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彷徨之海(2017/10/25-26)

* 灯塔V2的第十二章提到的故事的本体,在灯塔中会使用第一个简洁版本,之后的内容是补充了中间发生的剧情,但完成时间不定。

* 风格无法统一,后半段基本放飞自我,角色的形象脑补一定程度上参考了加勒比海盗中的那种风格。

 

上、

 

那是一片与众不同的海,你绝不会将它和其他大海搞错,因为它总是泛着金色的光芒,无论在白天还是黑夜。

海中的生物们遇到它时,都会亲切地与它问好,在这神话逐渐隐去的海洋之中,那片与众不同的海便是大家最后的信仰之地。

在这片神秘的海之中,有着异乎寻常的安详,哪怕是作为天敌的生物游在一起也不会发生任何纷争。因此那些受了伤的海洋生物经常来这里疗伤,它们不需要为食物而烦恼,因为仅仅是沐浴在这片金光之中便已令它们充满活力。

然而生物们却不能在这片海中停留太久,一旦恢复健康就必须告别离去。也曾经有些好吃懒做想要赖在这片海中的家伙,但它们最终在那金光之中渐渐失去了自我,继而消失无踪。

海是寂寞的,因为谁也无法为它而停留,偶尔也会有些受过恩惠的生物前来探望,但很快又离去了。而又因为海洋的广阔,能与它相遇两次的生物也少之甚少,于是每一次相遇最终都会成为一次永别。

也只有苍老的鲸会在终焉的时候前来找它,随后静静地沉睡在它的身体之中,永远地陪伴着它。海有时也会疑惑,自己的存在究竟是为了生,还是为了死。

 

这一天,海又迎来了一位访客,但那并不是海洋中的任何生物,而是一个来自陆地的名为人类的生物。那个人类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无力地任由四肢敞开,从海面上缓缓地沉了下来。他紧闭着双眼,露出痛苦的表情,成串的气泡从他的口中冒了出来。

哎呀,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死了啊,海难过地想着,然后决定要救他。

在海的领域里,它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任何事情,于是它将那人包裹在一个气泡之中,缓缓地放在一块岩石之上。金色的光芒依旧充满慈爱地洒在海中的万物之上,也撒在那个人的身上,只见他身上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随后他的意识也逐渐恢复起来。

 

“我……这是在哪里?是在天堂吗?”男人醒来后,看着眼前奇妙的景象喃喃自语起来。

“真是不可思议啊,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够进入天堂吗?”他又叹了口气说道。

你还没有死哦,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谁?谁在那里?”男人突然警觉起来,习惯性地向腰间摸去,想要掏出匕首,却发现那里空无一物。

你不要紧张,那个声音继续说道,我是海,就是你现在所在的这片海。

“海?”男人疑惑地重复了一遍,“这金色的海……啊,我好像听过那样的传闻。”

咦?你听说过我的事情吗?海突然有些高兴起来。

“就是传说中那片与众不同的海吧,这汪洋大海之中最后仅存的信仰之地。”男人坐回到石头上,身体又再次放松了下来。

是的,是的,大海柔声应着,没想到来自陆地的你竟然也知道我的事情。

“那是当然的。”男人叹了口气说道,“毕竟人类可是立下了豪言壮志,想要揭开这个世界一切真相的物种啊。”

 

包裹着男人的气泡突然泛起波澜来,仿佛是那片海在微微地轻笑一般。

我虽然不是第一次遇到人类,但却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有趣的人类,海对他说道,你可以陪我两天吗?或者一天也可以。

“我一直陪着你也没问题。”男人又换了个姿势说道,“反正我也已经没其他地方可去了。”

这可不行,海赶忙说道,你不能在我这儿呆太久,不然你会消失的。

“消失?”男人诧异地说道。

是的,消失,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在我身体里呆太久的生物会渐渐被我同化,最终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作为海的你也相信命运吗?”男人感慨着说道,“我还以为只有人类才会相信那种愚蠢的东西。”

那并不愚蠢,海轻声说道,那是真理。

“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才好了。”男人烦躁地挠了挠头,“毕竟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的情况又是什么情况呢?海好奇地问道。

“被同伴背叛,被丢下大海等待死亡的命运,我本来以为会是这样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又有所不同了。”

背叛是什么?海不解地问道。

“就是说一套做一套,还做出了与承诺相悖的事情来。”

听起来很糟糕啊,海有些哀伤地说道,不过我就从来不与任何人做任何承诺。

“这倒是很聪明啊。”男人轻快地夸赞道,“这算是岁月带来的睿智吗?”

