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漪

一个理想主义者。

洗澡时候的脑洞,莫要打我z

2017.9.13 刀剑游戏设定
基本设定:
豆丁是本地的灵力世家,豆丁家的祖先是做巫女的,所以因为遗传而有很强的灵力。
家里知道她被选为婶婶的事情,但是都不知道本丸在哪里。本丸的入口像随意门一样,只有婶婶本人能呼唤出来,所以除非婶婶带领,没有人能通过这扇门。
过去的事件:
豆丁因为某次出阵的时候受了严重的伤,但是为了不让刀担心还是硬挺着回到了现世。
婶婶因为灵力的消耗和反噬而昏迷不醒,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失忆了。
家里人知道豆丁是为什么受伤的,虽然担任婶婶是豆丁的责任,但是家里人没再和她说她是婶婶这件事。
后来豆丁家的长辈(爷爷奶奶辈)去世之后,豆丁的父母带着她搬到外面去上学,祖屋就此空了下来。
虽然豆丁忘记了刀和本丸的事情,但是有些从刀那里获得的礼物,以及和刀在一起生活时留下的习惯是不可磨灭的。
顺便一提这里私设,婶婶在本丸的时间对外界来说是“一瞬”。
豆丁的物品和习惯:
鹤丸:豆丁很喜欢白色的东西,特别是看到有人穿着白色的衣服,比如婚礼上的白无垢,就会想到自己似乎曾经认识过一个浑身纯白的人。
烛台:豆丁喜欢吃咖喱,也很喜欢帮家里做咖喱,就是和烛台学的。
莺丸:果然是茶道吧,婶婶在本丸有一套自己专用的茶具,后来在现世看到有类似的茶具也买了一套,但是却很少使用。
乱:有和乱一起看小学生时尚杂志的记忆,大概是好闺蜜一样的角色。
(其他待补充)
现在的故事:
豆丁因为参加老家亲戚的葬礼,当天无法来回只能和父母暂时住在附近的旅馆。
不过豆丁有点怀念,所以和父母说出去逛逛,就又回到了祖屋(祖屋的钥匙一直没有摘掉过,上面应该有一个特定的挂件,象征着谁呢?)
豆丁来到祖屋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召唤她,但很快认为是错觉。
其实是婶婶离开后,刀都很思念她,这种思念的力量突破了现世和本丸的界限,侵染了过来,这并不是好事。
后来婶婶回到自己以前的房间,在那里发现了一些她从本丸带出来的东西(没想好),其中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东西(比如小锤?),婶婶在触碰的时候恢复了一点点记忆,并被拖到了本丸。
-
婶婶来到本丸后,发现这是一个黑咕隆咚,十分破败,陌生又熟悉的日式房间。
婶婶出来第一个遇到的是莺丸,但是此时的莺丸已经暗堕了。
本丸会十分破败的原因之一,一方面是因为婶婶不在。另一方面是婶婶不在后思念的痛苦让一部分刀暗堕,使大家不得不自相残杀。
忽略逻辑,莺丸会陪婶婶探索一段路,解开谜题,以及进入新的空间。
就在玩家以为莺丸是男主的时候,让莺丸突然暴走,想要和婶婶殉情,然后鹤丸救下了婶婶……(别打我)
然后莺丸说太好了,有人阻止了我,没有让我真的伤害你,否则我到了那个世界也一定会后悔的吧。然后感慨一下作为刀的自己是否有资格去往那个世界的自嘲。
-
再往后探索会遇到几把短刀,但无法入队。再之后会遇到一期。
短刀里有几把已经暗堕了,所以一期保护婶婶的时候,必须手刃自己心爱的弟弟们十分痛苦。
(我爱的)乱酱是一定要暗堕的,然后当他想要杀婶婶的时候,被一期刺入心脏(如果刀有心脏的话)婶婶看着乱酱喷出来的血液,回想起以前一同在樱花树下的记忆,想起了和乱酱一起看小学生时尚杂志的事情,被乱酱教着打扮自己的事情。还有打扮完以后跑去给鹤丸看,却没有得到鹤丸夸奖而失落的事情。
然后这时的一期其实也差不多要暗堕了。
-
打败了大多数设定为暗堕的刀(除了短刀也有大的刀啦)以后,先前无法入队的短裤了肋差就会出来,然后围着婶婶和一期,这个时候的鹤丸看起来有点像局外人。
这时的婶婶大约回忆起了自己在这里的职责,自己的失职,然后打算重振本丸。
(ps,因为婶婶是拿着小锤穿越的,所以随时可以手入,但是消耗灵力,灵力会根据时间回满?)
不过差不多也在这个时候,让婶婶和暗堕的大太(太郎或次郎,或者两个一起吧)战斗之后,就在大家说,这样就结束了,就可以重新开始了的时候,一期即将暗堕。
婶婶和一期都意识到了这件事,婶婶通过灵力可以判断,一期可以知道自己的变换。
这时的一期说要和婶婶单独说一会儿话,其他所有人都离队。
鹤丸不确定一期的情况,所以不放心,但是婶婶不让他跟着。
最后婶婶和一期来到最终战的出口外,庭园,然后在月光下叙旧了一会儿,一期即将要控制不住的时候,把自己的刀给了婶婶,让婶婶结束他。(……)
所以鹤丸感到异常,匆忙赶来的时候只看到随风飘散的一期的身影,以及哭泣的婶婶。
-
就在大家真的真的真的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突然传送装置发生了异常,一群溯时军?暗堕的刀?闯了进来。然后婶婶带领大家把敌人打败了(不过队伍最多只能放四个人,先前都是婶婶+鹤+一期,短肋都是背景)
结果敌军在消失之前拼命的说,不甘心,为什么再也不来了,为什么忘了我。不,你不是她,她在哪里。之类的话。
所以说,无论哪里的刀都在思念婶婶啊。
-
故事的最后,婶婶和大家一起把本丸收拾得一干二净,然后重新点火,一发出乱酱。
婶婶在本丸休息了一天之后,第二天她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这时的婶婶可以和鹤一起回去,或者一个人回去。
回到现世后,鹤作为婶婶的朋友的身份和婶婶一起在现世玩了一天,然后被婶婶送回祖屋/本丸。
-
本丸本来是只能在祖屋召唤的,不过后来婶婶研究出了方法,可以在自己的新家召唤传送门,而那把小锤就躺在了婶婶新家的抽屉里。
后来的某一天,如果先前和一期的好感度够(好感度系统没想,估计是通过对话来实现的)就可以收获一期。(没有的话就没有这个彩蛋)
-
(隐藏)和最初的设定一样,这个婶婶并不是原来的那个婶婶,而是原来那个婶婶的孙女。原来的婶婶其在现在的婶婶出身的那天,也许是因为灵力的流动,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所以现在的婶婶是把以前的婶婶和刀的事情当做床头故事听着长大的。另外可能血缘与灵力的双重关系,使她也窥看到了自己奶奶的内心。
(两个人应该是名字读音一样,但是写法不一样的。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只有鹤意识到了这一点。原先的婶婶肯定是喜欢鹤的,但是对于新的婶婶来说可以有很多选择。)
评论
©谭子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