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FGO】烛光摇曳下的故事

《烛光摇曳下的故事》

安徒生&童谣(非CP)、未考据,有脑补、有私设。

 

1、

 

“初次见面,超棒的你。来一场梦一般的邂逅吧。”

金光闪闪的童谣出现了!

Master激动地扑了上去说道:“欢迎回家!”

“咦?回家?我们之前见过吗?”童谣疑惑地问着。

“这不重要。”Master一边将童谣举高高一边说道,“总之能来我家的迦勒底真是太好了。”

 

“喂,Master。虽然打断你不太好,但是能不能擦一擦你的口水。”男人低沉的嗓音突然从Master的身侧传来,“你这样子会让我想到那种吃小孩的巫婆——啊,这似乎也是一条不错的梗呢。”

“什么!那个人不是安徒生吗!”被Master举在空中的童谣突然挣扎了起来,“不向他抗议一下小美人鱼的故事可不行,为什么要写出那种捉弄人的结局嘛!要帮我哦,Master!”

“好好好,一定帮你哟。”Master傻笑着说道,“不过他也创造了你的一部分,所以两位要好好相处哦。”

但被点名的两位却似乎一点都没有要好好相处的打算。

童谣恶作剧般地向安徒生吐了吐舌头,做起了鬼脸。

而安徒生则嘟哝了一句“我可不擅长照顾小孩啊”,便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2、

 

第二天,童谣真正醒来的时候,床头的兔子闹钟已经不知道响了多少遍。

那是达芬奇特地拿来给她用的,说是和她很相配。

童谣听着有些吵闹的铃声,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闹钟,发现竟然已经十点多了。

“啊!糟了!”童谣大叫了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因为她记得昨天Master说过叫她今天早点起床,最好是七点就起来。而现在,她显然是睡过头了。

但这也不能全怪她,谁让她昨天刚到这里,就被Master拉着去进行了各种强化,实在很累人啊。

但不管怎么说,得赶紧先去一趟Master那里才行。

 

童谣推开自己卧室的房门,发现外面走廊里静悄悄的。

她凭着记忆来到了Master的房间,房门正虚掩着。

“Master。”她一边用稚嫩的嗓音呼唤着,一边推门进去,却没有听到任何回音,房间里也空无一人。

“咦?不在吗?”

童谣有些失望,连自言自语的话都听起来有些委屈。

但她依旧不死心地又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这时她看到在Master的书桌上正放着一本本子,里面还夹了一支笔,似乎是写了一半的样子。

“只是看一下应该不要紧吧。”

童谣虽然有些心虚,但依旧抑制不住好奇,便爬上了书桌前的座椅,抬起手打开了那本本子。

那是一本日记本,笔夹着的那一页上这样写着:

X年X月X日

来到这座迦勒底的第205天,童谣终于回来了。之所以会说回来,因为我曾在之前的另一座迦勒底中与她邂逅。但那个孩子恐怕是不会明白这样的事情的吧。不过我却很高兴,能够再次遇到她,因为我真的很喜欢那个孩子啊。

 

“Master……我也很喜欢你哟。”

虽然强化和战斗都很辛苦,但是和Master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很幸福,毕竟童谣本来就是为了陪伴而生的。

于是童谣合上了本子,内心充满了决心:一定要找到Master,然后亲口告诉她自己的心情才行。

 

3、

 

然而童谣在迦勒底找了很久,却依旧没有找到Master。

不但如此,她甚至没有遇到其他的英灵。就连达芬奇都不在自己的工房里,马修的房间也空无一人。

童谣这时才发现今天的迦勒底安静得有些异常,她回忆起昨天自己走在走廊上的时候,曾遇到过不少英灵,大家似乎正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什么,但是过于疲惫的童谣并没有仔细去听他们的对话。

“糟糕,难道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童谣开始变得不安起来,尝试着一间一间地去敲英灵们的房门,但始终没有任何人出来应门。

这过分诡异的情况让童谣开始怀疑,此时此刻的自己真的还在迦勒底吗?或者——

“难道我还没睡醒吗……啊,好痛。”

童谣试着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疼痛的感觉告诉她自己并不在梦境里。

 

这时,她突然看到前方有一扇门正虚掩着,那门里有着微弱的黄色光芒。

“啊,那里应该有人!”

童谣满怀希望地冲了过去,推开房门,却看到安徒生正坐在书桌前,埋头在电脑前打着字。在他的手边则放着一根造型古朴的蜡烛,火光摇曳,却总觉得有些不太自然。

“安徒生!”童谣大声地叫了起来,满腹牢骚刚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却突然想到自己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便又努力忍了回去。

过了好几秒,安徒生才拼死般地打完最后一个字。他回过头来,看到童谣出现在自己屋子里,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

“咦?你没有和他们一起去吗?”

