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1、每次从地铁站的显示屏下走过的时候,都在脑补着显示屏掉下来,砸死了自己的样子。周围人都在惊呼,远去的人也转过头来,纷纷挤在周围围观,却又微妙地留出一段距离。车站工作人员,嚷嚷着,让一让,让一让,就像紧绷的肌肉被拍打松开那样,木纳的人群被毫不客气地一一推开出一条路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谁打的110和120。远方的警笛声竟也能听到似的。站台的天花板深邃看不真切,看不到上面到底有什么,会不会像悬疑小说里那样,有谁正蹲在上面,眼中闪着罪恶的光。与我有关,或与我无关。随后,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黑暗。我最后合上了眼,一切喧嚣褪去,疲惫感也散去,预感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


3、每当从脊椎传来奇怪声响的时候,都会在想自己会否突然脑溢血,然后就此死去。每当胸口传来不会疼痛的咯哒声时,都会在想自己的心脏会否突然罢工,然后就此死去。每当这些事情在深夜或一个人的时候发生时,就会在想,要过多久才会被人发现。以前总是很讨厌老妈来打扰自己,这时就非常希望她明早能溜达来一趟,至少,不要到发臭时再被人发现。

评论(1)
热度(1)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