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翻译练习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06775/chapters/4349193


概述:

你在一个就像自己一样怪异且致命的SCP那里发现了爱。


第一章:相遇


我紧紧地盯着我的隔间里那几面贫瘠的墙壁,手爪用力抓挠着那件他们强迫我穿在身上的橘色连衣裤。就在我因为折断了脏兮兮的指甲而气得嗓子冒烟的时候,我听到了咔哒一声,接着又传来几声嘟嘟声,随后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SCP-2185,轮到给你做每周体检和隔间打扫的时间了。请你站起来,把你的手举高,举到我们看得到的位置,然后向前走。”那个声音虽然听起来很平静,极力地掩藏着,但我依旧能从其中听到一丝恐惧。于是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隔间的门边,一边转着眼珠,一边把手举起来。随后,我隔间的门便被打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五名特遣队员和一个医生。其中一名特遣队员走上前来,将一副沉重的手铐铐在我的手腕上,将它们铐得稳稳当当。我叹了口气,站直了身体,在这些人的押送之下,走过了门外的大厅。我们沿着大厅一直走到了一台升降机前,他们给我做检查的房间在几层楼之下,那是一处地下楼层。


他们一把将我推了进去,围在中间,随后按下了升降机的按钮。就在我轻轻地扯了一下手腕上那副令人讨厌的手铐,那名高个子的医生竟盯着我看了起来。于是我低吼着转向了别处,向着升降机角落看去。这时我听到有一名特遣队员正在训斥他:“先生,我们建议你最好还是别盯着这名对象看,这很容易会惹到她。”我再回头时,正看到那个医生在绞着自己的手说:“啊,好的。真是抱歉,我原先并不知道这些。她实在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存在,几乎就是人类的模样,实际上却是一个怪物。而和其他SCP相比,她移动和攻击的方式都非常独特。”于是我低吼着转过身去面向他道:“你是想要看一看我的‘特技’吗?”我发出含糊不清的嘶嘶声,那名医生吓得后退了一步。一旁的特遣队员立刻阻止了我,将枪横在我和医生的中间,而另一名特遣队员则将枪口直直地对向了我说道:“SCP-2185,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们有权在必要的时候使用武力将你制服。”我不满地冲他嘶了两声便离开了那名医生,这时升降机响起叮的一声,随后门便打开了。于是,我便走出了升降台,向着手术室走去。


“赶快把这事儿弄完。”我低着头说道。这时我听到那个医生在我的身后倒吸了一口气,便快速地又抬起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我看到,在我的面前有另一个SCP,正和我一样被束缚了起来。从方向上来看,他和那些围着他的护卫正要离开这里,将他带回他自己的隔间。他是一个非常怪异的存在,身材高挑,却穿着一件奇怪的外套,戴着一张诡异的白色鸟嘴面具。我继续打量着他,不耐烦地挑了挑眉。“为什么你们还没把他带回他的隔间?若无授权,我们被明令禁止让这些SCP相互接触的!我们正在违反一项严格的规定!”一名特遣队员在我身后说着,他端着枪将我从另外那名SCP身边推离。“我们正要回去,就算你不说,我也很清楚这些规定。”另外那名SCP身边的特遣队员咆哮道。我转着眼珠,这时又听到了第三个声音:“请不要打架,先生们,我会毫不拖延地回到我的隔间,也绝不造成任何麻烦。”我很快就意识到,这个声音正来自那名带着面具的SCP,这声音深沉,又带着轻微的金属感,很可能是因为他正隔着面具在说话。而且我还可以肯定,他有一种比较浓重的英国口音。“你居然会说话?”我一边问着一边向前挪了挪,向那名怪异的SCP靠去。“为什么要这样问?哦,是的,我能说话,而且看来你也能说话。”他站定着答道。于是我低头看向他的手,他的手已经完全被污垢和血迹给弄脏了,还被牢牢地束缚着,就像我一样。“你的触摸……你的手会带来绝对的死亡……”我说着,心中泛起了只有在接近危险时才会有的罕见的不安感。“你也一样,女士,我知道你不是医生,你和我一样,但我却感觉不到你的内在有什么疾病。真是奇怪啊。”他的声音中带着轻微的怀疑,目光注视着我。他的巩膜是黑色的而虹膜是白色的,诡异地令人心寒。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而他便在他的护卫的陪同下继续走回了自己的隔间。


我再次抬起脚步,却走得很慢,直到我听到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对了,医生,我希望你能坚守住自己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亲切温柔地对待那位女士。不要伤害她,也不要把她当做一个怪物。在我看来,她一点都没有攻击性,反而只表现出了恐惧和痛苦。我感觉不到她的内在有什么疾病,但我却能感受到另一种病态,那是一种本不应该强加在如此可爱的个体身上的痛苦。”他用他怪异的眼光看着我又说道,“也许我还会在见到你,在这些神圣的厅堂之中。届时,我将很乐意再了解你一些,还有你那死亡的触碰……”他说完,便转身,消失在了视野之外。我不动声色,继续走进了手术室,五名特遣队员中有三名也跟了进来,剩下的两名则守在门口。医生匆忙拿来一堆工具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而我则跳起来坐到了床上。


“嗯,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可能会以为你对SCP-049有点意思……”医生轻笑着看着我,他蓝色的眼中闪烁着愉悦与兴趣。“闭嘴!SCP-049……049,嗯?”我轻声念了几遍他的号码,随后靠回到桌子上冲着医生大吼。医生将一个麻醉罩戴在我的脸上,不断地说着它将如何隐藏我泛红的面颊。我在面具下嘟哝起来,而意识也渐渐远去。我昏昏沉沉的脑海中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物,正是那怪异的黑白色眼珠还有那049的编号。


(tbc)


------------------------


因为基本上就是找点东西做翻译练习,所以没有去要授权,也不会翻完。

因为也不会打tag之类的,只是练习。


评论
热度(1)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