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
 

虽然说不上满血复活,基本也算黄血复活。
总记得上一次发烧是大学时候的事情了,是食物中毒,再往前是高三开刀。我一直以为我家的免疫系统常年打酱油,没想到这么努力在彰显自己的存在……
昨天到家后我妈还说温度计找不到,让我先睡一会儿,我就睡了会儿,她找到了再起来量,就38.7了……街道的医院开始还说理论上38以上不给看(原话是37.5以上就不看了,放宽到38)不过因为没有腹泻(大概排除食物中毒)没有去过外地(排除传染病),最后还是看了。扎了一针验了血没太大问题,就开了克感敏……没看错!就是克感敏!回来遵照各类亲友嘱咐多喝水多睡觉,晚上睡前就37.5了。不过晚上开始有点吸气痛,不知道什么原理(就是吸气一点点右后背会痛)。
早上起来虽然还有点头痛,但是烧已经没了。现在鼻吸鼻呼也不会痛。有点体乏,但是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了吧。
昨天躺在床上睡也睡不着,脸还觉得烫就各种脑补,什么脑子烧坏啦,眼睛烧瞎啦。
但即使如此,出门去医院的时候还是有着坚决的信念:绝不打针绝不吊水(虽然最后还是被扎了一下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