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日记2017/7/11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讲一个像素游戏画风抄袭的事情。
如果说画风抄袭这种东西,到后来就越来越难讲了。
比如第一个像素风的作品风靡之后,肯定有人觉得只是画方块我也可以试试,以至于平涂厚涂,乃至于一些特别的技法,到最后可能会变成像黄金分割一样的审美定律。
我们都会认为,当A看到作者B的作品,并认为其风格好看进而大肆模仿是不道德的。但是如果A从教科书上看到B的作品并被告知这是一种流派,或是一种技法,成百上千的人都那样画,那即使A照搬B的风格也不会有负担。
当然也会有人依旧指责A没骨气,但是很大可能上,A只是画个图当工作,而不是搞艺术的。所以是否有创新意识并不那么重要。
除了绘画以外,写作方面,人们对引用经典并不反感,并亲切地称之为梗或者捏他。比如我很喜欢的希腊神话,朋友很喜欢的莎士比亚。乃至一些歌剧,我喜欢的作者也曾经糅合了尼贝龙根的故事进行创作,连幕的安排都是一样的。
原作者当然不会从坟堆里跳出来说你抄我的,大多数人对于这种捏他也会以知识面广来相称,完全没有贬义的意思。(当然,我个人对于一些过分滥用还是相当反感的)
而对于近代作品,却抄袭多于致敬。甚至就连所谓的致敬也未必有很多诚意,只是捏他。A作者即便在自己的作品里套用了B作者作品的桥段,很多并不是爱B作者的那部作品爱到啃读三遍,出口就能背上几句自己最爱的句子。也许只是因为这个桥段本身有趣罢了。
假如过去的那些作者能看到现在还有人会在故事中引用自己所写过的内容,也许会感动自己未被遗忘。
而同时代的作者看到别人在他的作品里套用自己的桥段,哪怕是所谓的致敬,可能也会有一种被消遣的郁结吧。
 
评论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