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灰色庭园】今天也十分努力的Wodahs桑

【灰色庭园】今天也十分努力的Wodahs桑


今天的灰色世界也像往常一样和平呢,Wodahs早上醒来时迷迷糊糊地想着。依旧是那么美丽的蓝天,白云……嗯,今天的云好像有点多,显得有些阴沉呢。

明明很早就醒过来的Wodahs此刻却躺在床上发着呆,直到窗外的鸟鸣声将他惊醒,才突然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

于是Wodahs赶忙爬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他意外地感到了一阵眩晕。

嗯?是因为昨天工作到太晚所以累到了吗?Wodahs甩了甩脑袋猜测着,那么今天就偷懒休息一天好了。


“早上好,Wodahs桑。”黑白城里的天使向他问着好。

“早上好,Wodahs桑,您今天起得有点晚呢。”天使身边的恶魔友人说道。

“嗯,是吗?大概吧。”Wodahs漫不经心地应着,“偶尔的偶尔,也是可以放纵一下自己的。”


虽然已经决定了今天一天都不工作,但是有些事情Wodahs还是得做的。他轻车熟路地在黑白城里打了几个弯,来到魔王的房间,开始他的第一件日常工作——叫魔王起床。

“乓乓——乓乓乓乓——”

“兄长大人,你该起床了。”Wodahs冷冷地叫着。

“乓乓——乓乓——轰隆隆——”


“发,发生了什么事……”

睡在棺材里的Kcalb早在Wodahs叫他第一声的时候便已经醒过来了,但却躺在棺材里不肯出来,俗称赖床。他正想着,一分钟就好,只要再睡一分钟就好的时候,突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被他当作床来使用的棺材的盖子上多了一个不规则形状的窟窿。陈旧的木屑从窟窿的边缘一点一点地剥落下来,窗外明亮的阳光也化作一道金线照进原本黑咕隆咚的棺材里。

“Wo……Wodahs,你在干嘛……”Kcalb推开盖子,有些狼狈地从里面爬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木屑,“你,你对我的棺材做了什么……”

“啊,兄长大人,对不起。”Wodahs面不改色地应道,“不过都是因为兄长大人你又在赖床,我才会用力过猛把盖子砸坏的。”

“这难道还是我的错吗!”Kcalb抓狂,“啊,我的棺材,这下可怎么办啊。”

看着棺材残骸的Kcalb显得十分苦恼。

“所以说,Kcalb只要过来和我一起睡就好了嘛,我那边的床可大了呢。”不知何时冒出的Etihw趴在棺材边说道,“都那么多年了,你的幽闭狂热症也该治一治了。”

“还不都是你的错!”Kcalb黑着脸说道,“还有,幽闭狂热症是什么鬼东西,我才没有那种病!”

“啊啦啦,今天的Kcalb也好可爱啊~”Etihw欣赏着魔王暴走的表情一秒陷入痴汉mode。

“你,你才可爱……不对!你一点都不可爱!”Kcalb语无伦次地反驳着。


黑和白的两人开始毫无自觉地散发出万丈光芒,一旁的Wodahs默默地掏出自带的墨镜戴上。他等了又等,忍了又忍,终于在闪光即将连墨镜也刺破的那一刹那之前,幽幽地伸手搭上Etihw的肩膀。

“Etihw大人⋯⋯”他居高临下地说道,“不要一大早就跑来欺负兄长大人,你是不是也刚起来还没洗漱,这样散漫可不行啊。”

隐约感受到来自肩膀刺痛,刚才还玩得很开心的Etihw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

不妙,好像有点过头了,Wodahs生气的话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

于是Etihw赶忙松开抓住棺材的双手,向后退了几步。

“呀,Wodahs还是这么严格啊。”Etihw笑着抱怨道,脚下又向大门的方向后退了几步。

“其实呢,我是想找Kcalb一起去洗漱的哟,你看,我新买了成对的洗漱用具,很可爱吧~”

