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十月的诘问(上)

——关于犯罪者、道德犯错、网络暴力、网络隐私


part 1


A:诘问者

B:冷酷者

C:慈爱者


A:一件错误的事情,一个人说出来是勇敢,一万个人说出来就成欺凌了吗?(微博消息)

C:一人打一拳,一万个人每人打一拳这个人会不会死?(友人评论)

A:虽然用打拳来比喻指责错误并不十分恰当……不过就算用打拳来比喻的话,谁也不知道自己打的是第几拳。

C:所以我选择沉默。

A:第一万个人沉默的话,第9999个人也沉默,第9998个人也沉默,到第二个人也沉默,第一个人也沉默,这件错误的事情还是不说出来比较好吗?

B:指责错误本质上并没有问题,问题出在方式上。

A:方式?

B:用错误的方式去指责错误,同时也在增加错误的数量。也就是说,并不是一万个指责导致的欺凌,而是一万个错误导致的欺凌。

A:那么怎么样的指责是错误的?怎么样的指责是正确的?我认为一件事情是错的,我到底能不能说,该不该说?

B:既然是错误的事情,就有必要被指出,任何人都可以向他人,甚至公众和媒体表达自己的观点,但首先应该是观点,而不是情绪。

A:观点?情绪?

B:观点就是,我认为她/他错了,再补充一些支持证据或推理逻辑。情绪则是,她真该死,他是人渣。

A:但是人本来就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特别是当情绪上来的时候。

B:当你在面对少数人的时候,用情绪代替观点的影响有限。比如你在亲朋好友面前抱怨或咒骂最后大哭一场也是正常的。但当在公众场合的时候,就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绪,说一些理智的话。

A:但是所谓理智在不同人的心里标准也不同。

B:是的。比如我,认为“该死”是相当重的一个词,不应该轻易使用,但现在很多人都不再认为“该死”这种程度的词是一个很重的词,反而更像是玩笑话。说“去死一死吧”,“怎么还没死啊hh”之类的话的人,本身并不存在杀意,只是凑热闹而已。

A:因为最近的流行语,段子,表情包的出现,使一些特定词语的语境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B:但无论流行语如何滥用,有恶意的词永远都是有恶意的词。哪怕被这些词针对的人,上一秒自己也觉得这不过是玩笑,但放在受指责的心境下就不再会认为这只是玩笑了。


part 2


A:诘问者

B:冷酷者


A:现在越来越多的霸凌出现在网络上,是为什么呢?

B:因为网络传播既快又广,而且几乎不受限制。

A:不受限制?

B:比如以前你听到某条小道消息,觉得话题主角不道德,但是他和你没有任何交集,你说什么脏话对方都不可能听到,而且也因为无法得到更多消息,这个话题就会在几分钟内结束。那么这件事情对对方来说是私事,对你来说只是八卦而已。

A:确实是这样,而且除非上了新闻的大事,也很难听到离自己很远关系的人的消息。

B:但是现在的网络没有这样的门槛,稍微热门一些的事情就会被“推荐”,只听到过只言片语的事情也可以通过关键字搜索到。

A:例如?

B:比如你今天上网,看到有人隐晦地在提出轨这件事情,你甚至不知道谁出轨了,出轨了谁,但是当你在搜索中搜的时候,会很容易搜到,并且很可能在搜索时就自动补全。

A:为什么会这样呢?

B:过去你在自己家门口吼句什么,它就消散在空气中,但是现在当你在微博上吼句什么,它会进入数据库,被存储,被分析,被计算,积累到一定数量,就会成为所谓的热门。

A:这样做对吗?

B:有话题的社区才有活跃度,有活跃度社区才能存活,这是社区的本质。

A:如果我不想要我说的话被被存储,被分析,被计算呢?

B:那只能一开始就不要发。

A:但我有在网络上说话的自由。退一步来讲,我接受被存储,但我也不想被分析被计算。

B:全体用户都同样吗?

A:是的,每个人都有权拒绝被分析被计算。

B:但社交网站不是基础建设,是盈利性的公司,不可能做无偿无利的事情,数据的收集和分析只是第一步。


part 3


A:诘问者

B:冷酷者


A:网上经常有一些看起来很让人震惊的东西,不知道当转不当转。

B:为什么?

A:因为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怕转了又会反转,然后被说跟风黑。

B:君子可欺以其方,难罔以非其道。

A:意思是?

B:如果假的事情编造得合情合理,被骗也很正常,但如果漏洞百出,则显得愚蠢。

A:但作为路人很难看到事情的全貌,获得事情全部的信息,再加以判断,而且也没有这种精力。

B:如果获得全貌呢?

A:不可能,任何一方的总结都只会说对自己有利的信息,甚至可能篡改和编造,但连起来合情合理。

B:选择不转呢?

A:“这么大的事居然没人转!”

B:这样的用词本身就很有问题。

A:但却容易引人注意,现在都流行这套。

B:依旧可以选择不转。

A:是的,但会有负罪感。

B:为什么要有负罪感,你既不是警察也不是正义的伙伴,只是一般民众。

A:有人说,胖虎打大雄的时候,如果哆啦A梦袖手旁观就是帮胖虎。所以我觉得应该支持一下受压迫的一方。

B:在你并不确定真相的情况下?

A:希望能够逼出真相,打击非正义。

B:但也可能打击了正义。

A:但非正义的情况比较多。

B:只是看起来那样。

A:不过,为什么有些私事也会拿到台面上来争吵?

B:有时只是纯粹为了博些热度,有些则为了得到舆论支持。

A:得到支持又能怎么样?