也许是吧,海低声说道,反正就算做了承诺,也不一定真的能够回来,这就是所谓的背叛了吧……

“这……”男人叹了口气,“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了吧。”

 

于是,男人便在这大海的深处暂时安顿了下来,每天他都会被好奇的海追问着外面世界的样子。

“你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样子吗?”男人被问得累了,便岔开了话题。

也许见过吧,海沉思了片刻后说道,但就算见过,我也已经都不记得了。毕竟,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呆了很久很久了,久到忘记了天地的年岁。

“这样呀……”男人说着,仰躺在气泡之中,默默地望着这个充满金色光芒的神奇世界,“我原先一直觉得,作为海的你比起我们人类要伟大得多,但现在却又觉得,永远无法离开这个地方的你是多么地可怜。”

“要是你是个人就好了。”男人继续说道,“那样我就可以带着你周游世界了。”

你愿意带着我周游世界吗?海似乎很兴奋地问道。

“我愿意,可是你并不能离开这里不是吗?”男人说着扫兴地话,却一点都不沮丧的样子。

那你就代替我去旅行好了,海继续说道,带着从我这里所获得的生命力,去探索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可真是一句了不起的大话呀。”男人哈哈笑了起来,“人类的寿命是短暂的,很难真的探索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不过我会尽量去做的,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

 

男人在海中呆了整整三天,直到他开始有些反常地意识模糊,才不得不在海的催促之下离开。

他走的时候,不但身上的新伤已经全都好了,连一些旧时落下病根的老伤也一并恢复了。

海用一个气泡将他推向水面。金色的,却又与海不同的光芒从上面照射下来,那是太阳的光芒。

我只能将你送到这片海面,我的力量无法离开这里继续施展,海有些歉疚地说道。

“没关系。”男人不以为意地说道,“我会扒住一只温顺些的动物,让它带我离开这里的。”

那么,永别了,海轻声地说道。

“应该是再见才对。”男人说着,“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当气泡破裂的时候,男人熟练地游到了一只海豚的身边,抓住它的背鳍。于是海豚便带着他,向着海的另一方游去。而在他的身后,金色的海面正荡漾着,仿佛是颤动着的胸脯。

那么就请一定要回来,海说道,请不要背叛我……

 

下、

 

海是永恒的,因此对海来说,那个男人的造访本应只是一瞬的记忆罢了,但她却深深地记住了他,也许是因为他临走时的那个约定吧。

这一天,海从沉沉的睡梦中醒来,她明明是一片海,却有时也会像这样做起梦来。

我梦见了他呢,海愉悦地对着那些在她身体里的生物们说道,我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等待过了,真是既兴奋又难熬。

不过海想,这样的等待应该不需要很久,因为人类的寿命本来就不长,只需要等待个几十年,就会知道他到底是将信守承诺,亦或是背叛。

 

这一天,海远远地看见几艘扬着黑帆的船从海平线处驶来,其中有一艘令她感到特别熟悉,因为当初那个男人正是从这条船上落下来,才会来到自己这里的。

难道他那么快就回来了?海的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却是对即将到来的重逢的期待。她就像是一位等待情郎的少女一般翘首盼望着,总觉得自己应该准备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船越来越近,终于驶进了这片海域,大海耀眼的光芒将船身也镀上了一层金色,犹如来到了仙境一般。然而船却就这样在海面上停下来,甲板上的人们依旧忙碌着,却没有任何人走出来。

怎么了?海在心中疑惑着,他为什么不下来?

那是因为人类无法在海中存活吧,一条正在疗伤的海豚说道,人类需要呼吸空气,但是海中却只有水,那会要了他们的命。

原来是这样啊,我怎么把这样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海轻笑着说道。

于是海颤动着,令那些船身下的海水逐渐降低,在海的中央形成了一处凹谷。

她听到从甲板上传来人们的惊呼声,努力想要辨别在那之中有没有那个男人的声音,心里也越发期待起来。

 

“真是不可思议啊。”当船降落到海底的时候,一个独眼的男人率先从舷梯上走了下来,他的身上穿着做工考究的制服,而不是男人那种破旧的散发着海腥味的脏衣服。

咦?你是谁?那个人没有和你们一起来吗?