Etihw说着从身后掏出了有蛋糕和叉子图案的牙刷杯和毛巾。


“那种东西,我才不要用呢!”Kcalb一秒脸红道,“绝对,绝对不会用的,死也不会用的。”

然而Wodahs却在一旁相当认真地附和起来,“那正好呢,兄长大人上一套用具也已经很久了,是时候可以换一套了。”

“绝对,我绝对不会用的!”Kcalb在一旁抗议着。

“是吧,是吧,很可爱吧,因为觉得实在是太可爱了,像Kcalb一样可爱所以就买了。这可是我和Kcalb爱的情侣用具哦。”Etihw一边说着,一边散发出可疑的粉红泡泡。

“情⋯⋯情侣什么的才没有呢⋯⋯”Kcalb涨红了脸小声地嘀咕着。

Wodahs默默地掏出另一副墨镜叠加着戴上。

“Etihw大人把东西放在那边的橱上就好了,我会督促兄长大人使用的。”

“我说了我不会用的!你们都听不懂吗!”Kcalb继续暴走。

“呀~呀~那么就拜托你咯,Wodahs~”Etihw说完便放下有着蛋糕图案的那副用具,随后哼着轻松的歌离开了房间。


鸟儿在窗外轻松地鸣唱,预告着灰色世界幸福的又一天。

阳光从高高的窗户洒进房间,照亮每一个角落。然而Kcalb的身边却自带着阴霾,怎么照都散不去。

“兄长大人你还在生气吗?”Wodahs试探着问道。

“哼。”

“兄长大人你就别生气了,那个棺材也是用了很久很久的旧东西了,一百年前就应该换一个了。”

“胡说!如果不是你把它砸坏掉,明明还可以再用一百年的!”

“……”

“唔,棺材坏掉了,这下子可怎么办,以后我晚上该去哪里睡觉呢……”

“……”


“兄长大人。”

“哼。”

“兄长大人,我帮你再买一副新的棺材好了。”

“哼。”

“和这副一样宽敞舒适,密不透光。”

“……哼。”

“如果你不要的话就算了。”

“要!”


+ + +


真是伤脑筋啊,因为兄长大人的样子看上去实在是太可怜了,就不由自主地应下了这份差事。可是该去哪里帮兄长大人买棺材呢?Wodahs走在黑白城的走廊里,有些苦恼地思索着。

这个时代已经很少会有人死去了,所以棺材这种东西恐怕哪里都没得卖了吧。

Wodahs双手抱在胸前低头沉思着,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浑然不觉黑白城里的天使和恶魔们正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因为他已经在城里毫无意义地绕了第十圈了!

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

就在Wodahs想得头发都快掉了的时候,他一团浆糊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啊有了,还是有一个地方可能有得卖的,mogeko的商店。那家店总是会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老实说,有时候连Wodahs也觉得奇怪,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些东西的。

那么就去mogeko的商店碰碰运气吧。这样想着,Wodahs便离开了城堡,向灰色村出发了。


今天的灰色村也像往日一样和平,天使和恶魔聚在一起,在街道上三五成群地来来往往,人们的欢声笑语此起彼伏。

真是悠闲的生活啊,Wodahs不禁在心里感慨着。

“哎,这不是Wodahs桑吗?”绿头发的恶魔少女Yosafire元气满满地向独眼的天使长打起了招呼,“真是难得见到Wodahs桑来灰色村啊,今天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今天没事,唔,大概也算是有事吧。”Wodahs含糊地回答着。

“那么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好奇心旺盛的少女继续追问着,“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不,不用帮忙。”Wodahs有些招架不住Yosafire的热情,连忙摆手拒绝。

况且就算找Yosafire帮忙估计多半也会变成帮倒忙吧。

“我只是来商店买点东西。”Wodahs说道,“我自己来就行了。”

“哎?商店吗?那可真是不凑巧啊。”

Wodahs突然觉得眼皮乱跳,心中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是商店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略有些紧张地问道。

