过门玻璃,看着又一队车从大街上开过,不禁心生感慨。而就在这时,店的自动门突然打开了。

有客人!禹逸安激动地想着,这可是今天第一位上门的客人。

于是他打起精神,堆出笑容,精神饱满地对着那对从门口走进来的中年夫妻大声地说道:“欢迎光……哇!”

老板狠狠的一巴掌拍在禹逸安的脑门上。

“节哀顺变。”老板板着脸用低沉的声音对着那对明显被吓到的夫妻说道。

那名丈夫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对着老板点了点头,又顺手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让她有些颤抖的身体靠在自己的身上。


“请问两位是要为谁置办?”老板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谨慎地问道。

“是,啊……”丈夫虽然看上去镇定,但一开口又不禁哽咽了起来,“是我们女儿,她才18岁。”

“唔,唔,意然才18岁,才18岁啊。哇——”丈夫悲伤的声音像是触动了某个开关一样,令原本强忍着悲伤的妻子不禁放声痛哭了起来。

而禹逸安则干站在一边,不知道自己是上前安慰好还是不安慰好,安慰的话又该说什么好呢?

禹逸安从来都没有这种失去至亲之人的经历,一下子急得手忙脚乱,却又不敢贸然上前。


这时老板却走了上去,轻轻拍了拍丈夫的背脊,帮他顺顺气。

“两位也要保重身体,她走得才放心。”

丈夫点了点头,情绪慢慢缓和了下来,他搂着哭得浑身瘫软的妻子,四下看了看。这一回,禹逸安倒是机灵地从旁边拖来椅子,帮着丈夫扶着妻子坐下。


“我们来买寿衣。”丈夫平稳了情绪后说道,声音还有一些沙哑。

“女孩子的话推荐颜色亮一些的,这件和这件买的人都很多,你们可以挑挑看。”

禹逸安陪在那位妻子的身边好有个照应,他看着老板在柜台前跟丈夫推荐起了寿衣的款式,就像在普通的店里买普通的商品一样。

感觉冷冰冰的。

禹逸安突然觉得,寿衣也好,骨灰盒也好,虽然都是人的生命走到终点时才用得上的东西,但却似乎并没有他所想象的那样沉重。

只要是商品都是冷冰冰的。看着丈夫和老板开始讨还起价格,禹逸安更加如此觉得。


那对夫妇最终选了一套蓝色的寿衣,留下了尺寸和定金,约定后天再来取衣服。

禹逸安愣愣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用品店里又恢复了安静。

老板在一旁将刚才摊开来看的样衣一一折叠起来,放回到橱柜里,冷不丁地开口说道:“那对夫妻的女儿很可怜,虽然说是自杀,但据说是先被人强暴,恐怕是受不了才自杀的。”

“咦?老板你知道?”禹逸安一下子好奇了起来。

“嗯,因为有认识的警官,所以听说过。”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禹逸安按耐不住本性地追问了起来。

“据说那个女孩不知道为什么跑到废弃的南码头那里,然后遭人强暴,之后大概就跳了海。家里发现失踪以后报了案,过了好些天才找到浮尸。原本也是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最后却死成那个样子。”

“那么强暴她的凶手找到了没有?”

“并没有找到。南码头那块地方已经荒了很久了,也没有监控之类的,平时也没人去。凶手留下的痕迹本来就不多,在水里泡了那么多天也都没办法取。所以一下子就没了线索。”

“哎……那个女孩子可真是太倒霉了。”

“是啊,这大概就是命吧。”


+ + +


几天之后。


“老板你在看什么啊?怎么总是看到你在用电脑。”

本应去整理橱柜的禹逸安突然闷声不吭地凑了过来,老板赶忙眼疾手快“啪”地一声合上了笔电。

禹逸安抽了抽嘴角,看着像没事似地端起茶杯慢慢品尝的老板,无奈地嘀咕道:“不看就不看,干嘛这么紧张。”

“逸安啊,我现在要教你做人的道理。凡事好奇心不要太旺盛,给人家留点隐私空间,这是礼貌。”

“知道啦老板。”逸安扁了扁嘴,“不过老板你好像经常打字的样子,难道是业余在写网文么?笔名是什么?我去搜搜看。”

年轻人还真是精力旺盛啊,老板无奈地在心里摇着头。而且这家伙来的时候看起来怯生生的,结果完全不怕生啊!

“我没有在写网文,也没有笔名,只是偶尔上上论坛而已。”

“老板也上论坛吗?是哪一个?我也经常玩的,说不定碰巧是同一个。”

“肯定不是你会玩的那种地方……刚才不是才教你要给人留隐私吗?”

“哦,知道了……”


=特标

发信人:Moony(站内:News)

标题:前几天报道里的女孩是这里的人吗?

时间:2014.5.28 22:32:04

前几天报道里的那个女孩是这里的人吗?跳海什么的超有勇气。我觉得这种死法好丑,换了我肯定不要。


发信人:Silvery(站内:News)

标题:Re 前几天报道里的女孩是这里的人吗?

时间:2014.5.28 22:34:26

听说那个案子有内幕呢,真的是自杀吗?


发信人:Darkest(站内:News)

标题:Re 前几天报道里的女孩是这里的人吗?

时间:2014.5.28 22:35:18

我认识一个管理员,他说那个女孩做过问卷,还建档了。好帅!


发信人:Silvery(站内:News)

标题:Re 前几天报道里的女孩是这里的人吗?

时间:2014.5.28 22:37:22

不要随便说自己认识管理员,我还认识藤老师呢!不过比起建档,我还宁愿去Help版。


发信人:Moony(站内:News)

标题:Re 前几天报道里的女孩是这里的人吗?

时间:2014.5.28 22:40:06

我也觉得Help版比较好,不过那个女孩果然是这里的人啊。

=特标end


- 完 -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