“哇哦,你就是这片海吗?”独眼男听到心中的声音大吃一惊,但很快又回过神来问道。

是的,我就是这片海,我在等待一个人,他之前就是坐着这艘船来的,你……认识他吗?

“认识认识。”独眼男狡黠地笑了起来,“我们都是他的朋友,因为他抽不开身,所以就委托我们来完成那个约定。”

他……不来吗……海有些难过地想着,两旁的水墙也轻微地晃动起来,让处于海底的船员们不觉有些惊慌。

“是的,非常可惜。” 独眼男优雅地欠身说道,“不过既然我们来了,您能让我们参观一下这里吗?”

参观?海有些疑惑地重复着。

“就是四处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独眼男继续解释道。

这里到处都是海水和石头,还有那些来疗伤的生物,实在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啊,海有些惭愧地说道。

“不不不。” 独眼男摇着手指说道,“一定有的,那种外面见不到的,特别的地方。”

你是说我的心吗?海疑惑地问道,但是父亲(1)说最好不要让任何人去那个地方。

“心吗?”独眼男转了转眼珠说道,“应该就是那个地方了,真的不能让我们去瞧瞧吗?”

不能,海有些歉疚地说道,真的很抱歉。

“可是我们是朋友啊。”独眼男不死心地说道,“你看,我们是那个男人的朋友,你也是那个男人的朋友,那么我们就是朋友了吧。”

朋友吗?海重复着这个陌生的字眼,久久没有回复。

“是啊,朋友啊,是朋友的话,就应该敞开心扉不是吗?”独眼男继续蛊惑道,“让我们看看你的心吧,那并不是什么坏事。”

好吧,海思考了片刻后,终于同意了。应声,一条没有水的道路又在众人的面前打开。

“这样才是对的。”独眼男兴奋地说道,“这样才是欢迎朋友该做的事情。”

 

于是独眼男带着他的海员们沿着这条狭长的小路向着大海的深处走去,而在这条路的尽头正是这片海的一切光芒的来源——一座闪耀着金光的古代神殿。

“哇哦,真是不可思议啊。”独眼男再次感慨起来,“这就是你的心了吗?它可真是美丽可爱啊。”

谢谢你,海娇羞地说道,从来没有人这样夸奖过我。

“竟然没有嘛?”独眼男吃惊地说道,“真是有眼无珠啊,你完全值得这样的赞美。”

 

独眼男带着一众部下又继续向神殿内走去。海有些吃惊地想要制止他,路两旁的水墙剧烈地晃动着,发出哗哗的响声。

“你不想让我们进去吗?”独眼男停下了脚步问道。

是的,你们不应该进到那里去,谁都不应该进到那里去。

“你不愿意让人走进你的心里吗?”独眼男继续说着,又再次迈开了步子,步伐急促得几乎要跑了起来,“永远封闭自己的内心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海沉默着,虽然依旧用抖动的水墙表示这自己的不满,却又不敢轻易地让海水倾覆,夺取这些人脆弱的生命。

于是独眼男在海的容忍之下,和按会员们一起来到了神殿的深处。在那里,他们看到有一个金色的棺椁静静地躺在空旷的大厅中央。

请离开那里!马上离开那里!海几乎尖叫了起来。

然而独眼男和他的海员们却置若罔闻,像着了魔一样纷纷冲到棺椁的面前,合力将那封闭了千年的盖子轰然打开。只见在那棺椁之中,静静地躺着一名妙龄的少女,她安详的睡颜有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感。而在少女的手中则握着一束金色的麦穗,那是少女从她的母亲(2)那里得到的重要礼物。

离开那里!马上离开那里!海已经顾不得矜持与谨慎,操纵着海水化作一道道触手向着众人扑来。

“真是个幼稚的家伙啊。”独眼男冷笑着,将他满是老茧的手向少女手中的麦穗伸去。

 

当独眼男将麦穗从少女手中取出的时候,麦穗的光芒仿佛挣扎一般忽明忽暗起来。就在这顷刻之间,神殿的光芒,大海的光芒一下子便退散而去,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却又在众人的面前停滞不前。

此刻的海水仿佛被墨汁浸染了一般,变成了全然的黑色。海愤怒地咆哮着,击打着包围住海员们的气泡,但却始终无法将它击碎。

“那么,再见了,我可爱的朋友。”独眼男说着,便手持着那束金色的麦穗沿着来时的路向自己的船走去。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海咆哮了起来,她操纵着海水想要将船击毁,但很快,那些船也被金色的气泡包裹了起来。