“之前的事件里,Michael不是死掉了么,mogeko们说要送他回老家安葬就集体请了假。不管是商店的mogeko,图书馆的mogeko还是回复屋的mogeko貌似都走了,可能要到下个礼拜才能回来。Froze酱也因为这样被临时安排去图书馆帮忙,都不能陪我玩了。”Yosafire说着说着又郁闷地嘟起了嘴。


mogeko都请假了?!仔细想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Wodahs努力回忆了一下,似乎之前的某一天自己确实处理过这样的一份申请书呢。

“Wodahs桑要买什么东西呢?是很要紧的东西吗?”Yosafire见Wodahs一直不说话,也有些担心起来。

“哎,是兄长大人当作床来用的棺材坏掉了,所以想要帮他买一副新的。”

“啊,那可真糟糕。那个大叔似乎离开了棺材就睡不着觉的样子,说起来还真是孩子气呢。”

“……”

“嘛,没事的,总会有办法的。我现在要去Dialo酱家吃苹果派,Wodahs桑要不要一起来吃?吃了苹果派也许脑筋就会活跃起来,想出什么好办法也说不定。”

“我一起去不会打扰么?”

“不会哦,Dialo酱一定很欢迎Wodahs桑去吃苹果派的。”Yosafire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


说起来,兄长大人似乎很中意那个苹果派呢,上次也因为没能从Etihw大人手里抢到最后一块苹果派而郁闷了好久。

我要不要跟Dialo学习一下怎么做苹果派呢?如果能做出那个苹果派给兄长大人吃的话,砸坏掉棺材的事情大概也会原谅我了吧。

“那么我也就一起去吧。”Wodahs打定主意地说道。


+ + +


“乓!哐!咚咚咚!”

非常奇怪的声音从眼前的屋子里传了出来。

屋子里是在打架吗?Wodahs疑惑地想着。

不不不,这么和平的时代怎么可能有人在打架,大概是在做拳击练习之类的吧。

“哎呀,Dialo酱已经开始做了啊,我们来的真是时候。哼哼哼~♫”Yosafire开心地哼着歌推开了门。

咦!那个难道是在做苹果派的声音么!


“Dialo酱~我们来啦~”

“啊,Yosafire,你来了呀。”Dialo放下手中可疑的工具转身,“哎?Wodahs桑?”

“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在人生的旅途中迷失了方向的Wodahs桑,所以邀请他一起来了。”Yosafire有如文学少女一般款款地说道。

Wodahs的额头瞬间落下一滴汗,“……差不多就是这样吧,打扰了。”

Yosafire的文学气息只维持了几秒便立刻破灭了,只见她闪着渴望的双眼,扑到Dialo的身边,“呐,Dialo酱~苹果派会不会不够啊,要不要我再去摘一点苹果?”

“不用再去摘了,你昨天摘的还没有用完呢。不过我做的时候确实没有考虑会多一个人,所以今天你只要吃八分饱就行了。”Dialo继续面无表情地在灶台前认真地制作起来。

“哎,怎么能这样,肚子吃不饱的话会一整天都没有力气的。再做一点嘛,再多做一点嘛~”Yosafire哭丧着脸哀求道。

“闭嘴,你就当作减肥好了。”Dialo头也不回地拒绝了。

就连Chelan也在一旁用力地点着头。


“那个,Dialo。”Wodahs踌躇了许久,终于开口道,“如果不麻烦的话,可不可以教我做这个苹果派?”

“当然……”

然而Dialo的话还没有说完,Yosafire却抢先道,“Dialo的苹果派可是谁都学不会的哦。”

“哎?”

