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无源视线番外:采访小视频

无源视线番外:采访小视频

20170919


判官=领班:领

狐妖=厨师:厨

小鬼=学生:仔

班长=班长:班

画皮=普通白领:画(客串)

河神=水利局副所长:河(客串)

盲女=盲女:盲(客串)

OL=OL:OL(客串)


(前接本篇5节的剧情)

领:啊,差点就露馅了,真是吓得心差点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领:啊,对哦,鬼是没有心的,幸好幸好。

领:哎,真是的,明明是老板自己的烂摊子,却要我们员工来处理,真的很过分啊,你说对不对?

领:什么?你说已经开始录像了?那刚才那段也录进去了?

领:嗯,不好办啊,抱怨老板的话要是被老板听到的话,一定会被穿小鞋的吧。

领:麻烦你正式放出的时候把刚才那段剪掉吧,一定要剪掉啊,千万不要忘记!


(那么接下来采访就正式开始了)


Q1:这次接受采访的主要目的是……?


领:采访吗?我也是突然被告知要做采访的。之前其实一直在试拍续集,结果突然就不了了之了。

领:于是作者说,那就做个采访吧,把故事里含含糊糊的地方都解释清楚了,也就一了百了了。从此就可以把note和evernote上关于续集的所有笔记都删干净,包括手稿也用粉碎机粉碎掉,这辈子都不用再担心这个坑到底要不要埋了。

领:哎?过分?好像确实是这样。不过更过分的是,作者还想在这次采访中把隔壁《末班列车》影棚的续集也一并切掉,还不打算做单独的采访,打算放在这里一起讲。

画:呵呵,难怪我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开机的通知,说好要给我做一个单独的续集,给我配一个美美的CP(撕纸状)结果却只等到过来拍采访的通知,还是顺便的,看我不把作者她……


Q2:人还挺多的,干脆各自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领:咳咳,我是茶室“八重馆”的领班,实际的身份则是阎罗殿上的判官。

领:当然这个身份其实是后补的,如果看本篇的话会发现其实并没有出现过“领班”两个字。除了假冒“工读生”的老板以外,一律都以店员相称。

领:不过后来作者在思考续篇的时候,设定了5节中的那个店员就是我。是一个作为阎王副手的角色,虽然不像某日本漫画里那样对自己的上司拳打脚踢,但也同样是操碎了心。

领:因为老板长期翘班跟踪老板娘,所以是这家店实际上的管理者。包括阎罗殿上的工作,老板不在的时候也是我代为处理的。

领:于是就自然而然地得出了“工作狂”的设定,似乎是为了解释为什么摊上了这种不负责的上司没有把他打死反而兢兢业业的原因。


厨:哈啰~我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八重馆”的厨师妖狐~因为是茶室的设定,所以我很擅长做蛋糕~

厨:别问为什么一只狐狸会擅长做蛋糕而不是油豆腐,这就是设定。也不要问喷不喷香水会不会有狐臭这种问题。

厨:本质上来说其实更应该是点心师的角色,但是作者说“茶餐厅怎么可以没有虾饺皇”,所以最后还是兼容并包地做了厨师。而对此我只想说“茶室不是茶餐厅!”

厨:在本篇里并没有能够出场,是续篇里作为判官大大的损友而脑洞出来的角色。

厨:啊,对了,似乎一度还有过“蛋糕好吃其实是用了狐狸的法术并不是真的做得很好吃”这种设定。事实上是靠着和判官的(基友)关系来店里白吃白住的。


仔:我是原本计划在第二部中出场,和天使大人演对手戏的倒霉学生。

领:……不要说那个名词……我一点都不想被叫成那种长翅膀的白面疙瘩一样的西方特产!

仔:但是天使大人就是天使大人,是救过我性命的天使大人!

领:人生的污点啊……

仔:我和本篇中的女主角,也就是现在的老板娘,过去曾经在同一辆旅游大巴上。后来,那辆大巴出了车祸,我的父母和老板娘的父母都死了。而老板救活了老板娘,天使大人救活了我,这就是命运的相遇啊!

领: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仔:设定上,我应该比老板娘小个两三岁,所以是在老板拐走了老板娘之后,才升入了这所高中,才会再次遇到天使大人。这真是命运的相遇啊!

领:不要再说了!


