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月牙湖事件-2

2、月牙湖山庄(1844)

 

这栋建筑的名字,准确来说,应该叫“月牙湖山庄”,这是那位自称经理的男人告诉我们的。他领着我们一行人走进了山庄的大厅,里面富丽堂皇的景象让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我和筱婷都发出了不小的惊呼。

“嘁,真是大惊小怪。” 一个高傲的声音在我们的背后响起。我们都愣了一下,尴尬地回头看去,发现说话的正是车上坐在第一排的那位女性。她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却打扮得极为成熟,上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下半身深色的套裙,黑亮的长发似乎是喷过发胶一类的东西,纹丝不乱地披在她的肩上。(1)这实在不像是来旅游的,反而像是要去开什么商业会议似的。

“小孩子嘛,难免对什么都好奇的。”一个中年大叔笑呵呵地走过来替我们解围。(2)

“你们看起来不大啊,读大学了吗?”他亲切地问着我们。

“还没有,刚上高二。”筱婷礼貌地上前答道。

“哦哦,高二就能自己出来旅游了啊,了不起,了不起。”

我听着这貌似夸奖的话,不禁一阵脸红,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的经理轻轻咳嗽了两声开了腔。

 

“各位,”他说道,手指着身边两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的陌生面孔,“这两个是我们酒店的员工,如果你们需要帮忙搬运行李的话,可以交给他们。”(3)

那两个人在经理说完之后,整齐地向我们鞠了个躬,但他们的脸上却没有那种服务业常有的微笑表情,但也不是那种自然放松的表情,反而严肃得像是保镖一样。

“如果各位不着急进房间的话,我想先带大家参观一下这里。”经理继续说道,“行李可以先放在大厅,一会儿再来拿。我们这里很少有外人来,员工也不会乱动你们的东西,所以请大家放心。”

人群里陡然起了些轻微的骚动,但很快又平息了下来。大家纷纷开始将自己的拉杆箱拖到大堂的登记台前放下,确认了一下顺序和位置,随后或是背着小包,或是两手空空地回到经理的面前。

这时我注意到,刚才在车上害我撞到鼻子痛的男人并没有动过步子,他只背了一个轻便的双肩包,此外再没有其他行李了。

这个人难道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吗?我狐疑地想着,毕竟这次旅行按计划得有五天。

不过我也听说过一些不太讲究个人卫生的人,只要换换内裤和袜子就能过个一周两周的,也许他就是那样的人吧。这样想着,我仿佛能闻到空气中从他那边传来的异味似的,不觉地皱起了眉头。(4)

 

等所有人都放好了行李,回到大厅的中央之后,经理组织我们排成了两队,随后便带着我们从进门左手边的通道里走了进去,开始一一介绍起这家酒店的各项设施来。

“这间是管理室,是我平时工作的地方。你们有需要的时候,都可以来这里找我,或者拨打分机101。”

“这间是理疗室。不过非常抱歉,因为景区刚刚开业,各项准备还不够充分,所以现在没有理疗师在。不过过两天总公司就会派人过来,到时候大家就可以享受到专业的spa服务了。”

“这间是餐厅。待会儿大家在房间里收拾好东西,休息一下之后,就可以到这里来吃晚餐了。”

“这间是娱乐室,有两组游戏机配电视。那边的架子上有很多好玩的游戏和经典电影的光碟,大家吃过晚饭之后可以来这里一起打打游戏看看片。”

“这间是活动室,可以打乒乓或者打牌搓麻将之类的。考虑到会有些年纪大的客人,大概对打电子游戏之类的没什么兴趣,所以特地弄了这么一间,不知道各位里有没有人喜欢玩这些。那位先生您喜欢打牌或者搓麻将吗?”

“哎?问我吗?”刚才帮我们解围的那位大叔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指着自己问道。经理点了点头。

“喜欢倒是喜欢,不过搓麻将得凑四个人,估计不好凑吧。”他说着四下看了看,随后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那么我们继续。”

“等一下,刚才那两间是什么房间?”另一个年轻男人插嘴问道。

“哦,那两间,一间是配电室,一间是堆放杂物的仓库。平时也不太需要进去的,所以我就不介绍了。”

 

再往前走就只剩下淋浴房和厕所了。虽然每间客房其实都有独立的卫生设施,但为了进入室外泳池的准备,以及方便游客在一楼的活动,还是特地设置了这两间。

 

在逛完了别墅一楼的房间之后,经理带着我们穿过活动室,来到了后花园。(5)在这里有一个巨大的不规则形状的泳池,在一侧的平台上还落着一座别致的凉亭。

“今天真的很抱歉。”经理站在一滴水都没有的泳池前向我们再次道歉,“水池刚刚清洗完毕,所以没来得及注水,明天早上就会为各位都准备好,到时候各位就可以到泳池这边来玩了。”

“怎么这也没准备好,那也没准备好。”刚才那位身穿正装的高傲女性开口说道,“如果你们没准备好就不要这么急着开业,客人都来了只会一个劲地道歉,这算什么呀。”

“真的非常抱歉。”经理低下头,诚恳地说着。

“好啦好啦。”那位大叔又再次做起和事佬来,“反正等到明天就都会好了的。”(6)


评论
热度(1)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