Dialo腾出手一巴掌将Yosafire拍到一边。“并没有那么难做。但是Yosafire这种只知道吃家伙恐怕是一辈子都学不会了。”

“哇,我并没有只知道吃啦,我也知道很多别的事情啦。”Yosafire捂着脑袋抗议道,不过其他人都很默契地无视了她。

“要不这样吧,反正材料还有很多,你就跟着我的步骤一起来做好了。”

“啊,那真是谢谢了。”Wodahs说着便脱去外套,撩起袖子,开始跟着Dialo学做起了苹果派。


香喷喷的两盘苹果派被一齐端上了桌子,超大的一盘是Dialo做的,而旁边稍小一点的是Wodahs的初次作品。

“哇哇哇,两个都看起来好好吃,到底要从哪边开始下手呢。”Yosafire的口水都快流到了地上了。

Chelan默默地把两个苹果派都分成了四份,端放到每个人的面前。

Yosafire左顾右盼了半天,终于决定,“我还是从Wodahs桑做的开始吃吃看好了。那么我要开动咯~”

Yosafire说完,便不计后果地大口吃了起来。

然而几秒之后——

“恶………………”

“哇,Yosafire你好恶心!不要吐在地上,等下你一定要留下来帮我打扫地板!”


哎?失败了吗?Wodahs突然觉得眼前一黑。

“唔……哇!Wodahs桑,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打击你。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吃,只是不和我的胃口而已。哇!Wodahs桑别晕过去啊,怎么办怎么办!”

周围连死人都能吵醒的声音很快又让Wodahs清醒了过来,他默默地拿起一片自己做的苹果派放进嘴里——

“恶………………”

“Wodahs桑!怎么连你也……”


最后,Wodahs制作的苹果派还是送给了垃圾桶来吃。


“吃得好饱啊。”Yosafire心满意足地拍着吃得圆鼓鼓的肚皮,懒散地打了个饱嗝,“Wodahs桑,接下来要去哪里么?”

“接下来么?”Wodahs手中还拿着餐具,目光有些呆滞地自言自语着,“棺材的事情该怎么办呢?”

“棺材呀……嗯……”

被食物的能量充分补给的Yosafire的大脑难得努力地运作了起来。

棺材,棺材,棺材,棺材……

“啊!”Yosafire突然灵机一动,“不如自己来做吧。”

“哎?”Wodahs还愣愣地没有反应过来。

“你看,森林里有那么多树木,棺材什么的说穿了也只是木头的盒子而已啦。”

“好像确实是这样呢。”

“所以自己做一个好了,应该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吧。”

“嗯……那么就,做吧!”


+ + +


吃完了苹果派,Wodahs压着Yosafire一起帮Dialo打扫了被弄脏的房间,随后便向附近的森林出发了。

灰色世界的森林里绿意盎然,树木高耸入云,野花散发着芬芳。蝴蝶和蜜蜂在花丛中飞舞,动物们也旁若无人地在林间小道上玩耍。

“该砍哪一棵好呢?”Wodahs扛着从Dialo家借来的斧头在森林里转悠了半天,斧头上折射出冷冷的寒光,吓得路上的动物们都四下逃窜。

然而Wodahs却浑然无觉,依旧为该挑哪棵树来做棺材而苦恼着。

“那棵看上去很不错,不过似乎有点大,只做一个棺材有点浪费……那棵似乎又太小了,盖子的材料可能会不够……啊,那棵。”

Wodahs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棵无论品质还是大小都十分合适的树木。

就用这一棵来做好了,这样想着,Wodahs便抡起了斧头开始砍树。


“咚——咚——”锐利的斧头伴着钝重的声音砍在树干上,一道又一道。

“咚——咚——”树干在Wodahs的不断努力下开始慢慢倾斜。

“咚——咚——”Wodahs的身体也开始左摇右晃起来。

“咚——”树干终于被砍断,伴着隆隆的声响倒在了地上。

“咚——”Wodahs也伴着重重的一计声响倒在了地上。

咦?怎么回事?倒下的不是应该是树吗?为什么会是我……

然而Wodahs还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 +


“Wodahs~Wodahs~”Grora一边在森林的上空飞行,一边叫着天使长的名字。

“那个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真是麻烦死了。”眼看着天色逐渐暗了下去,Grora有些不耐烦地抱怨着。

“反正夜不归宿也不是第一次了,就这么让他去好了。”

Grora正打算回去报告没有找到Wodahs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突兀地有一棵倒下的树木,而在那棵树的旁边有一个倒下的身影。

“Wodahs!”