班:我是刚才那个倒霉笨蛋学生班上的班长。顺便一说刚才那个笨蛋性别男,我性别女。

班:对于我的设定,作者的想法还十分含糊,基本上还停留在一个甜食爱好者的印象上(作者本人代入无误)。也一度有过“绝症”之类的设定,但自始至终还是没有能够想出可以让我和那只偷吃狐狸顺利拉郎配的理由。

厨:喂!我可没有偷吃!

班:哦?那为什么每次端上来的蛋糕克数和菜单上写的不符?如果不是偷吃是短斤少两吗?

厨:……不是。

班:那果然还是偷吃。

厨;喂!你又没有带秤,光靠看的怎么能知道蛋糕有多重!

班:三角公式是二分之一底乘高,体积公式是底面积乘以高,最后乘上密度就好了。

厨:那你怎么会知道密度的!

班:经验。

厨:……

班:骗你的,其实我带秤了,厨房秤,为了保证不多吃所以随身都带着。

厨:你们女生真是可怕……判官我和你换个对象好不好?

领&仔:不好!


画:呵呵呵,总算轮到我了,那个死没良心的作者,看我回头不剥了她的皮做收藏。

画:我是从隔壁《末班列车》过来的,不过作者说,其实这两个故事从某种意义上是设定互通的,所以就放在一起采访。

画:我在故事的本篇里就有过出场,当时的扮相是一位妖冶的女性。不过后来作者又说,我应该是男性,但为了兼容本篇里的剧情,所以设定为一个有女装癖的男性画皮鬼。啊呸!

画:《末班列车》其实是有续篇的,但是没我什么事。是那个倒霉病死鬼和马面兄的故事,连那只猫妖都没有出场几秒。

画:但无论如何都是有出场的!而我在本篇里作为偏反派的角色出场,在续篇里完全没有出场,好不容易熬到有自己的短篇,结果作者说砍就砍。真是砍砍砍,看我砍不死你!


河:嘛……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哪个棚的(茶)。作者只是在某天下班的路上妄想了我这样一个角色,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河:大致的过程是,作者回家的路上有一段路很黑,作者脑补了一下有强盗窜出来的场景,然后接着又脑补了一下被河神英雄救美的场景。仅仅是因为那段路在河边,还有一个带石桌石凳的凉亭,看上去很适合给神仙下棋用。

河:水利局副局长的设定也是这么来的,因为那段路就在水利局旁边。顺带一说,水利局的局长是土地爷,仅仅因为作者又觉得河神直接当局长太套路了,当副局长才有意外行。

河:对此我只想说“河神当副局长也一样套路”,“土地爷干嘛要来水利局当差他应该去土地局”,“你需要的不是英雄救美而是精神科医生”。

河:不过比起隔壁《傍水村》的那位河神,我目前看来的剧情还没有性命之虞,已经算是万幸了。


盲:我是盲女,和画皮先生演对手戏的盲女。目前没有任何其他附加的设定,只是作者觉得能够真正不被皮囊所迷惑,而真心爱上画皮先生的,唯有看不见那张虚假的画皮的盲人。

画:算了,就算作者弃坑了,我还是把你领回家吧,既然你是为了我而被创造出来的。

盲:可是我现在还没有爱上画皮先生呀。

画:wtf!【哔——


OL:我是这个故事的作者。

众:打死她!


Q3:无源视线这个故事到底讲了什么?


领:就是一个诱拐犯诱拐高中少女为妻的故事。

(电话铃声)

阎:喂,判官,我刚才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你是不是又在外面说我的坏话了?

领:并没有那回事。说起来您现在在哪儿?

阎:这怎么可以告诉你。告诉你你岂不是马上又要抓我回去干活了。我还在度蜜月呢。拜啦。

(挂机和电话忙音)

(手机碎掉的声音)

领: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啊,诱拐犯对吧。在成为诱拐犯之前,那位大人还是一个跟踪狂。

领:这一切都要从三年前的那场车祸说起,那场车祸本不需要阎王出马,只要普通的鬼差去勾一勾就可以了,结果阎王闲着没事,说要去人间交流访问,又正好赶上这趟差事,我就陪着他一起去了。