“一起去哪里?”童谣不解,“啊对了,你知道Master在哪里吗?我在找Master。”

“他们都去海边了,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童谣摇了摇头,“Master只跟我说今天要早点起来。”

“那么你早起了吗?”安徒生的眼镜里折射出狡黠的光芒。

“唔,我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睡过头的!”童谣大声为自己争辩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安徒生有些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总之今天大家都出门了,用灵子转移去海边玩了,估计要到晚上才会回来。”

“那你怎么没有去?”童谣好奇地问着。

“我?当然是要留下来写稿子啊。”安徒生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可是作家。”

“那么莎士比亚也留下来了吗?”

“那个家伙啊。”安徒生想了想说道:“他说在海边也许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当作剧本的素材,所以就一起跟去了。”

 

安徒生说完这句话后,便没有再理会童谣,低头继续打起字来。

 

4、

 

童谣虽然不怎么喜欢安徒生,但她更讨厌一个人,毕竟童谣本来就是为了陪伴而生的。

于是在一番纠结之后,童谣费力地拖来一把椅子,放在安徒生的书桌旁,随后便坐在那里看起自己的书来。

这时她才发现那支蜡烛究竟哪里不自然了。那并不是真正的蜡烛,而是一盏蜡烛形状的台灯,大概又是达芬奇某次心血来潮的产物吧。

 

“喂。”安徒生停下正在打字的双手,有些不悦地说道,“你这样会打扰我写稿子的。”

“又没什么大不了的。”童谣头也没抬地说道,“反正都是那些戏弄人的糟糕故事罢了。”

“我说你呀,就那么讨厌我写的故事吗?”

“并不是每个都……但是小美人鱼,为什么她非要落得那样凄惨的结局不可呢!”

“啊,小美人鱼啊。你不觉得那样的结局很美吗?”安徒生陶醉般地说着。

“一点都不觉得呢。”

“那你觉得怎么样的结局才算美呢?”

“当然是皆大欢喜,公主和王子从此在一起的结局啦。”

“真是幼稚的想法。”安徒生嗤之以鼻。

“我永远都是孩子,当然也就幼稚咯。不行吗?”

 

“唔。”安徒生显然没料到她会这样理直气壮,竟一时语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说道,“既然你那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呢?看书的话回你自己房间看不就好了?”

“我是怕你会寂寞。”童谣一脸认真地说道,“所以才勉为其难地来陪你。看在你这孩子模样的份上,我就暂时先原谅你了。”

“可是我并不是孩子哦。”安徒生笑着说道。

“我知道。”童谣道,“你就是个大叔。”

 

5、

 

昏暗的灯光下,时间的感觉变得模糊起来,也没有人在意到底过去了多久。

安徒生在电脑前时而写,时而删,时而念念有词,时而苦思冥想。

在作为英灵被召唤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他也接受了这个时代的知识,其中最令他感到惊讶的便是电脑这种存在。

没想到这个时代的写作竟然可以不再需要纸和笔了,这是在他活着的时候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

不过他并不讨厌这种写作方式,反正只要能够让他继续写下去,无论是纸笔还是电脑,都只是无关紧要的工具罢了。

 

“呐,安徒生,你现在写的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啊。”

童谣大概也看书看得有些累了,便趴在桌子上和安徒生搭起话来。

“我还没有写完,所以不能告诉你。”

“真小气。”童谣嘟哝道,“那你给我讲个故事吧,随便讲个什么故事都可以。”

“我还在写稿子呢。”安徒生揉了揉眉心说道,“而且你自己不就是故事的合集吗?还需要我讲故事给你听吗?”

“那不一样。”童谣小声地说道,“我偶尔也想像孩子们那样,听别人给我讲床头故事。”

安徒生停下了打字的双手,但没有出声。

“啊,算了。”童谣自暴自弃地说道,“会拜托你是我的不对,反正像你这样的坏家伙,才不会做给孩子念书这种好事呢。”

然而安徒生却突然笑了起来。

“谁说不会呢?要知道那些大人念给小孩听的故事里可有不少是我写的。”

“哎?”

“好了,我要开始讲了。”

“咦?”

“很久很久以前……”

 

6、

 

将近傍晚的时候,Master和其他英灵终于回来了。和他们一同被带回来的还有大包小包的海鲜。

“喂,安徒生,今天写得顺利吗?”Master一边说着一边推开安徒生的房门,“对了,你看到童谣了吗?我在她的房间里……”

然而当Master看到屋子里的景象时,声音便戛然而止。

只见安徒生和童谣正趴在书桌上沉沉地睡着,安徒生的白色外套则像毯子一样披在童谣的身上。

达芬奇做的那盏古怪的电烛灯正像真的蜡烛一样微光摇曳,朦胧地照出两人安详的睡颜。

 

“什么嘛,这不是相处得挺好的嘛。”

Master轻声嘟哝着,随后便退出了房间。

而他所没看到的是,在他关门的瞬间,那些从两人梦境中溜出来的精灵,将整个房间都点缀得五彩斑斓。

 

—— 完 ——


评论
热度(13)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