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昨天画了一晚上的RM的地图,我也不记得用的是VX还是VA。

看着教程大概摸了一下,哪几个图案是画地面墙面之类的。

我目前就是很想做一个,当做地图练习也好当做事件练习也好,当做脚本练习也好,都可以。


周末在阿终家里的时候,讨论了一下这个事情。


最开始余她们提议说做传统的试胆大会(作死大会)。而我对于时代感非常纠结,几乎牛角尖地认为在我熟悉的城市环境里很难找到与RM默认素材比较相近的那种荒宅。至于我私底下还在想着破破烂烂的废墟无法构成密室,这个我还没说呢。

一开始她们劝我说也会有一些比较乡下的地方,有那种废弃的屋子,后来我说取名取什么样的呢?她们开始口径一致说就用日式的吧,日本人的名字……

之后继续纠结谜题的事情。其实谜题才是每次被卡住的关键,因为真的很难啦!那天正好一起玩了一个塔罗主题的游戏,我就说,至少要像这个游戏一样,找一个主题包装一下。不然解出来的密码背后毫无依托,就真的只是数学题了。

此外,我觉得仅仅因为试胆而去作死这个理由太薄弱,于是说,我们应该给这个屋子加一点背景,使这些角色非去不可。最后七绕八绕,变成我们之中曾经在这个屋子里害死过人,最近这个屋子要被拆了,一旦被拆了,我们的罪行就会被发现(这里其实bug,谁保证这么多年没其他人进去过呢?)不过我最终拒绝的理由是不能下手写凶杀背景(虽然明明提出来的是我)。


然后,阿终说,那就不要做日式了,可以用上次讨论过的一个废案。之前的废案是基于我某天的一个梦,最后讨论下来就成了童话主题的一座塔。大致内容是,在某个庆典上抽到了奖券,可以去一座很奇怪的塔里探索,完成会得到奖品,之类的设定。不过时至今日,我除了“把脚塞进灰姑娘的水晶鞋会被砍掉脚”这种设定,其他都不大记得了。原设是写在纸上的,当时人在阿终家,纸在自己家,于是无法继续讨论。


很快余又提出用末班列车的梗。这个提议得到三票全数通过。

之后的分歧在于我认为应该就着原有小说的剧情写新的剧情,而阿终和余实则认为应该改写第一篇。

末班列车是写得毫不犹豫也不要摆的一篇,所以让我去改,有点难。不像其他一些坑,因为本身对剧情走向很摇摆,所以才一直坑着。

而且余她们很执着于车厢,我说车厢里怎么放谜题,而且每一节都是车厢,地图局限性非常大。余则说,要让每一节车厢都变化成其他空间,解决这个空间之中的谜题后,又会变回车厢……所以……为什么要对车厢这么执着啊!

我因为在末班列车2里埋了一个马面对男主欠下的人情,所以打算设定男主意外死亡,但是因为这个人情的许诺,给了男主一次复生的机会。探索的这些谜题和空间,要么是指引男主的(为男主复活而特地创造出来的通路),要么是阻挠男主的(男主的复活之路本就存在,但是有鬼怪想劫道),又或者是所谓的试炼(这就有点像幽白了)

此外阿终特别执着于让男主在画皮和猫妖之间二选一。后来我才想起来,虽然在第一个短片中画皮是以女人身份出现的,但是后来考虑过一个画皮x盲女的设定,所以我概念里的画皮应该是男的。啊,不过那个梗反正也完全没写过。然后就接受了选择猫女=te,选择画皮=ne的设定。毕竟猫女还是女主角。

不过后来又有了一点想法。比如男主坐错车并且坐过站,一口气坐到丰都。但是,那按照原作设定,猫妖就很难加进剧情里(猫妖并不住在丰都,而是和男主在人间同居;列车是最后一班;猫妖如果发现男主坐错车,一定会在自己要下车的时候把他叫醒带下去的)稍微脑洞了一个槐树精,给男主指了一条紧急的回人间的路(在阴间呆太久就会真的死了)并且以槐树花为信物,可以要求地狱入口的槐树精(她姐姐)帮忙。另外假设槐树本身有死的气息,也可以隐藏男主是活人的秘密。


不过我昨天弄的地图则是基于另一个短篇《龙之伊莉斯》,那就完全是rpg而不是解密了,原设也是奇幻,所以素材上很符合(话虽如此,画出来还是觉得很丑= =)

目前遇到的第一个困扰就是到底写多长?因为原来短篇内容很短而且相对一本道,所以这次增补了前面的一段,连主视角的角色也换掉了,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多绕路。

因为没有解密那种反复操作与思考的耗时,必要的练级也不会很多,我觉得游戏时长可以通过文本量来把握。我看了一下原文是1w字(但是有很多当时嘲讽pig同学的私货满满,势必得改掉),而400字的默念时长在1~2分钟,将近2分钟吧。但是拆解掉原文的描述内容(我其实不太写对话的),再补足到1w2字左右,也就是1小时的内容。我是这么打算的。

不管怎么说,因为这个故事的话,几乎不需要自己另外去倒腾素材了,立绘用原来的素材看看怎么改一下颜色也可以用(说着我新电脑还没装ps呢)


不过如果说到解谜的本子的话,自己这边之前考虑过很多个,但是,就是卡谜题啊。做AVG的话,可能用橙光更方便一点?


 
评论
 
热度(2)
© 谭子漪|Powered by LOFTER