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管不住脑子

20180319 分有与模仿
柏拉图认为客观事物是对理念原型的分有与模仿,比如一张桌子就是对桌子这个概念的模仿。这在现在看来并不正确。
不过分有的概念让我觉得和编程里的类与实例很相似。如果不了解编程的话,这里可以解释一下。在现在面向对象的编程思想下,类就是一个相当于抽象概念的东西,会先行定义,虽然也有类变量类函数,但是很多情况下,使用类的方法就是先实例化,随后再使用实例变量实例函数等进行操作。
比如我们定义一个类class Desk,当我们将它实例化的时候,即desk = Desk.new。对于抽象类的Desk来讲并不可能有长宽高颜色等属性,这些属性只存在于实例desk中。但是desk从Desk中得到了最本质的东西。如果desk不是Desk的实例化而是Chair的实例化,哪怕它长宽高颜色等属性值都不变,也是全然不同的东西了。
那么再拓展一点讲到AI,面向对象是现在主流的编程思想,三大基本特征就是封装(类),继承和多肽。后面两项这里暂且不展开说。类和实例的应用在程序里随处可见,所以也许分有模仿说对我们真实世界来讲并不正确,但对虚拟世界来讲却说出了某种真相。
但是,对于真实世界就真的是不正确的吗?科幻小说经常回遐想并质疑现在的真实是否是我们所以为的那样真实?真实又是什么?
比如计算机最底层的运算是二进制的,需要经过一层又一层的程序,才可以计算十进制,继而可以进行复杂数据操作。一整套复杂数据操作,最终形成有意义的东西。但是这种操作能多复杂,能多有意义,上限又在哪里?我反正不知道。关于机器学习我并没有太仔细研究过,虽然觉得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有意思的领域。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