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其实写了六段,但是还是只放前面四段吧,基本上算自问自答。

【片段】街头采访( for模仿犯)

* 根据模仿犯中直一家的案子展开的一些联想和假设。(假设中的情况和小说中的案子并不相同)


1、前情提要

最近,S市发生了一起极其残忍的入室抢劫凶杀案,被害家庭的三名成员被杀害,仅有外出打工的儿子幸免于难。被害者中甚至包括了一名仅有小学三年级的女孩,杀人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

该案首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并非因为警方的通告,而是由居住在被害家庭附近的一名年轻人拍摄了现场视频,上传至网络引起了轩然大波。

最初的信息并不详细,只知道“死人了”,“似乎是灭门惨案”,“来了很多警察”,“我好像见过被害人家的儿子”。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通过媒体报道将整个案件的大致情况讲述清楚。

因为几乎是灭门惨案,甚至杀害了无辜的儿童,大众的反应一开始极为愤怒,纷纷要求“杀人偿命”。但这样的情绪持续了大约两天,立刻又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凶手也是被逼无奈的!”这些声音如此诉说。

根据调查,凶手因为遭遇诈骗,不但被骗走了几乎所有的存款,甚至连自己的房产也被用于抵押贷款,且无法偿还。

“虽然死者也很可怜。”这些声音说,“但是已经有一个家庭被毁了,再有一个家庭遭殃实太可怜了。”

凶手在事发前有着自己平凡的三口之家,妻子因为残疾待业在家,偶尔做一些临工,女儿还在上学。可以说凶手也是家中的顶梁柱,一旦被捕入狱,妻子和女儿的生活将难以维持。

而另一方面,被害家庭的父亲也被曝光是一名公务员,这一消息又引起了一系列奇妙的讨论。

“也许是平时干过亏心事,所以遭了报应吧。”一些人这样说着,“说不定有过贪污,那么凶手也算为民除害了。”

“会不会和凶手被诈骗的事情有关啊?”另一些人说着,“不然为什么不找别人就找他们家。”

其实被害家庭的父亲是一名平凡的基层公务员,薪资也不是很高。但凶手之所以会盯上他家,似乎也是相信了这种公务员一定有小金库的迷信。


2、街头采访

一向以采访美食而闻名的本市娱乐电视台,这次也破天荒地就这起刑事案件对路人进行了一次街头采访。其中,有一位少女A的采访内容听起来很有意思。

记者:你好,请问你知道最近发生的那起入室抢劫杀人案吗?

A:哦,是说那个死了三个人的案子吗?

记者:是的,是的,对于这个案子,你有什么看法?

A:那当然杀人偿命咯。

记者:是这样的,根据最新的调查,凶手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如果他被判死刑,那么他的妻女将失去生活的依靠,就算这样你也觉得应该杀人偿命吗?

A:但是他确实杀人了。

记者:是的,这个不否认,但是量刑上未必一定要死刑对吧。

A:嗯……他妻女不知道他要抢劫吗?

记者:什么?

A:我是说,他妻女真的不知道他要抢劫吗?如果知道了不阻止,就算不是共犯也是包庇吧。

记者:这个……

A:如果她们知道却不阻止,也是有错的,根本不需要同情,如果她们不知道还能同情一下。

记者:这个,警方会调查的,我们先假设她们真的不知道。

A: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判,判十年?二十年?呆在牢里不是一样不能工作,也不可能供养妻女,和死刑有什么两样,如果说养家这个问题的话。

记者:可是他只是一时冲动才杀人的,本来应该只是想要抢劫而已。当然我知道抢劫也是犯法的,但他只是为了生计。

A:所以你觉得只是抢劫咯?只要按照抢劫的罪名判而忽略杀人的罪行吗?

记者:也不是怎么说……

A:真是奇怪,明明死了那么多人还拼命帮着凶手说话。

记者:并不是帮着凶手说话,只是站在第三方客观的角度上来看,觉得凶手的家庭成员也很可怜。

A:那跟凶手有什么关系?

记者:哎?

