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开场就这么惨是不是不太好……

stage3、伤员
卢卡和米勒听到人们的呼喊声,便放下刚才的话题,一同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他们凭着较小的身材从人缝中挤到最前方。
随后,他们便后悔了,也许不要这么好奇才是正确的。
在他们的眼前躺着两三个身受重伤的居民,血从他们的腹部或者四肢的伤口处流出,有的缺了胳膊,有的少了腿。他们呻吟着,面露出痛苦的表情,这是卢卡他们长大到现在从未见过的痛苦表情。
一种本能的恐惧自心底而生。
居民:啊,卢卡!快!快去叫老师!
然而卢卡却依旧愣在原地,毕竟这番景象给了他太大的冲击。
居民:谁!随便谁都可以!快去叫老师!不然……不然他们会死的!
当“死”这个字划过卢卡脑海的时候,他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立刻转身往家里奔去。

stage4、家
卢卡是被老师收养的孤儿,和老师,还有老师的另一个徒弟泰伦斯生活在一起。他们的家就在小镇西边的一栋二层小楼里。
卢卡曾听大人们说过,老师在以前是非常伟大的魔法师,后来因为某种原因隐居在这里,作为老师教授孩子们各种知识。
卢卡见过老师用魔法帮居民们疗伤,也在生病的时候感受过老师指尖流出了仿佛有生命一般的温柔光芒。
他恨不得自己腿可以再长一点,跑得更快些。从集市的街区到比较偏僻的西边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每一分每一秒,他都生怕会来不及。
终于,他跑回了家,粗鲁地踹开了大门。
卢卡:老师!老师!
然而老师并不在一楼的客厅,往常的话,她都会在窗边看书。
于是卢卡在屋子里找了一通,终于在二楼老师的卧室里找到了她。
老师:干嘛这么吵,叫你买的东西都买到了吗?
老师此刻正躺在床上,很没精神的样子,她听到卢卡的声音,翻了个身。卢卡看到老师的脸色很差,眉毛也皱紧着。
卢卡:老师!街上有人受伤了!肚子都……腿也……
老师的眉皱得更深了。
老师:扶我起来。
卢卡正伸手要去扶的时候,却只见老师突然吐了一口血出来,喷在了卢卡的身上。
鲜红的血又再一次地让卢卡想起了街上的那些伤员,也想到了……“死”,他的心脏仿佛在一瞬间停止了跳动一般。
卢卡:老师!老师!你怎么了!你还好吧!
老师:不要摇我,扶我起来。
卢卡:老师,泰伦斯呢,泰伦斯去哪里了?他不是也会魔法的吗?干脆让泰伦斯去就好了。
老师:我把泰伦斯派出去了。唔!
老师说着又吐了一口血出来,整个人都倒在了卢卡的身上。老师温热的体温传来,卢卡才发现自己竟已害怕得浑身冰凉。
卢卡:怎么办,怎么办。
卢卡支撑着自己和老师的身体一动不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米勒:卢卡!老师!哇!
米勒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追来了,看到卢卡和老师的模样不禁惊吓得叫了出来。
卢卡: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米勒……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不会魔法呢……
明明是魔法师家的小孩,卢卡却完全不会魔法。他并非不努力,但无论他做什么,那些流淌在空气中的魔力都从来不曾回应他。
用老师的话来讲,每个人都是可以使用魔法的,所以在上课之余,老师也教过镇上的人一些简单的魔法。虽然这些魔法大多施展得不怎么成功,比如只闪了两下就熄灭的光球,但卢卡的魔法却从未点亮过。
卢卡的师兄泰伦斯则不同,以他现在的年纪来说,魔法造诣已经算是非常高了。
虽然老师总是安慰卢卡不要着急,他还小,但卢卡知道,他们是不同的。
米勒:泰伦斯呢?
卢卡:老师说把他派出去了。
米勒:他应该不在镇上吧,否则刚才早就该出来帮忙了。
过了一会儿,其他居民也来到了小楼里,看到老师的情况也大吃一惊,纷纷动手帮忙把老师放回了床上。
卢卡:老师,你把泰伦斯派去哪里了?该不会是去外地了吧?
然而老师却一直合着眼没有回答。
居民:泰伦斯的话,我好像早上看到他往森林的方向去了。
卢卡:哎?森林吗?那我这就去找他。
居民:不行啦!刚才的几个人就是去了森林才受伤的!
卢卡:那难道只能等吗!那些受伤的人,还有老师现在都这个样子,难道只能干等着泰伦斯回来吗?万一……万一……
在场一阵沉默,没有人接卢卡的话。卢卡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氛围,转身奔出了房间下了楼。
米勒也跟着卢卡走了下来,向等在一楼的大人们说明情况。
居民:卢卡去森林了吗?那我们去找一找吧。
居民;笨蛋,你不要命了吗?看看那几个人的样子!
居民:可是……
卢卡:我去!
卢卡说着跳上椅子,从墙上取下一直以来都只作为装饰的细剑,就要往门外冲,大人们赶紧将他拦了下来。
居民:卢卡!别去!那里太危险了。
卢卡:可是那些人,还有老师……
居民:已经找医生给他们包扎了,虽然比不上魔法来得有效,但也会慢慢好起来的。等医生处理好那几个人,马上就会过来的。
卢卡焦急地等了一会儿,但医生还是没有来。他知道那边伤员的情况并不是简单包扎一下就能解决的,所以……
虽然卢卡有时候会讨厌拥有魔法天赋的泰伦斯,但此刻,他知道只有泰伦斯才能救老师。
于是他趁着大人们放松警惕的时候,一下子冲出了门,不管不顾身后人的呼喊,一头跑进了北面的森林里。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