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翻老设定,其实也就是塞壬之歌的设定而已。
当年子莹姐走后,我想,子莹姐就是我唯一的singer,所以后来捏的很多故事和提纲里,我都是这样想的,虽然形形色色的她并不那么像真的她。
我对子莹姐并不算那么那么了解的,毕竟从03年左右认识到她躺在病榻上的08年,去掉无法上网的大一,满打满算也就四五年。但是从分别至今却已经将近翻倍的时间了。
但子莹姐永远是我唯一的singer,这一点将不会改变。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