A:如果我有一个插着管子每天都需要巨额医疗费维持生命的亲人,我去杀人抢劫都可以被谅解。

记者:不是这个意思啦……

A:真的很奇怪,就算不是判刑,失去经济支柱的家庭也很多,包括被害家庭幸存的那个儿子,可是彻底失去依靠了呀。

记者:对啊,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所以才觉得凶手家人可怜。

A:那么被害家庭呢?

记者:哎?

A:因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没有任何挽回余地了,所以彻底就不管了吗?

记者:那也不是,之后我们也会呼吁社会进行帮助的,也可能会组织募捐活动。

A:但我想他最需要的是正义,而不是钱。


3、同学的反应

因为A上了电视的缘故,被很多同班同学以及老师认了出来。虽然有些同学说A说得好,但也有些同情心泛滥的同学指责A太冷血了。

同学:你那个什么插着管子每天都需要巨额医疗费维持生命的亲人,实在太冷血了,你在诅咒自己的父母吗?

A:我只是打个比方。

同学:不管怎么说他们家已经这么惨了,明明是需要帮助的才是,你还怀疑他的妻女包庇,你是觉得自己想法很特别吗?

A:我又没说是那样,我只是在问是不是那样。

同学:你这是在故意引导别人的想法,你就想让观众往坏处想,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这么黑暗。

A:抱歉,抱歉,我很黑暗。

同学: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很对,只要入狱了就不能工作,无论判几年,那么他的妻女就真的没有了经济来源,而且好像还有很多债。国家应该有相应的机制,对于这种特殊的家庭予以补助。

A:(喝水呛到)咳咳,国家为什么要补助凶手家庭,有钱不如补助被害人家庭。

同学:被害人大家都同情他,肯定会有各种捐款的,但凶手家庭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也许亲朋好友都会歧视他们。

A:看现在电视台这么热心,说不定也会给他们办捐款呢。

同学:(自言自语)如果只判抢劫的话是多少年?

A:什么?

同学:我上网查查,如果只判抢劫一般是多少年,如果只是两三年,说不定他的妻女能够熬过去。

A:喂,你脑子有病吧。


4、家人的反应

家里人当然也看了电视,看到了采访的视频。

母:你说那么多干嘛,以后碰到这种事情走走开。

A:哦。

母:还好打了马赛克,不然说不定会被那家人报复。

A:(低头扒饭)

(但此刻的少女不知道,过几天她的个人信息就被人人肉出来放到了网上,作为冷血的枪靶。)

父:好啦好啦,又没什么大事,这两天早点回家,别在外面乱晃。

A:好。

(饭后)

A:爸、妈、你们身边有那种牢里出来的人吗?

母:什么?公司里吗?应该没有吧,问这个干吗?

A:我看经常有人说社会在歧视有前科的人,不利于这些人再次融入社会什么。

母:自己做那种事情,还好意思说别人歧视。

A:那如果过失呢?就不是故意的。

母:那说明这个人脑子不行。

父:我们公司有一个。

母:你们办公室有?

父:不是办公室,是做保安的。

母:那种人做保安……

父:听说是以前打架把人打成重伤,所以关进去的,但是也没有几年。哎呀,也不是故意的,年纪轻,冲动而已。

A:冲动比蓄谋好吗?

父:什么?

A:现在好像觉得是冲动,或者是精神问题,就可以轻判,甚至不判。好像觉得冲动比蓄谋好。

父:都没什么好的,但是一般蓄谋杀人说明这个人坏,但冲动说明这个人本来没那么坏,只是因为冲动,大概这个意思吧。

A:但是冲动不是更危险吗?蓄谋的话肯定是有特定目标和原因的,但是冲动的话,爆发的条件是什么谁都不知道。前阵子不是有那个吗?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就随便捅了一个路上的人。

父:好像是有这么个案子。

A:比如蓄谋要杀某个人的凶手肯定不会来捅我,但是这种因为冲动就行凶的人就有可能来捅我,这样不是比蓄谋的人更危险吗?

父:好像是这样子哦……

A:那为什么还说……

母:那个能说冲动吗?他都带着刀子了,就是蓄谋的吧。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