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1w字了,还没上桌……

最后收尾的时候非常卡手,现在也不能算最顺手的,总之先把事情交代了。

本来应该有一个经理讲故事的环节,结果实在插不进去……

以及现在把所有人都从餐厅里赶出来了,但是其实本来的提纲里,詹伟和李可应该是留在餐厅的,看看下一段怎么编吧。

关于詹伟骚扰李可这段,我觉得应该也算足够了,不需要再加戏了。

骚扰一次是骚扰,骚扰两次是老是骚扰,三次四次的强调差别也就不是很大了。


4、晚餐时间

 

我又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从疲劳中恢复了过来。然后我爬起来看了一眼手机,电已经充到83%了,便把它拔了下来,按照床头广告单上的密码连上了客房的wifi网络,打开手机游戏开始刷每日任务。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因为手机网络的信号一直不是很好,我试了几次都因为网络问题无法连上游戏,便只能放弃。现在再次打开游戏,一边心疼这一天浪费的体力一边慢慢地玩起来。不得不说,手机游戏真的是非常能消磨时间的东西啊。

而在我孜孜不倦地玩着游戏的时候,窗外的天色也迅速暗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玩了多久,突然听到房门外似乎有什么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那声音隔着门听起来有些隐约,像是有人在说话,但又不是在门口,而更像是广播一样的声音。

啊,对了。

我突然想起来经理曾经说过,六点开始晚餐的时候,会有广播通知。于是我抬头看了一眼电视机上的挂钟,果然已经六点了。

 

于是我把手机抛到了一边,随后爬下床,手机的屏幕上恰巧弹出了电量小于20%的警告。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把手机放在客房里充电,随后马虎地梳了一下头发,便只揣着房卡出门去了。(1)

“啊!”我刚打开门,便发出一声惊呼,只见筱婷正站在门口,她的手握成拳头的样子向着我的脸上砸来。我条件反射地去躲,却又一个没站稳,自己往墙上撞去,发出一声惨叫。

“那个,我是来叫你吃饭的。”筱婷说着,在我再次看向她的时候已经偷偷把手缩回了背后。

 

于是我和筱婷便一起往楼下餐厅走去,其他客房里的人也陆陆续续都走了出来。

我们来到餐厅的时候,晚餐的菜肴已经一盘盘地放在餐厅中央的大圆桌上了(2),周围则摆放着一圈高背椅。

刚才经理带我们过来的时候,只说了这个房间是餐厅,并没有打开门来让我们看,所以我和其他人一样,都是第一次看到餐厅里面的样子,总觉得……有些怪异。

“这么大地方就放一张桌子,这也太省了吧。”人群中,李可首先不满地抱怨了起来,“我说你们酒店,再怎么没有准备好也不能让客人拼桌吃饭吧。”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整个餐厅里空荡荡的,除了进门左手边的吧台以外,就只有中间这些桌椅了。其实在这么大的房间里,就算摆个五六张方桌,或是三四张小一些的圆桌也是没问题的,一般的酒店也大都是这么做的。毕竟强行让互不相识的客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这也是一件相当尴尬的事情。

 

“这个并不能说是拼桌。”经理在一旁连忙解释道,“这是我们山庄特别设计的,是希望一同过来疗养的客人们能够更多地和周围人交流,从而形成更加轻松的氛围。”(3)

“这样能更轻松?”一旁的闫思颖也不太相信地摇了摇头,但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拉着赖思哲一同坐到了靠近窗户的两张椅子上,而其他的人也开始一一落座。毕竟一路颠簸过来,午餐只在车上草草吃了些干粮,大家都有些饿了。

 

众人坐下后,谁也没有客气就举起筷子,夹着面前的菜吃了起来。

这时经理从旁边的吧台上拿来了一瓶葡萄酒,在桌上打开,一时间酒香四溢,连我也不觉放下筷子看了过去。

“各位要不要来一杯,不够的话吧台那边还有。”经理微笑着托起酒瓶问道。

“让我看看,是什么酒。”李可放下筷子,向经理伸过手去,经理愣了愣,但还是把酒瓶交到了她的手里。

“这种便宜货啊。”李可看了一眼酒瓶上的标牌又闻了闻,随后一脸失望地把酒交还给了经理。这份失望似乎也感染到了其他人身上,房间里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

李可很快也注意到了这点,她神情有些扭捏,过了几秒后又说道: “不过看你们酒店这个档次,能有这个酒也不错了,我喝过,挺好喝的。”

于是笑容再一次地回到了经理的脸上。

“那您要不要来一杯?”经理先问李可道。

“好啊。”李可说着便递出了酒杯。

 

红色的液体从细长的瓶口被倒了出来,涌入透明的高脚杯中形成浅浅的漩涡,发出悦耳的声音。李可端起那杯酒轻轻晃动了两下,又在鼻下细细闻了闻,随后才轻抿着品尝了起来。

经理本来想接着给坐在李可左边的谢文轩倒下一杯酒,却被她右边的詹伟叫住,指着自己的杯子让他给自己先倒。

于是经理便换了个方向,给詹伟先倒了一杯,跳过詹行之后给钟慧倒了一杯,随后便给筱婷也倒了一杯。

“我,我喝果汁就好了。”我紧张地捂住了杯子,表示自己不愿意喝酒。

筱婷却在一旁捣乱似地用力把我的手扒开,说道:“难得出来一趟,就喝一点呗。”

“可是我从来没有喝过。”我可怜兮兮地看着她,“万一过敏什么……”

