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我讨厌写战斗……非常讨厌写战斗【因为根本不会写】

stage6、森林

一进入森林,卢卡就感觉到这里与平时不太一样。

今天的森林里没有了鸟鸣或其他动物的声响,一片死寂,也闻不到往日的花香,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卢卡不知道森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卢卡:所以老师才会派泰伦斯过来吗?该死,泰伦斯那个家伙该不会也出事了吧。

这时,卢卡突然听到一阵宛如从地狱传来的低吼,和一阵让人无法忽视的浓重的臭味。他本能地向这可怕的源头望去,看见有一团黑色的物质正在不远处的草坪上拼命蠕动着,就像是一条巨大的黑色毛毛虫。但是,那家伙可比毛毛虫要可怕许多,它的身体似乎正在散发出某种毒素,它所经过的地方草木都开始枯萎。(第一种怪物,黑色的蠕虫)

卢卡:这是什么玩意儿?糟糕,它要……!

就在卢卡分神想着的时候,那个东西竟一跃而起向卢卡扑来。

卢卡手忙脚乱地往旁边跑了两步,这才险险地躲过了蠕虫的攻击。

他听到那蠕虫正低声嘶吼着,仿佛是某种他所不知道的语言。

有那么一瞬,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够感受到那只蠕虫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心下竟生出了一丝怜悯。

但他很快便收起了这份怜悯,因为他可以感受到那只蠕虫所发出的更为巨大的杀意或是恨意。

卢卡拔出了那把细剑,那是老师过去冒险时曾用过的武器,是一把极好的剑,但在卢卡手里,它却不过是一把精致的玩具罢了。

卢卡并不怎么懂剑术,因为这些年来,他总是徒劳无功地练习着魔法。

在这一刻他感到深深的懊悔。

早知道还不如和老师学一些剑术,或者向镇上的猎人学习射箭,那么至少在这种时刻,在面对必须打败的敌人的时刻,自己不至于太过不知所措。

stage7、激战?

当那条黑色的蠕虫再次向卢卡扑来的时候,卢卡努力忍住想要逃跑的本能,举起了手中的细剑。

细剑划过了蠕虫的腹部,一些黑色的黏液落在了卢卡的衣服和头发上,刺痛感瞬间传来。

卢卡看到衣服上有血,但是……那并不是他的血,而是蠕虫的血,殷红的,就像是人类一样的血。

蠕虫受了伤,在一旁低吼着,但又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仿佛随时都会再次扑来。

这一次,卢卡决定先出手攻击,他大吼着拿起剑来,向蠕虫刺了过去。那蠕虫也不甘示弱地跳起来迎击。

黑色的黏液像细雨一般洒落在卢卡的身上,但他顾不得刺痛,将细剑深深刺入到蠕虫的身体里。

突然,从细剑银白色的剑身上突然发出圣洁的金色光芒。那光芒在蠕虫的体内炸开,随后,那可怕的黑色蠕虫便也化作白色的微尘飘散在空中。

stage8、支援

看着满天飞舞的白色微尘,卢卡喘气跪在了地上。

他知道自己此刻必须站起来,去找泰伦斯,但他瘫软的双腿却不听使唤。

突然,有什么温暖的感觉注入到他颤抖的双腿之中,整个人也渐渐恢复起来。

他回过头,看到了米勒正在使用魔法,金色的微光从他的指尖流出。

米勒:我们每个人都和老师学过魔法,虽然施展得不像样子,但至少能帮上忙。

说话间,卢卡觉得自己的力气又恢复了,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米勒:哎呀,你的脸上!

卢卡伸手摸了一把脸,脸上都是血。

卢卡:这个不是我的血。

米勒:哎?

卢卡:这是那个怪物的血。

卢卡:对了,你怎么跑过来了?老师怎么样了?

米勒:老师她已经醒过来了,所以我想过来帮忙,嘿嘿。

米勒说着举起了手里的斧头。

米勒:从你们家后院顺的,应该能防身。

卢卡:老师有说什么吗?

米勒:没有,虽然醒了,但还是很虚弱的样子。

卢卡:这样啊……那我们得快点找到泰伦斯。

stage9、深渊

卢卡:泰伦斯!

米勒:泰伦斯!

两个人在森林里找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泰伦斯。

越往森林的深处走,那只弥漫在空气里的臭味就越发浓重。

米勒:这里感觉越来越奇怪了,我们还要继续往下着吗?说不定泰伦斯已经回去了。

卢卡:要不你先回去看看?

米勒:不要,我们还是一起行动吧。

两人正说着话,卢卡只觉得脚下踩到什么硬的东西。

他低头看去,发现那是一把年代久远的大剑,剑身上还缠着黑色的像是海草一样的东西。

米勒:这是……

卢卡把剑捡了起来,稍微清理了一下。

卢卡:看起来是一把剑。

米勒:难道是泰伦斯的?

卢卡:不,不是,泰伦斯的配剑和老师一样,是一把细剑。这把剑……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米勒:啊,卢卡,你看那里!

顺着米勒手指的方向看去,卢卡发现前方的森林里有一团恐怖的黑雾。

卢卡:我们过去看看。

米勒:哎?要过去吗?

卢卡:要不你在这儿等着,我过去看看?

米勒:我们,我们还是一起去吧。

卢卡:诺,这个给你。

卢卡把老师的细剑交给了米勒,自己则拿起了刚才捡到的那把大剑。

两人小心翼翼地向那团黑雾走去。

米勒:我记得那个地方,应该有个湖。

卢卡:哦?你知道得很清楚嘛。

米勒:因为我经常过来森林里写生,那片湖的景色特别好,又有很多动物也会过来喝水,所以我常去那里画画。

卢卡:该不会是湖出了什么问题吧。

米勒:可是湖又能出什么问题,只是湖而已……咳!

卢卡:屏住气,别说话!

卢卡和米勒已经走入了雾中,那雾中的气味不但腥臭,还有些呛人。

米勒拉了拉卢卡的手,示意他往回走,但卢卡还是很执着地往雾气的深处走去。

那里确实就是米勒所说的湖,但此刻已看不见清澈的湖水,只看到一泓黑洞洞的深渊。

湖面翻腾着,与其说翻腾着,不如说有什么在湖面下挣扎。

几只黑色的蠕虫,就是卢卡刚才遇到的那种黑色蠕虫正从湖里往岸上爬。但它们却爬得很辛苦,仿佛有什么巨大的力量正在拖它们的后腿,阻止它们来到这个世上。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