B:成为“正义”的一方,影响事情的结果。

A:这个结果和我们有关系吗?

B:很多都基本无关。

A: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参与其中?

B:八卦心或正义感在作祟吧。

A:所以到底该不该转呢?

B:比较怀疑就别转了,基本相信就考虑一下后果。

A:后果?

B:为真的后果,和为假的后果。如果为假的后果非常严重,则哪怕第一感觉是信的,也需要多犹豫一下。

A:如果为真的后果很严重呢。

B:如果你相信了又觉得很严重,那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转发了。

A:如果还是被骗了呢?

B:谁没有被骗过几次,本来就不是人人都当得了君子啊。


part 4


A:诘问者

B:冷酷者


A:关于自杀的话题总是让人忧心。

B:任何自杀者都不需要围观。

A:但希望能给予他一些鼓励,让他有活下去的信心。

B:旁人的鼓励无法给予任何信心。

A:多少会有些用吧。

B:如果是真的想要自杀的人,陌生人的三言两语很难解开他的心结更无法解决他的困境,现实并不会像故事那样有着巧妙的剧情。

A:但只是鼓励总不是什么坏事吧。

B:帮忙也不是什么坏事,但依旧会帮倒忙。

A:为什么?

B:你不理解对方的痛苦,就可能会下意识地轻视对方的痛苦。这种言语间的轻视被感知到,只会更加刺激自杀者的神经。

A:如果一定想说呢?

B:说简单的话,不要作类比,不要对对方的自杀原因做任何猜测或假想。

A:还有一些哗众取宠的“自杀”,让人觉得很麻烦。

B:也许只是最后变得“哗众取宠”而已。

A:但因为他们的存在,让很多人默认认为自杀就是哗众取宠,从而恶语相向。

B:恶语相向本身就是错误的,不需要理由。

A:但以为对方是真的想自杀,说了很多鼓励的话,结果是假的,会觉得很尴尬。

B:想要帮助别人的心情,哪怕被戏弄了,也并不是丢脸的事。

A:那种三番五次吵吵着自杀的人呢?

B:也许是真的三番五次。

A:我觉得是假的。

B:那就无视。


part 5


A:诘问者

B:冷酷者


A:最近(友人)遇到了TAG警察的事情,也联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B:是怎样的事情?

A:只是因为打了某个TAG,或者甚至没有打TAG只是因为在文字中提起而被搜索到,于是被人杠上了,说你这个TAG打得不对,或者说,你不应该说这样的话等等。

B:TAG警察的事情暂且不论,你是怎么看待搜索这件事情的,你希望你说的话被搜到吗?

A:有时希望,有时不希望,对某些人希望,对某些人不希望。

B:具体说来?

A:比如我发了一张自己创作的图片或文章,我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所以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通过关键字搜索到。

B:这对于创作者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A:又比如我只是发了自己对某件事情的吐槽,我希望部分人能看到就好了,并不希望被其他人看到,也不想被搜出来。

B:那么发好友圈呢?

A:部分人并不只是互相关注的好友,也有粉丝但不是好友的。

B:粉丝看不到这件事情对你很重要吗?

A:无论是否重要,我想我应该有权选择。

B:那么,你希望你的意见能够影响看到你发的内容的人吗?

A:并不希望,而且我想也做不到,我只是在吐槽而已。

B:那么,你希望他们看到的意义为何?

A:知道我是怎样想的,了解我。


part 6


A:诘问者

B:冷酷者


A:什么是公开领域,什么是私人领域?

B:网络上很难有真正的私人领域。

A:我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一条消息,那么这条消息是不是我的私人领域?

B:以“公开”发送的内容,如之前所说,是可以轻易搜索到的,或者被转发被推送。形容的话,就像是站在马路上对着墙面说话,你看不到行人便以为行人也看不到你,但其实可以,只是行人在选择看你或者不看你。

A:但别人至少应该在我的消息下尊重我。

B:所以你有权删除自己消息下的评论,这是折衷的策略。

A:但直接删除又很容易被人说霸道。

B:那也可以不删,冷处理。

A:又会被说,明明看到了却装死。

B:那可真是个难缠的人,他的诉求到底是什么?

A:让我承认自己错了吧。

B:你认为自己有错吗?

A:没有,如果我能意识到是错的,早就把这条消息都删了。

B:那么他说服你了吗?

A:没有,通常只是讽刺和谩骂。

B:你想说服他吗?

A:不想,我只希望他从来没有出现。

B:那么你自己曾经在别人的评论中冒犯过别人吗?

A:有过。

B:后来呢?

A:在被删除后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不合适的话,或者自己意识到说得不合适就自己去删了。

B:还算不错的选择。

A:那如果把消息发在好友圈算不算私人领域呢?

B:当你和上百个朋友在一个房间里吵吵的时候,你觉得这是私人领域吗?但至少你可以预判哪些人能看到你说的话。

A:如果在群里聊天呢?

B:就像你和朋友在咖啡店喝下午茶一样。

A:我想是私人的。

B:但这个私人是多人共有的,大群里甚至上百人,甚至你不认识的人,你也就无法控制有人把私下聊天的内容公开散播。

A:但那是人的问题。

B:是的,就像你和朋友在咖啡店的聊天一样,喜欢多事的人也会往外说,只是在网络上更方便,有时甚至不用回忆和复述,只需要截图。

A:那么公众号和大V呢?似乎很容易引起口水战,哪怕是在说私事。

B:那是当然的,因为他只要开口就几乎等同于在对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人演讲了。


评论
热度(2)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