“噗!”我话还没有说完,耳边却传来一声嗤笑,我扭头看去,发现坐在我右边的董齐正摸着鼻子,极力掩藏着脸上的笑意。

“经理,给我倒一杯吧。”董齐将杯子举向经理说道,似乎是想要跳过刚才他嘲笑了我的事实。

我虽然不太高兴,但好歹喝酒的事情也就此跳过了,我又放下心来,松开挡住杯口的手,继续吃起了饭菜。

经理接着又给顾程杰、闫思颖和赖思哲的杯中都倒了酒,随后才从吧台下面拿来了两瓶果汁,一瓶给了詹行之,一瓶给了我。

 

等这顿饭吃完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没有拉上窗帘的落地玻璃上倒映着屋子里的景象。

众人倒是没有谁特别急着离开,有的喝酒,有的吃着餐后的水果,有的则聊着天。

 

“你好像很懂酒嘛。”詹伟喝得有些多,脸都已经泛红了,他也不在意身边的老婆孩子,热络地向李可搭起话来。

李可被他的酒气熏得有些不快,下意识地向后挪了挪位子说道:“工作需要,喝过比较多。”

“陪老板喝的吗?” 詹伟又向前凑了凑追问道。

李可皱了皱眉,显然很不喜欢他的这句问话,沉默了片刻后才答道,“我是做红酒生意的。”

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夹,取出一张名片,在詹伟面前放了放,上面赫然写着“总经理”三个字。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詹伟夸张地说着,伸手想去接名片,李可却一个转身,招呼起站在吧台边的经理来。

“经理,这张名片给你,以后有机会和我们酒庄合作,我给你们优惠。”

“那可真是谢谢您了。”经理微笑着走下来,双手接过了名片,随后又在詹伟的怒瞪之下,回到了吧台后面。

詹伟抓起桌子上的酒瓶又往自己的杯中倒了点,接着便向李可敬酒道:“我最佩服你这种女强人了,刚才我喝多了,话不好听,你别往心里去。”

“爸,你别再喝了。”一旁的詹行之突然拉了拉他的衣角说道。

“去去去,大人喝酒,小孩子一边去。”詹伟挥手就把他往钟慧的怀里推。

 

就在这时,顾程杰也端着酒杯离开自己的位子,走到了李可和詹伟的旁边,礼貌地向李可敬了一杯后说道:“大家萍水相逢,不如互相认识认识。之后都要在这儿住五天,一起玩总比自己玩要有意思些。”

“就是就是。”詹伟也连忙点头,又继续对李可说道,“我叫詹伟,詹天佑的詹,伟大的伟。也是自己做生意的,有机会交流交流?(4)这我们家儿子,詹行之,读初二。我老婆,钟慧,帮我一起做生意的。” 

詹伟说到母子俩的时候,詹行之有些不高兴,钟慧却依旧大方地向李可和顾程杰点了点头。

“我叫筱婷,她叫傅欣玲。”筱婷也接着说道,“我们过了假期就是高二了。”

“董齐。”董齐开口就说了两个字,顿了一会儿之后觉得似乎说得实在有些少,就又补充了一句道,“做IT的。”

“我叫赖思哲,这是我老婆闫思颖。出来度蜜月的,哎呦。”

“说什么呀你。”闫思颖的脸上微红,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醉了,或是有些生气了,“我们就是出来度假的,正好这里也挺便宜的。我们才大三,别听他乱讲。”

“我叫谢文轩,自由职业者。”谢文轩一边说着一边晃动着杯子,只微微侧过脸来点头致意。

“哎呦,自由职业者啊,具体是做什么的呀?”詹伟饶有兴致地追问道。

“就……做点笔头的工作,写写文章什么的。”谢文轩尴尬地陪笑着,停下晃动的酒杯,仰头喝了一小口。

“哦哦,我知道那种工作,叫什么来着,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了。”詹伟一手轻锤着自己的前额,一手用食指指着谢文轩,低头苦思冥想起来。

站在一旁的顾程杰也不等他想出来,便接过话题说了下去: “我叫顾程杰,顾是照顾的顾,程度的程,杰出的杰。在机关里上班,马上就要到退休的年纪了。”(5)

“李可,做这个生意。”李可说着,一手支着下巴,一手举起酒杯,她眼睛稍稍眯起,微红的脸上显露出些许醉态。(6)

 

“各位。”站在一旁的经理这时插话进来道,“都吃完了的话,也不用一直呆在餐厅。可以回客房休息,或者去娱乐室、活动室里玩,这样我们的员工也好收拾一下桌子。”

“是哦。”众人恍然大悟般地应着,在一阵嘈杂声中纷纷起身,一个接着一个往门外走去。

“啊,对了。”就在有人即将离开房间的时候,经理又像想起了什么似地突然说道,“我们这里晚上会有一个小游戏,到时候希望大家能配合一下。”

“是什么游戏啊?” 筱婷好奇地问道。

“这个现在还需要保密,到时候就知道了。”经理说着,向筱婷神秘地眨了眨眼。

 

于是我们所有人便都离开了餐厅,餐厅的大门在我们的身后缓缓关上,里面传来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应该是经理和那两个员工在收拾碗筷吧。

我想着手机还在客房里充电,便打算先回二楼一趟,筱婷也说要去拿些东西,我们就一起上楼了。其他的人有的直接拐进了隔壁的娱乐室,有的则向另一边的活动室走去。

 

我和筱婷走在去往二楼的楼梯上,楼梯灯亮如白昼,而窗外的云雾之中则挂着一轮圆月。

但除了那一轮圆月之外,便再没有其他光亮了,也没有其他声音。

夜,静悄悄的。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