领:结果到了现场,看着熊熊烈火中挣扎的凡人,他突然又动了恻隐之心,硬是要走进火场和这些凡人一同受苦。但其实凡火对他根本不会有任何伤害。

领:而就在那时,他见到了那名少女。

领:我承认那名少女的灵魂世间罕见,那是只有十世的大善人才可能拥有稀世光芒。但这些并不足以成为让他立刻爱上她的理由。

领:是的,他确实地说他爱她,所以要救她。于是强行改写生死簿,把那位少女的死期一笔勾销。但很快,新的死期又出现了,仅在三年之后。这时连他也知道,天命不可违。

领:其实我觉得当时还不如不救。这人是救了回来,虽然只有三年,但这阎罗殿上却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领:从那之后,那位大人就变着法儿地翘班,只为去人间偷窥一下他的新娘。到后来干脆在她的学校旁边开了这家店,成天就知道拿着望远镜朝学校的方向偷窥。

领:作者说,她在这个故事里使了一个小伎俩,凡事写成“他”的角色都是那位大人,而写成“她”的则都是那位少女。

领:你问故事的结局怎样?她死了吗?既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那位大人并没有让她真正地死去,但在生死簿上却依旧确认了她的死。

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执法者的大忌,是严重不公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满世界地乱跑。你该不会以为那只是普通的翘班吧?他一旦被找到的话,是会受重刑的。


Q4:关于您和小鬼的故事又是怎么回事?


仔:天使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

领:我并没有做那样高尚的事情。嗯?你说那个称谓?怎么样都好了,反正硬是矫正他也改不过来了。

领:因为试演的部分没有演到,所以小鬼他其实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你说在这里讲好吗?嗯,反正他早晚也是得知道的。

领:我作为判官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让一个人起死回生的。我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对一位素昧平生的人出手相救。

领:所以这一切都是有人恳求的,而这种恳求也是有代价的。

领:是小鬼的母亲恳求我用她自己阳寿换她儿子的阳寿。本来她并不会在这场车祸中死去,能够活到七老八十,但是转嫁给小鬼之后就没有这么多年了。

领:你说为什么她能看到我?哦,小鬼他们家的血统稍微有些特别,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可以看到鬼。这是一种很好的血统,所以她现在正在地府当差。等小鬼也入地府后应该就能和她团聚了。

领:小鬼的寿命的话,按照作者的设定也就是那次事件后的四到五年,不过我个人希望他能再长大点再入地府。毕竟我可不想被人说成是恋童癖。

领:哎?这是当然的吧,既然小鬼已经设定为我的CP了。

领:嘛,和老板他们的情况不太一样,小鬼本来就设定成比同龄人看起来要小,高中时也像初中一样的模样,所以……

领:不,那样绝对不行,会被人说成是变态的,即使老板已经不顾形象了,但是我个人还是很在意形象的!


Q5:弃坑的理由是什么?


领:这边就由我来说明,至于那边的话……还是由河神兄来说明吧。

画:喂!等等!那个微妙的停顿是怎么回事!而且为什么要跳过本篇中出场过的我,让那个作者随便脑洞出来的家伙做说明。

领:因为我觉得河神兄比你更会说人话。

画:……

领:那么我这边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领:“我本来是想写微恐怖微bl的故事的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轻松向杰克苏的故事啊!”以及“完全无法驾驭这种精神亢奋的角色!”

仔:是我的错吗QAQ

领:不,是作者太弱了的错。

河:至于我这边则是这样的。

河:“我本来想写微恐怖恋爱向的故事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社会派的故事了啊!”

河:其实写完第二篇之后,作者就对这个系列彻底绝望了,虽然有脑洞过一些后续的剧情,但是最终还是决定弃坑。

领:不过作者似乎对这种“微恐怖恋(ma)爱(li)向(su)”的故事非常执着,今后应该还会写一些这个调调的故事吧。

河:不过已经脑洞过的那些剧情反而很可能再也不会写了。

领:是的,因为一旦没有成功写出来,就会觉得是失败了,也就不再想要尝试。


Q6:最后有什么想对作者说的话吗?


领:既然作者已经不管了,那我还是把小鬼养到20岁再带回家吧。

厨:我是单身主义,并不需要CP。

画:至少告诉我一下怎么才能把我家CP勾回家,那个孩子太死心眼了,说剧情没到就不肯跟我走。

河:要好好去看精神科。

仔:我,我会好好听天使大人的教导的,请您放心!

班:请告诉我,总是吃甜食的我以后三高的几率有多少。

盲:哎?不演的话,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才好呢?(画:跟我回家!)

OL:……(被群殴)


(全剧终)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