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20171029 梦的笔记
原来的梦是,女主会不断假扮她人(来恶作剧或是体验生活),其中包括了男二。她甚至会做永久的交换,比如她以男A的身份和男B交换,男B则永远地变成了男A,且自己也以为自己是男A。另外一点是,在巫师稀少的当代,巫师们被一道命令/条律束缚住:那就是巫师不能互相伤害,而且必须在其他巫师危险的时候给予救助。
(以下是润色版)
开场,女主在一场新书签售会签售,她明明叫mary之类的一个女名,别人却称呼她为bob之类的一个男名。经纪人or妻子叫他不要乱跑,可以就位了,mary没有回头,应着,但依旧充满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二层楼的书店。
几个小时以前,少女外貌的mary刚刚下了火车or飞机,这时她在车站or飞机站遇到了男二。男二是个成熟的中年男人,戴着墨镜,正躲在角落里抽烟,女主手上某样东西掉落了下来,然后滚到了男二的脚边。
男二把东西捡起来交给女主的时候,女主惊奇地发现他是一个男巫“you are... a wizard?”“and you are a witch.”男二并没有显得非常意外,然后和女主寒暄起来。女二表示这年头已经很难见到同类了,就互相介绍了一下名字和职业,女主首先说自己还是一名学生,然后很尴尬地说,从上个世纪初开始她就一直都是学生。然后男二说他现在是小说家,“写那些又臭又长的奇幻小说”。男二吐了口烟说道,“虽然人们都说那是如何如何奇妙的幻想,但对我来说,都不过是一些用边边角角的记忆拼凑出来的东西罢了。”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笔名,女主说自己知道并且很喜欢他的小说。这时,男二很认真的打量女主,问她还记不记得巫师的互助条款。女主说她记得,并且很好奇他需要什么帮助。男二说他受够了那些签售会,希望女主能代替他去,然后他给了女主一支钢笔,说那只钢笔会自动签名,女主只要代替他去就可以了。女主同意之后,他们甚至交换了手机,留了彼此的电话号码。然后女主就变成了男二的样子前往会场,而男主在祝福她enjoy之后开始自行溜达。
关于巫师的变化,原理大概是这样的。巫师本来就一直给予自己一种模糊的保护,某人所看到的巫师的样子都是加上了一定程度的脑补。所以变化的时候不用特别细致入微,再戴上一个墨镜,除非同为巫师,或者拔去了眼障的人,是不会看出异样的。而关于照片,除非本人自愿,则照片永远无法拍好,要么无法聚焦,要么曝光过度,要么其他意外。
然后时间回到会场,虽然是十分枯燥的会场,但因为女主是第一次参加,还是很热情。经纪人说他做得很好,因为以往他总是很不乐意的样子,对读者话也不多,但今天他却经常说些客套话。然后签了一半的时候,女主(其实是男二)的手机响了,是男二发来的小说,内容说男二接到电话,说女主托运的行李被人抢走了或者弄丢了(总之是非正常不见了)男二表示会帮她追回来,但是先告诉她一声。但是女主很紧张,她表示自己要离开会场,但是因为签售还没完,经纪人觉得她疯了。然后她把经纪人拖到角落里,拔掉她的眼障后告诉她自己并不是男二。这时在经纪人看来,女主就是个高大个字的娃娃脸,也吓了一跳。女主和她说了刚才短信的事情,她说如果有人会拿走自己的行李,那么她大概知道会是谁。然后说她之后就无法打通男二电话了,所以担心他遇到危险。因为女主认为拿走她行李的是自己的兄长,是一个即使反噬也不一定会遵守巫师条律的疯子(女主可能就是为了寻找他来这个城市,但并没有他的联络方式)然后虽然经纪人非常生气,但是还是让女主去了,很愤恨地说每次都要收拾烂摊子什么,女主就又变回少女的模样,向她告别。(后来就醒了)
评论
热度(1)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