Grora急忙飞到Wodahs的身边,只见Wodahs正一脸痛苦地倒在地上,满头都是汗。

Grora伸手摸了摸他了额头。

“哇,好烫,这个笨蛋居然发烧了。”


“喂,Wodahs,醒一醒,Wodahs。”

Grora伸手“啪啪”地拍着Wodahs的脸颊,直到脸颊也拍得有些红肿起来,Wodahs依旧没能醒过来。

“好麻烦啊。要把他背回去吗?”

嘴里虽然抱怨着,Grora还是小心翼翼地扛起了Wodahs的身体。

“啊,这个家伙可真是沉啊。”

Grora拖着Wodahs的身体向前走了几步。

“哎,算了,先回去吧。回头一定要让这个家伙好好感谢我才行。”

Grora嘀咕着,便展开羽翼,带着Wodahs一同飞了起来。


+ + +


当Wodahs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黑白城自己的房间里,他动了动身体,觉得被子有点沉,低头发现Grora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喂,Grora。”他轻轻推了推Grora的肩膀。

“嗯,你醒了啊。”Grora揉着惺忪地睡眼抬起头,“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什么觉得怎么样?”Wodahs倒是觉得一头雾水。

“啊,你还真是个笨蛋,居然连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Grora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生气地说着。

“哎,发烧?我发烧了吗?”Wodahs诧异地问道。

“当然咯,我去找你的时候,你都晕倒了。如果不是我拼命把你扛回来的话,你恐怕还要病得更重,你快点好好感谢我吧。”Grora努力抬头对着Wodahs说道。

“哦,是这样啊,难怪我今天一直觉得怪怪的。”

“喂,我说你快点感谢我啦,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恩人么!”被无视的Grora不满地冲Wodahs叫道。

然而Wodahs只是低头看了看她,随后又拉上被子继续去睡了。


“等等,你别再睡了啊,你可是连晚饭都没有吃哎,难得我有带慰问的料理来,你快点起来吃啊。”Grora说着便奋力地拉下盖在Wodahs身上的被子。

慰问的料理?

Wodahs有些好奇地看去,发现Grora从身后掏出一碗材料不明的东西。

如果不是放在碗里还真的无法将这样的东西和食物联系起来啊,Wodahs心中无尽感慨。

真的要吃下那样东西吗?让尚未病愈的自己吃下这么可疑的东西……Grora是不是在借机报复他以往的苛刻?

“怎么?不敢吃吗?这可是我辛辛苦苦做的啊,你快点满怀感激地给我吃下去。”

只有吃了吗?那就吃吧。

后来的Wodahs觉得,当时会做出这个决定的自己一定是因为发烧把脑子烧坏了。


“哼哼,你不敢吃吧,想想也知道。反正你也就这点…………哎!!!你怎么真的吃下去了,别吃啊!!!!”

“不是……你……让我……”恐怖的味道在舌尖翻滚,Wodahs费尽千辛万苦才好不容易挤出了几个字,“Grora你的料理……不能……浪费……”

“笨蛋,那个不是我做的啦,哇,你怎么真的吃下去了,你的脑子坏掉了吗?”Grora急忙拉开Wodahs的嘴巴想要把他吃下去的东西抠出来,“快吐出来啦,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拿来吃呢。”

“哎?不是……”你做的吗?

“我做的东西早就烧成灰了,这个是Etihw做的,说拿来吓吓你的而已啦。哇,你怎么翻眼白了,我,我去叫Etihw过来帮你治疗,你撑着点啊。”


……

E-t-i-h-w!!!!!!


- 完 -


 
评论(1)
 
热度(16)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