“哦,这可真是一件便利的秘宝啊。”独眼男似乎摸索到了使用麦穗的方式,兴致高昂地说道。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只海豚冲破了他所在的金色气泡,一头撞到了他的身上。

“畜生!”独眼男大骂着站了起来,但下一秒就被一个强有力的拳头再次击倒在地。金色的麦穗也因为这股冲击力而从他的手中落下,掉在了地上。独眼男努力晃了晃脑袋,待视野清晰之后,便看到那个男人,浑身是伤地跪在他的面前,正用手去捡掉落在地上的麦穗。

“滚开!那是我的!”独眼男咆哮着,向男人扑了过去。男人此时早已将麦穗握在手中,轻佻地看着他。

“再见了,我的老友。”男人说道,“哦不,是永别。”

就在那个瞬间,黑色的海水覆盖了一切,无论是独眼男,还是他的船员们,或是那几艘停靠在不远处的船只。

独眼男几乎绝望地看着这一切,但他依旧不死心地向男人所在的光芒游去。这时,他突然看到了气泡上映出的自己的模样,正急速地衰老着,最终变成了一堆支离破碎的白骨。

 

谢谢你来救我,海感激地对男人说道,但请你马上放开那束麦穗,不然你也会像他那样死去的。

“没关系。”男人轻声地说道,“反正我已经握了够久了,即使现在放开,也是一样的结局吧。”

黑色的海水仿佛哭泣般颤动起来,海中的生物们也因为失去了金光的安抚,而纷纷发出痛苦的哀鸣声。

 

男人乘着气泡不急不缓地来到了神殿的深处,来到了那沉睡于棺椁中的少女的身旁。随后他便俯身,轻轻地在少女的额头上落下了最初也是最后的一个吻。

“我说过,如果你是人的话,我就要带你周游世界。如今,我却要失言了。”男人苦笑着说道,“但这绝不是背叛,绝不是背叛……”

男人将麦穗放回到少女的手中,金色的光芒再次笼罩这片神秘的海域,而男人的身体也在这片金光之中逐渐变得苍老,最终化作一堆白骨落在少女的棺椁旁。

一只海豚游了进来,那正是刚才将男人送来这里的那只海豚。

它身上的伤在金光的沐浴下渐渐恢复,却依旧围绕着少女的棺椁,还有那堆白骨,久久地哀鸣着。

 

那是一片与众不同的海,你绝不会将它和其他大海搞错,因为它总是泛着金色的光芒,无论在白天还是黑夜。

海中的生物们遇到它时,都会亲切地与它问好,在这神话逐渐隐去的海洋之中,那片与众不同的海便是大家最后的信仰之地。

然而那片海却从不在任何地方停留,她总是在茫茫的海洋之中漂泊彷徨着,只为了达成与某人立下的一同周游世界的约定。

在那片海是深处有一座金色的神殿,在神殿的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少女神。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和她所爱的那个人一起躺在那里,直到世界的终焉。

 

(完)

 

注:

(1)少女神的父亲,指的是海神波塞冬,她从父亲那里得到了操纵海水的力量。

(2)少女神的母亲,指的是农神德墨特尔,她从母亲那里得到了守护生命的力量。

(3)以下是关于少女神的来源,内容来自百度百科:德墨忒尔与波塞冬的结合生下来一个女儿,她的名字是一个秘密,只有在举行秘仪时才会透露。

 

人物设定(主要服务于V2)

 

黄金海:本体是手握金色麦穗,长眠于海底的少女神,来源是波赛冬和德墨忒尔神秘的无名女儿。

狄伦:黄金少女号海盗船的船长,是一名身材健硕的30岁左右男性。

唐恩:密谋抢夺狄伦船长地位的25岁左右男性,出场不久就被狄伦手刃。

老板:酒馆的老板,和狄伦身材肖似,人高马大,但比狄伦要再年长一些,大约35岁左右。

胖厨师:一般被直呼为胖子,是酒馆的厨师,但是用刀来做别的事情也相当麻利。和老板、狄伦是一起长大的死党。

谢尔曼:海军的独眼将军,40多岁的中年人,身材偏矮但体格健硕。失去的一只眼睛是在以前的战斗中被狄伦戳瞎的。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